-

最新章節!

方也同的秘書呂力見老闆發這麼大的火,知道天荒鎮的管鎮長這次是凶多吉少了。呂力心道,這個管鎮長也有些搞不拎清啊,現在他還是暫時主持黨委工作,怎麼就敢推進“富麗鄉村”建設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呢?惹惱了方縣長,他想要轉正為鎮黨委書記,恐怕難上加難吧?

呂力眼看管文偉要把手中的牌打爛,也頗替管文偉可惜。但方也同的批示,呂力還是得儘快落實下去。

這天晚些時候,管文偉看到了方也同的批示。方縣長幾個怒氣沖沖的問句,讓管文偉像是一口氣吃了幾個雞蛋一樣消化不了。管文偉理所當然想到了蕭崢,就把他叫來商量了。

管文偉將方也同的批示,放在蕭崢麵前讓他看。等蕭崢快速地看了一遍之後,管文偉說:“蕭委員啊,你看這個事怎麼辦?難道我真要拿著我們的方案,去方縣長那裡說明情況?隻要我去了,肯定是被他罵一頓。我知道方縣長這個人,什麼話都能罵出來,也根本不會給下屬麵子。”

蕭崢想了想道:“方縣長在批示裡,既然明確要求你去說明情況,不去就是不尊重領導、不服從上級,肯定是行不通的。”

管文偉點頭,但又有些憂慮:“但我若是去了,被罵一頓,我倒也無所謂,無非也就是受點委屈。可要是方縣長明確要求我們停止‘富麗鄉村建設’這個項目,你說我怎麼辦?堅持要搞吧,就是不服從上級領導的指示;不堅持搞吧,非但前功儘棄,天荒鎮要實現可持續發展,就是一句空話。這真是兩難啊。”

可以看出來,管文偉心情真的很糾結。

蕭崢道:“管鎮長,在‘富麗鄉村’建設這個事情上,我們肯定要推進下去,開弓冇有回頭箭。首先,這個事情已經上會了,現在遇到點問題,就說不搞了,班子成員就會覺得管鎮長出爾反爾,說一套做一套,不適合當一把手;其次,我們這個方案也已經報給了縣委辦,縣委肖書記肯定也已經看在眼裡,我們報了方案,冇有下文,肖書記會怎麼看?管鎮長的提拔,方縣長的意見是很重要,但是在人事上肖書記纔有一票否決權。目前來看,得不到肖書記的認可,管鎮長想要更上一層樓,是不可能的。”

蕭崢把自己的看法對管文偉透了個底。管文偉是個明白人,知道蕭崢說的都是大實話,分析得也很到位,就道:“那我隻能硬著頭皮,去方縣長那裡捱罵了。”

蕭崢想了想,道:“捱罵,其實是小事。但萬一方縣長罵完之後,以後在實際工作中處處不支援,甚至處處刁難怎麼辦?要想推動‘富麗鄉村建設’,離不開縣裡的支援,人、財、物,其中財和物都在方縣長的手中。他萬一什麼都不給,甚至給你截流,總歸是很麻煩。”

ps://vpkanshu

管文偉想想,蕭崢說得實在很對,考慮也很周全,忍不住又問:“那有什麼其他好辦法?”蕭崢說:“我也一時冇有想到辦法。不過,我們是不是可以向肖書記求救?”

向肖書記求救?管文偉還真冇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但他還是有些擔憂:“我們的方案同時報給了縣委辦和縣府辦。現在方縣長明確表示不支援,可是肖書記的意思,卻不明瞭,我們去向肖書記求救,行得通嗎?”

蕭崢道:“我猜肖書記不明確表態,是因為她想觀望一下。之前,我就向肖書記提議過推進‘綠色鄉村建設’的事情,當時肖書記就明確表示支援,而且還將天荒鎮作為試點的議題,拿到了縣委常委會上進行討論。結果因為大部分常委反對,不願意承擔風險,這個議題冇有通過。可能正因為如此,才讓肖書記這次比較保守。我們得給肖書記信心,她纔會支援我們。”

管文偉又問:“那我們要怎麼才能給肖書記信心?”管文偉問出了這個問題之後,就感覺自己現在很依賴蕭崢,特彆是在遇上問題的時候,總是希望聽蕭崢的意見。不過,他確實也覺得蕭崢年輕、腦筋活絡,點子也多,這是他不得不承認的。

而且,作為領導,就是要充分發揮年輕下屬的積極性,把他的優點、長處和工作熱情激發出來,自己才能更輕鬆嘛。所以管文偉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好。

隻聽蕭崢道:“我認為,我們要采取主動,而且要非常主動。讓肖書記看到,我們是鐵了心要搞這個事情。不到黃河心不死,不撞南牆不回頭。不,撞了南牆也不回頭。”

管文偉被蕭崢說得有些熱血沸騰。這幾年在鎮上,身為鎮長,一直被鎮黨委書記宋國明壓著,管文偉事實上並冇有做出什麼可圈可點的事業來。現在自己開始

最新章節!

自己開始主持鎮黨委的工作,組織上也給了他權限大膽作為,再不搞出點名堂來,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管文偉道:“那好,我們就來一次‘堅持到底’吧。不過,下一步,我們該做什麼?”蕭崢笑著道:“管鎮長,你已經問了我許多問題了。我也回答了很多。我怕說太多,也不一定對啊。接下去,該怎麼做,還是得管鎮長來定,我反正積極配合和支援管鎮的工作。”

管文偉朝蕭崢看了看,笑了起來:“哈哈,我是有點過分依賴蕭委員了,好,這個事,就我自己考慮考慮吧。”蕭崢給管文偉遞了一根菸,兩人抽了幾口,蕭崢就離開了管文偉的辦公室。

這天下午,管文偉又把蕭崢找去了,跟他說了自己的設想,他打算明天和蕭崢一同去縣委,向肖書記專門做一次彙報。

管文偉能走出這一步,蕭崢也很高興,他主動說:“我來聯絡這個事情。”管文偉笑笑說:“我正要麻煩你去幫助聯絡呢,海燕是你的徒弟,她又是肖書記的秘書,這種資源不能閒置不用啊。”

蕭崢當場就掏出電話,給李海燕打了電話。之前,蕭崢讓李海燕幫助邀請肖書記吃飯,但是肖書記冇有來。這次,蕭崢有言在先:“海燕,這次你一定要讓肖書記接見我們,否則我們‘富麗鄉村建設’這個事情,可能真的要黃了。”

李海燕知道這事的重要性,就道:“師父,我這就跟肖書記去彙報。”蕭崢就在管文偉的辦公室等著。兩人抽到第二根菸的時候,李海燕的電話來了,說:“師父,肖書記明天上午九點有會議,她早上八點鐘就到辦公室了。你們在八點到八點四十五之間,可以過來。”

海燕把這個事情給搞定了。蕭崢很高興,馬上道:“我們七點五十在肖書記門口等。”李海燕說:“這樣最好。”

管文偉很滿意,笑著道:“蕭委員,有一個給縣委書記當秘書的徒弟,可真好啊!”蕭崢說:“那也要這個徒弟感念舊情才行啊。我現在是在消費和李海燕昔日的師徒之情啊,其實也挺不好意思的。”管文偉道:“我猜海燕不會這麼想。我能感覺出來,海燕跟你的感情可不是一般般。要不是蕭委員你已經有女朋友,我可能還會鼓勵你,把徒弟變成媳婦算了。海燕,多好的女孩子啊。”

蕭崢馬上說:“管鎮長,你可不能這麼隨口說啊。鎮上的人,聽風就是雨,彆給我製造出什麼緋聞來。”管文偉馬上點頭:“也是,也是。這話,我也就在你麵前說說,其他人那裡絕對不說。”

下班後,蕭崢忽然接到了陳虹的電話,問他:“這兩天怎麼電話都冇有?”蕭崢心裡也覺得奇怪,以前幾乎每天都會跟陳虹聯絡一下,說兩句話,這可是九年多來的習慣了。可這兩天,自己竟然忘了給陳虹打電話了!

難道,陳虹在自己心裡的分量,在慢慢地變化?

蕭崢當然不會直接說自己忘記了,他說:“太忙了,這兩天太忙了。”陳虹不悅地道:“以前,你不當領導的時候,天天給我打電話,現在剛當了點小領導,電話都冇了?那以後當了更大的領導,怎麼辦?你可知道,我老爸現在是局長,還天天給我老媽打電話呢!”

蛇鼠一窩。蕭崢腦海中猛然冒出了這個成語。

但是,蕭崢很快意識到這個有點不妥。難道在自己的下意識裡,準嶽父嶽母,就是“蛇鼠”嗎?也不知這個念頭是怎麼冒出來的!

蕭崢趕緊將這個想法驅除,“以後我會注意。”

陳虹倒也不追究,說:“晚上,到我家裡吃飯吧,今天我老爸也在家。”

蕭崢去見陳光明、孫文敏的熱情並不高,但是既然陳虹邀請了,他不去又不好,就隻好答應了下來。

蕭崢本來想去買點菸酒,或者化妝品去見準嶽父嶽母。可到了縣城,從車子裡下來的時候,竟然冇去旁邊的超市,直接就進了小區。

這個時候,陳虹的電話又來了,蕭崢接起來,說:“我已經到小區了。”陳虹問:“你買什麼東西了嗎?”

蕭崢心裡不由有些煩躁,每次都要買東西買東西,這些客套他突然厭倦了,並不是不捨得花錢,隻是厭煩了這種客套。他就說:“我冇買。”

“太好了。”陳虹忽然說道,這倒是有些出乎蕭崢意料之外,“你買的東西,他們也不一定喜歡。我已經替你買好了,我在樓下等你,你跟我一起上去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