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斯坦利顯然聽不懂中文,他看出蕭崢說話的表情帶著一種驕傲的神情,他在中國人的臉上很少看到這種自信的神色,就問李傑人:“他說了什麼?”

李傑人自然冇有把“外國佬”這個詞給翻譯出來,隻是道:“他們說,會儘力而為。”斯坦利道:“那就去簽合同吧。”

這天晚上,簽約儀式在安縣政府行政會議中心舉行,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

在這之前就是一個溝通、準備合同,雙方法律顧問磋商的過程。程式性的事情,蕭崢交給了其他人去操作,他重點是和金堅強一同去說服縣委書記孫一琪。

金堅強和蕭崢都表示,先把劇組留下,其他的事情再想辦法。辦法總比問題多。

可孫一琪還是擔心鬨出事情來,要承擔責任。

金堅強堅定地道:“孫書記,與《藏龍劍雨》項目組的合同,由我們縣政府來簽,與縣委冇有關係。到時完不成,要賠償,也都由我和蕭縣長兩個人來承擔責任。”

孫一琪作為縣委書記,應該是要拿主意和挑擔子的。可他畢竟隻是在高校工作過,冇有複雜工作鍛鍊的經驗,麵對未知的問題,他不敢參與,更彆說替他們挑擔子了。

孫一琪隻是問道:“你們真的想清楚了?有必要為這個事情,冒這麼大的風險嗎?”

金堅強和蕭崢都做了肯定的答覆。

孫一琪隻好道:“那你們去做吧。”

在燈光敞亮的大會議室內,安縣政府和《藏龍劍雨》項目組的協議終於簽訂,各自的權利和責任也在這一刻起,開始生效了。

協議簽訂之後,蕭崢還專門接受了縣電視台的采訪,把安縣政府與《藏龍劍雨》項目組合作,打算兩週建起一條古街的新聞給傳遞了出去。

蕭崢在采訪中表示,歡迎各工程建築公司來與安縣政府合作,用最短的時間建起一條特色古街,用作國際大片的拍攝外景,這將是十分具有紀念意義的工程,期待社會各界的參與!

蕭崢之所以這麼做,一方麵是要激發社會的力量來參與到這個事情中來,蕭崢有一種盲目的相信,在我們的國家,高手在民間,讓老百姓知道政府在做事中遇到困難,往往能湧現出一切能人誌士;另外一方麵也是為了再次宣傳天荒鎮、宣傳安縣。

就算最後事情冇有辦成,安縣的知名度也將再度提高。

果然縣電視台的新聞一播出,立刻也引起了上級電視台和媒體的關注。不僅縣城家喻戶曉,就是鏡州市的機關事業單位和老百姓中都在對此事評頭論足。

“安縣真的能在兩週內建起一條古街嗎?”“兩週建一條古街,那會不會是豆腐渣工程?”“說不定他們真的能完成這個任務呢?我還是希望他們能完成,讓李傑人導演在這裡成功拍戲,把我們安縣的美宣傳到全世界。”……眾說紛紜,有質疑的,有嘲笑的,也有鼓勁的。

這訊息自然也傳到了省廳長譚四明的耳中,他當晚就給市委書記譚震打了電話過去:“他們安縣做的這個事情,也太瘋狂了吧?”譚震道:“安縣金堅強等人是被我逼急了,我猜他們想要賭一把。可在這件事情上,他們根本賭不贏。”

譚四明道:“那到時候,正好可以找個機會處罰他們。”譚震道:“像蕭崢、管文偉這些人,該下的下,該調的調,就等這個契機了!”譚四明道:“對了,你們週六常委會上,姚倍祥的縣委常委、組織部長崗位,可以落實了吧?”譚震道:“索性等到兩週之後,到時候要是安縣完成不了建古街的任務,索性將蕭崢、金堅強等人一起調崗。”

譚四明聽後道:“這也是一個辦法,這兩人一處理,安縣也就清靜了。譚書記在全鏡州的威性也將水漲船高!”

在安縣,縣政府要在兩週內建古街的事情也傳開了,身為農林局黨組書記的陳光明自然也有耳聞。

當他聽說要是完不成任務,蕭崢和金堅強都有可能會挨處分的事情,心裡著實一驚蕭崢為什麼要去跟人家簽這種協議?好不容易當上了副縣長,這種冒險的事情,怎麼可以做?

現在蕭崢是副縣長,陳光明自然不好直接打電話質問他。可陳光明打電話給了自己的女兒陳虹。陳虹一聽差點氣急。她立刻給蕭崢打電話:“蕭崢,你到底能不能讓我放心一點啊?”蕭崢一聽就知道,陳虹為什麼質問自己,他說:“陳虹,這個事情你不用管了,我和金書記心裡有數。”陳虹卻不以為然:“那你跟我說說,你有什麼數?你們兩個禮拜,怎麼可能建起一個古街?你們有方案了嗎?有施工公司了嗎?”

蕭崢也不想胡說,就道:“現在還冇有工程公司接項目。”陳虹:“蕭崢,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兩週建一個古街,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這種合同你們怎麼會簽?蕭崢,你什麼時候能不能讓我覺得有安全感一點,你現在做的很多事情都讓人提心吊膽啊,你知不知道我爸爸也為你擔心死了!”

蕭崢說:“有問題,我會自己承擔的。”陳虹道:“你自己承擔?我們都快要結婚了,你要是現在出事怎麼辦?”蕭崢心靜如水:“你的意思是,要是我出事了,被處罰,你就不跟我結婚了是不是?”

陳虹一頓,感覺自己好像有些地方說得有點過了,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替你擔心。可是,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為什麼不跟我商量,就一個人決定了?”

蕭崢反問了一句:“我聽柳部長說,你邀請他來做我們的主婚人,這件事也很重要,可你為什麼冇跟我商量?”陳虹道:“讓柳部長做我們的主婚人,有什麼不好嗎?”蕭崢道:“冇什麼不好,但這也是兩個人的事情,也該兩個人商量不是嗎?可你冇跟我說。我簽合同是工作上的事情,我職責所在,就該履行,本來就不應該跟家裡人商量。”陳虹道:“蕭崢,你不講理。”

蕭崢不想再談下去,就道:“我這裡忙了,我們找時間再說吧。”說完,蕭崢就掛了電話。

關於被陳虹質問的情況,蕭崢以前經曆過不少。現在,他忽然有種感覺,那就是自己挺煩被這麼質問。

蕭崢把與陳虹的小矛盾暫且放在了一邊,他現在得忙於尋找施工單位。他和金堅強分工了,利用自己所有能利用的關係,來尋找這樣的施工單位,電話都打遍了,可是敢承接下來的公司一個都冇有。

蕭崢和肖靜宇也聯絡了,讓她幫助在全市麵上問問。但是,能做

最新章節!

是,能做這種工程的公司也冇有,肖靜宇隻能一個個幫在省級機關去問,可都冇有結果。這都因為這項工程真的太棘手了。

蕭崢還讓管文偉把整個鎮的人都發動起來,幫助去問有做這方麵工程的親戚。這事情事關管文偉自己的前途,管文偉自然也很上心,可也是有心無力。

一晚上過去了,第二天蕭崢和金堅強都在想辦法,但還是冇有什麼結果。可到了晚上,仍舊如此毫無成果,管文偉趕到了縣城來找金堅強、蕭崢商量,因為時間已經晚了,肚子卻餓了,三個人就到外麵去吃宵夜,喝個酒,以驅除內心的鬱悶。

此時在安縣一個公路邊的竹製品鋪子裡,一箇中年人正在喝著燒酒、吃著奎香豆,這已經是他今天的第四遍酒了。他每次喝酒不多,大約一兩,但一天喝四次。

這會兒他不僅是在喝酒,還盯著電視機看。電視新聞中是一個年輕的領導,正對著鏡頭說,安縣要花兩週建一條古街,希望社會有誌之士積極參與進來,幫助政府出謀劃策。

中年人一邊咀嚼,一邊眼神發直盯著電視機,喃喃自語道:“兩週建一條古街,隻有用我的法子才行,用其他的辦法都不行!但是,他們這些當官的,怎麼會聽我的?”

中年人喝了最後一口酒,將電視機關了,躺到板床上,拉上被子就睡了過去。

蕭崢、管文偉和金堅強一起喝著悶酒,抽著煙。金堅強突然感歎道:“今天,我才感覺到,當個芝麻綠豆的小官也這麼難!”管文偉也朝椅子裡一靠,道:“金書記,您好歹也是副縣級了,我估摸著自己的最高職務也是正科到頂了。”金堅強鬱悶道:“我也就到副處了,說不定還要被處分下,臉皮都冇了。”

管文偉和金堅強都表現得很是低落。

這些話,蕭崢聽在耳中,可並冇入心。管文偉和金堅強都看向蕭崢,問道:“蕭縣長,你在想什麼?”蕭崢道:“想怎麼把古街給建起來。”

管文偉和金堅強相互看看,他們冇想到在這喝酒解悶的時候,蕭崢還在想著這個事情。其實,從金堅強和管文偉的心裡,他們差不多已經快放棄了。

金堅強道:“還有什麼路子嗎?我想不出來。”

管文偉瞅著蕭崢,冇有說話,他似乎從蕭崢的眼眸之中看到了些微的光亮。管文偉不由想,難道蕭崢想到什麼好主意了嗎?

蕭崢忽地從位置上站起來,說:“你們慢慢喝,我出去一下。”他其他啥都冇說,就奔了出去。

金堅強很驚訝地道:“他去乾嗎?”管文偉道:“我也不知道,可能要去找什麼人。”金堅強:“還能找誰呢?”管文偉道:“也許有可以幫忙的人。”

蕭崢從宵夜店出來,就給安如意打了電話。安如意說,她就在安縣國際大酒店,讓他可以過去。

小鐘以最快的速度將蕭崢送到了安縣國際大酒店。蕭崢萬萬冇有想到,安如意竟然在一個會議室內,裡麵有總工甘鬆雲和他手下的一班工程師。他們正在商量什麼事情。

蕭崢有些奇怪:“這麼晚了,你們還在商量什麼?”

安如意朝他笑笑說:“你來看看圖紙。”蕭崢湊過去一看,竟然就是古街的設計圖紙。蕭崢納悶了:“你們怎麼有這個圖紙?”安如意說:“蕭縣長不是在電視上號召社會一起參與嗎。我們就想能不能幫上忙,我想要是可以,肯定能賺一筆錢吧?所以找人弄來了這張圖紙。”

蕭崢說:“現在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時間的問題。我剛纔就想到了你們,你們做酒店,工程很過硬,就給你打電話了。冇想到你們竟然已經在研究了。”

安如意道:“我們已經研究了一整天。”蕭崢感覺有些希望,問道:“有什麼辦法嗎?”

安如意道:“還是讓我們甘總工來說吧。”甘鬆雲就站了起來,說:“蕭縣長,這個古街其實建起來並不難,可就像您說的,是時間問題。要是用混泥土來建設,單單是地基,兩週時間都搞不好。雖然古街不是很高,這個圖紙裡大部分都是一層,少數纔是二樓,但是除了地基,還要牆,還要屋頂,外形還要符合圖紙上的要求,兩週時間是不可能完成的。”

安如意也很抱歉地道:“蕭鎮長,我們是真想幫忙,也想儘了辦法,但做不到……”安如意還冇說完,甘鬆雲忽然道:“除非……”

蕭崢馬上問道:“除非什麼?”甘鬆雲回答道:“除非用另外一種材質,不用我們現代的鋼筋混凝土來建。”蕭崢有些茫然:“不用現代的建築方式,那用什麼?”甘鬆雲道:“竹建築。我們古代擁有無比的聰明才智,為了能生活的好點,就能就地取材,搭建房子。其中,竹建築就是一種。”

蕭崢問:“那你能不能做?”甘鬆雲尷尬地道:“我知道,但我不會。”蕭崢忙問:“那誰會?”甘鬆雲道:“恐怕很少人會了,這種技藝幾乎已經失傳了。”

蕭崢悵然,那還有什麼好說的?那就是已經冇有辦法了。

蕭崢的手機響起來了,他一愣,接起來,是自己的助手沙海。

沙海的聲音很急促:“蕭縣長,有一個人找你。”蕭崢問:“誰?”沙海道:“他說自己是一個竹工藝者。他自稱手很巧,對縣裡要建的古街,他能幫助。”

蕭崢渾身都一熱:“是嗎?這個人在哪裡?馬上讓小鐘去接。”

……

幾乎冇有人能夠想象到,兩週不到,一條有模有樣的古街佇立在綠水村,距離竹海很近。

建成的那天,所有村民都來了。

竹子大家都很熟悉,所以在這條竹建築古街建設的時候,所有村民都被叫來一起乾活,大家都很賣力。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次是為了把《藏龍劍雨》這樣的大銀幕電影留下來拍攝,他們的小村子馬上要出名了,大家眾誌成城,加班加點,冇日冇夜,熱火朝天地把竹建築古街建成了,順便賺了不少的工錢。

大家放了鞭炮,還敲鑼打鼓。

站在古街的前麵,製片人斯坦利和導演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這條古街,比他們想象的更具有中國元素。

斯坦利也不得不承認:“太有創意了,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比我們的圖紙設計‘更中國’!”他還衝旁邊的藝術設計喊:“你們看看,什麼叫‘中國元素’,什麼叫‘中國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