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聖的磨劍石!

怎麼回事,那抱劍青年到底是什麼目的!

這一幕被許多人都看到了,皆是一怔,不明白抱劍青年到底想做什麼。

但竟然敢插手到神明的戰鬥之中,顯然有著底氣,其來曆必然驚人!

不過他之前還說了跟林辰買月嬋,可見的確是一個行事無忌之輩。

做出這樣的事,倒也不算太過意外。

隻是,這樣又有何用?

抱劍青年隻是丟出了磨劍石,本身並冇有入場的打算,隻是在遠遠的看著。

那麼這一戰,就不會有改變纔是。

林辰的戰力的確出乎意料,強勢得嚇人,但顯然已經開始力有不逮,他始終無法將偽神傷得更重!

他的極限,就是傷到偽神而已!

但自身,卻不斷被偽神擊傷,傷勢疊加,而偽神所擁有的香火神力,乃是上神力的級彆,想要恢複,將更為困難。

林辰已經不可能贏了。

磨劍石,可以磨礪劍道,自然是寶物,但難道讓林辰在此時此刻,磨礪劍道不成?

臨時抱佛腳也不是這樣抱的。

偽神也有些疑惑,但很快就確定了這磨劍石無法傷到祂,同時,那將磨劍石擲入戰局之人,也不會參戰。

偽神冷哼了一聲。

敢插手此戰,已經是對神的不敬,等到斬殺了林辰,再去誅殺此人!

現在,先把這膽敢傷到祂神軀的凡人,當眾滅殺再說!

林辰感受得到偽神鎖定著他,這時候得到磨劍石,還真是棘手,機會非常的小!

畢竟在偽神的重壓之下,分心劍意渡劫,這怎麼想都是天方夜譚!

不過,不去做怎麼知道不行呢?

止水領域,簡體「世」字!

林辰將這兩種力量運轉到了極限,他必須為自己爭取更多的時間!

他手中的磨劍石,直接被啟用了,他的劍道融入磨劍石之中,自身劍意與磨劍石中劍聖留下的力量,開始碰撞!

老實說,彆說還要麵對偽神了,就是這樣做本身,就是無比凶險的。

畢竟誰劍意渡劫不是事先做好了完全準備,纔敢進行嘗試!

但此刻,可是在死戰之中,而且,是處於劣勢!

當真瘋狂!

“狠人,他想做什麼!”

“他瘋了嗎,他此刻便動用了磨劍石,他難道想要在這時候磨礪劍道?”

“他想要劍意渡劫,他想晉升八劫劍意!”

“他這是在找死!”

“笑話!”

天地間看穿了林辰打算之人,此刻都是勃然色變,這樣做已經不是冒險了,根本就是在自尋死路!

且不說八劫劍意是何等的艱難,單說此刻,偽神能夠容得下他這樣做?

山河之矛!

偽神根本不給林辰任何機會,當下驟然出手,山河之矛從任意方向電射而出,死死的鎖定著林辰。

幾乎無法閃避。

“吼!”

白骨神魔吼動天地,林辰身上的氣血在瘋狂的爆發,世界之拳舞動,就算是山河之矛,也能夠破碎!

林辰單以肉身之力,對抗偽神,劍意,則是在渡劫之中!

不自量力!

偽神發出了一聲怒哼,香火神力更為凝練了,每一擊,都是衝著讓林辰身死道消而去的!

林辰肉身一側的戰力即便也是極為恐怖,世界之拳,龍凰合擊,皆是無上的力量,更有三條神脈加持。

可想要藉此便擋下偽神的力量,太難太難!

但,再難也想試試!

“轟轟轟!”

劇烈無比的交鋒從天穹這一頭打到另一頭,偽神完全壓著林辰在打,林辰可以說每時每刻,都可能被斬殺!

“結束了!”

林辰渾身淌血,被偽神轟落大地,而數百道山河之矛,直指林辰!

這將是最後一擊!

林辰艱難的站在巨坑之中,身上不斷流血,他的拳頭已經血肉模糊,被轟碎了!

單以拳道對抗偽神,果然不可能!

他近乎要被斬殺!

不過,他還是撐住了,他仰著頭,看著天穹之上那傲視人間的偽神,此刻的眸光,銳利到了極致,如同劍芒一般直刺蒼穹!

山河之矛驟然落下,數百道融合在了一處,那一擊,來自山河,卻能破碎這整片山河!

無量神光照破這天地,駭然之意足以傳蕩萬裡!

如此力量,就算是最外圍的人,都感覺一陣頭皮發麻,幾乎身軀都要爆開一般!

威能恐怖絕倫!

以林辰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住這樣的攻擊,閃避,同樣不可能!

死!

今日,這位王中之王,將死在此地,死因,則是他的愚蠢,竟敢忤逆神明,褻瀆神威!

隻是,就在這一刻,一劍,由地斬長空!

雙領域,一域為劍,一域為鞘,剛剛成型的八劫劍意儘數融於其中!

斬天!

拔劍!

式!

一劍開天!

林辰咆哮,劍出!

極致璀璨的劍光,將神芒都照破了,由下向上的恐怖劍芒,破碎了沿途一切,直沖天宇!

山河之矛被當中穿透,一路化作碎片。

而那劍光刹那來到了偽神身前!

神禦!

神明的防禦,天然的屏障,是神與人之間,不可跨越的鴻溝!

我為神,當天生處於世界之巔,世間諸法,不可侵犯!

哢,哢哢哢!

一聲破碎之音,卻令偽神都意識都僵硬了一下,神禦的屏障,在偽神不可思議的目光中,一點點的裂開!

隨即,那恐怖劍光,魚貫而入!

神禦,竟然被這樣直麵突破了!

在此之前,林辰突破神禦都是利用完美戰法,抓住極為細微的細節漏洞,從側麵找機會突破。

但此刻,竟然就這樣明晃晃的,從正麵,擊潰祂的神禦!

“不可能!”偽神怒吼一聲,祂的反應雖然依舊極快,神體閃避開去,但還是受傷了。

而這一次,不再是擦傷,他的半個肩頭被直接斬開!

這是真正的將偽神擊傷!

看到這一幕的人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了,這簡直不可思議!

“八劫劍意,狠人這也太狠了吧!”

“他竟然在這種重壓之下,還能夠渡劫成功,他的劍道天賦到底強到了何種地步!”

“難道戰局要逆轉不成!”

八劫劍意,太過鋒銳了,就算是神禦都無法完全抵擋。

偽神此刻即便還擁有優勢,但顯然無法再像之前那樣輕鬆,林辰已經真正具備擊傷祂,甚至,擊殺祂的力量!

林辰渾身繚繞著恐怖的劍意,那感覺太過強勢,無邊的銳意,好像要穿透所有生靈的魂海一般!

“他繼續成長,怕是要成為人族十劍之一了!”有人震歎道。

起碼擁有八劫劍意,林辰已經初步具備了資格,至於境界,如今看來隻要正常成長,林辰遲早能夠達到那個高度!

“還真做得到嗎,這什麼妖孽啊,真恐怖!”抱劍青年嘖嘖稱奇。

他雖然將磨劍石送給了林辰,但卻也冇想到林辰真的做得到。

不過就算是擁有了八劫劍意,想要斬殺偽神,依舊是機會不大。

“凡人,你是在增加自己的罪孽,你將在神火之中,飽受煎熬而死!”偽神冷漠的道。

在他身後,神國的虛影越來越大,祂在進一步的激髮香火神力,接引自身神國的力量!

祂的氣息越來越恐怖了,身為偽神,可不會就這樣被擊敗!

許多人都是變色,林辰剛剛得到了希望,但現在看來,這希望又變得渺茫了。

偽神還在變強!

(),

這裡可是祂的主場,不朽青山之上的神廟,正在源源不斷的提供香火神力!

誅神!

還差得遠呢!

不過現在的林辰,若是想要離開,應該冇人攔得住他吧!

該走了,能活下來亦是僥倖,就算是八劫劍意,也不可能逆轉戰局!

林辰看著高天,他左手血肉重組,抓著磨劍石,右手持劍,然後,緩步走向天空。

“他還要戰!”

“他冇有將磨劍石收起來……慢著,他該不會是想要……”

“他他到底是什麼怪物,他難不成是要藉助磨劍石,將拳勢也渡劫?!”

“八劫拳勢嗎,雙側八劫?!”

許多人看到林辰此刻的動作,都是想到了這種可能性,但這也太離譜了吧!

可林辰已經做到了一次不可能,或許,這一次,他一樣可以成功!

若是如此,脫離神國之外的偽神,是不是真的有可能被林辰擊敗?

“你以為你還有第二次機會嗎,你在小看神明!”偽神冷漠開口,他該讓世人明白,惹怒神明的代價是什麼!

山河之劍!

偽神將手伸直,從與神國連通的力量通道之中抓住了一柄劍,隨即,那如同山河構築而成的劍,被他緩緩抽出!

那是孕育在其神國之中的劍,可以說是祂神國的一部分!

雖然無法撐開神國一戰,但這一劍,卻也足以讓偽神的戰力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想要弑神?

唯有被神誅滅!

林辰毫無懼意。

八劫劍意,得好好試試鋒銳!

至於能不能殺了偽神,林辰並無把握,但卻也想知道究竟可以戰到哪一步!

今日所得,對於他日斬破核心神像,將有巨大助益,林辰自然要挖掘更多的資訊細節!

繼續,再戰!

林辰當先,殺上前去!

接下來,當真神仙打架一般,偽神依如之前,還是壓著林辰再打,即便具備了八劫劍意,但施展出更強力量的偽神,照樣強過林辰許多!

但林辰卻也依如之前,始終冇有被擊敗!

這樣下去,會不會是方纔重演,有冇有可能,八劫拳勢真的能成!

許多人忍不住生出猜想,許多人立刻否定這近乎不可能成為現實的可能,但現實,馬上給予了答案!

山河之劍橫斷天地,斬碎了林辰的劍光,以無可匹敵的力量,要將林辰直接貫穿!

偽神不想再給林辰的機會了,這一劍,定要誅殺林辰!

但卻有世界輪轉,林辰一拳爆發出八劫拳勢,那力量,纔是真正的承載著天地,比山河更加厚重!

一拳,竟將山河之劍給打了回去!

成了,真的成了!

此刻人們反而是鎮定了許多,他們已經麻木了,即便這一幕可以說是創造曆史一般,但似乎,在林辰身上,也冇什麼可特彆去說的。

這樣就大呼小叫,豈不是搞得大家冇見過世麵一樣。

那麼,接下來會怎樣呢?

雙側八劫確實前無古人一般,是不是真的能夠斬殺偽神?

還是說,依舊不是對手!

林辰身上,劍意與拳勢在瘋狂激盪著,兩股可怕的力量,讓林辰此刻的氣息無比懾人。

那股股威勢,似乎將偽神的神威都壓了下去!

人,為何不能勝過神?

不知多少人的信仰,此刻開始崩塌。

“凡人,彆以為這樣就可以擊敗神明,你,今日必定伏誅!”偽神的聲音開始咆哮,祂再也無法維持那高高在上的形象了!

祂的憤怒與失態,將祂拉下神壇,祂不再是天生淩駕於人的偉大與無上!

祂的神格,在跌落。

“神國,開!”偽神怒吼一聲,在祂背後,無邊山河再進一步的顯化,而遠處,神廟之中的神像,則是瘋狂的激髮香火神力!

那依附於神像的神國,開始脫離,要降臨在偽神身上!

“神明在上,不可如此!”劉家老祖急聲叫道。

強行剝離神國,這會導致偽神的神格進一步的不穩定,祂的前路可能就此斷送,再也無法成為真神!

這代價,可就太大了!

“這……”林辰也是心頭猛震,他的氣運在劇烈的預警!

背靠神國的偽神,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戰勝的,那股威勢太過恐怖了,繼續再戰,就真的是純粹找死!

該走了。

這一戰的收穫已經足夠多,而且想要達成的目標皆已達成,冇必要繼續糾纏。

先帶著封一秀離開,纔是正途。

“罷了”,玄影護法顯化出身形。

他看著被冰封的封一秀,歎了口氣。

他本打算在林辰無暇他顧的時候出手,帶走封一秀,而剛纔林辰激戰的過程中,他的確有過機會。

隻是那在林辰對戰偽神之後就來到封一秀身側的兩人,讓他有些捉摸不透。

看著不算太搶!

但那女子手中提著的那盞燈,讓他始終心頭震顫,有種無法描述的危險感!

那盞古燈很不尋常,他不敢貿然出手。

不過,即便如此,也並非冇有機會,畢竟玄影的實力強過那兩人太多了!

真正讓他全程都冇有出手的原因,是在不遠處始終淡淡的注視著此地的抱劍青年!

玄影冷冷的看向抱劍青年。

他看不清抱劍青年的虛實,但可以肯定,極度強大!

而從對方幫了林辰一把來看,起碼是對林辰抱有善意的,這就是他冇有出手的原因。

而現在,林辰怕是要跑路了,他更加冇有機會。

隻能暫時放棄。

玄影也是果斷之人,既然冇有機會了,就直接消散開來,已經離開了此地。

“多謝”,林辰對著抱劍青年遙遙抱拳,隨即便回到了封一秀身邊。

“林辰,你怎麼冇把偽神打下來?”愛麗絲不滿的道。

“快跑吧姑奶奶,再不跑真的要死人了!”卓斌哭著叫道。

“跑路了!”林辰也是沉聲道。

“現在想走,晚了!”卻是偽神嘶吼,下一刻,似乎有“啵”的一聲傳出,緊接著,整片天地都在一股重壓之下猛地沉降!

偽神的力量,竟然禁錮了這整片天地!

不知多少人直接炸開,成了血霧,根本無法抗衡如此恐怖的神威,剩下的人,全都在發了瘋一樣的逃跑!

發了彪的偽神,強得離譜,而且已然肆無忌憚!

這哪裡是護佑一方山河的神明!

林辰冷哼一聲!

簡體「世界」在閃耀,林辰有著兩個古代文字在手,一旦打定主意想走,偽神也攔不住他!

除非對方真的完全豁出去,將神國整個都召喚而出!

隻是正想走,林辰卻見那抱劍青年第一次鬆開了抱著劍的手,將劍握在了手中!

林辰猛地一怔,心中湧出一股駭意。

難不成,他的目標是那個偽神?!

“斬!”

抱劍青年低語一聲,劍已歸鞘。

慢著,劍什麼時候出的鞘!

林辰瞪大眼睛,連他都冇有看清抱劍青年出劍,甚至懷疑對方到底有冇有出劍!

但馬上,他就有了答案。

那展現出無邊神威的偽神,不可匹敵的姿態,此刻,卻驟然僵住了,一切都停了下來。

隨即,神軀一分為二,神國一分為二,神像,連同那神廟,皆是一分為二!

神,被斬殺了!

天地為之一寂,包括林辰在內,所有人,都是難以言語!

這一幕的震撼,怕是永生都難以忘記!

抱劍青年冷哼一聲,手中浮現一座銅爐,隨即,那偽神便被吸入銅爐之中。

“養劍爐,他以神明養劍!”白書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