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琳的唇片被男人反覆的吮了幾下,她大腦瞬間就空白了,呼吸急促,美眸嗔惱的瞪著這個男人,明明是讓他幫她想個辦法,他倒是欺負上了。

陸司霆看著眼前女人白晰的俏臉上,慢慢浮現出了一抹暈紅,他暗自得意的揚了一下嘴角。

“陸司霆,你的辦法到底是什麼?”何琳惱了,索性就直問他。

陸司霆輕歎了一聲,又寵又無奈的看著她:“當然是嫁給我了,隻要你跟我結婚,他就不會再糾纏你,因為,毫無意義,而且,觸犯法律,踐踏道德,於世俗不容,於天理不存,他絕對不會再浪費時間跟你試探下去了。”

何琳的眸子因為他的話而驚大了一圈,這個男人也太會設陷阱了吧,她不過是想讓他想個辦法暫時擺脫淩總的追求,他就直接拋出一個大餅,畫的又圓又大,可是,這又算哪門子的辦法呢?

“哦,你想的倒是挺美,我嫁給你,杜絕一切追求者?”何琳算是看清他的真麵目了,她輕嘲的笑了一聲,繼續抱著兒子輕哄,一邊哄一邊看著某男的表情由白轉紅。

陸司霆脹紅著俊臉,略急切的看著她:“我這個辦法不好使嗎?”

“不是不好使,而是我現在不準備踏入婚姻,我覺的跟你戀愛也挺美好的,至少,我們不需要綁在一起,想在一起就在一起,不在一起,也不過是轉個身的事……”

“琳琳,戀愛是美好,但婚姻也有好處,你隻是還不清楚。”陸司霆一聽到她說隻戀愛不結婚的時候,內心咯噔一跳,何琳不會還想跟淩宗行或者彆的男人繼續深入發展吧。

“我已經經曆過一段婚姻了,好與不好,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反正我是嘗不到一點好,有的隻是天天站在窗前,盼著你的迴歸,你告訴我,好在哪裡了?”何琳又回想起當年婚姻內的辛酸,全是一把淚。

“這一次不一樣了,這一次,我們不簽婚前協議,該給你的,我一樣不會少了,我把你當真正的妻子,你可以享受婚內所有的一切物質條件,而且,我也改變了很多,你看到了嗎?以前我夜不著家,全是因為我對你有怨,可現在冇有了,我一定早點回家,陪你和孩子,除非必要的應酬,我一定對你事事有迴應,件件有著落,好不好?”陸司霆知道自己當年太過混蛋,此刻說再多,都顯的他好像虛偽,可是,他若是不說,何琳又怎麼會再給他機會?一秒記住

何琳呆愕的看著他,就在這時,懷裡的小奶娃委屈的扁了小嘴巴,一副要哭的表情。

何琳隻好低頭趕緊去哄兒子,並冇有第一時間去回答他的話。

“琳琳……”陸司霆心頭狂跳了一下,難道,剛纔自己的話,在她心裡掀不起一絲的波瀾了嗎?

何琳低歎了一口氣:“你再幫我想彆的辦法吧,這個辦法,我還不想用。”

陸司霆一怔,幽眸閃過一抹幽怨:“除了這個,哪裡還有彆的辦法,隻要你單身,淩宗行就不會放棄,你逃不掉的。”

何琳擰著眉兒,感情的事,真有那麼的複雜嗎?

“我可以跟他明著說清楚,我不會弔著他,也不會在明知他喜歡我,還故意假裝不知道,享受著他對我的好。”何琳決定,跟淩宗行把話說清楚了。

陸司霆聽到這裡,瞬間覺的更加危險,伸手輕輕的抓住了何琳的手臂,讓她麵對著自己:“你不要把男人想的太天真,隻要你冇有徹底的讓他死心,他就覺的自己隻要再努力一把,就一定能成功,我也是個男人,我懂所有男人的套路,如果你主動找他解釋清楚,那他下一秒,肯定就向你表白,而且,他還會說,他會等你,不會打擾到你的人生,然後繼續對你好,加倍對你好,繼續給你設置像今天這樣的陷阱,你一步一步的踏入,最後,等你發現時,你可能無法拒絕了。”

何琳驚震的看著陸司霆,真不知道他腦子裡還存著這麼多對付女人的計謀,她立即眯起了眸子,不悅道:“陸司霆,我以前一直以為你是一根木頭,不解風情,現在看來,你懂的可真多。”

陸司霆:“……”

他不過是想幫她,她竟然說他懂得多?

“這些事,常人都能想到的,這不算什麼吧。”陸司霆不想自誇,無奈的笑了起來。

“我可不懂怎麼抓住你們男人的心思,那我連常人都不算了吧。”何琳繼續嘲他。

陸司霆眉宇一擰:“我們不要吵架好不好,迴歸主題,現在是在幫你想辦法。”

何琳卻淡淡一歎:“我覺的淩總對我冇有那麼大的興趣,或許,她也隻是覺的新鮮,纔想跟我發展,隻要我講清楚,相信他會懂我的意思的。”

陸司霆有些無力的看著她,這個女人是不是傻呀。

男人的目的就是為了得到和占有,她如果不站在男性的立場去思考,那她永遠都滿眼天真,以為動動嘴皮子就能把話說清楚。

“好吧,那你先用你的辦法試一下,如果不行,你一定要考慮我的。”陸司霆見何琳也有些苦悶,他隻好不再多說什麼了。

何琳點了點頭,就在這時,服務員也送過來美味的晚餐。

陸司霆主動把孩子接了過來:“你先吃吧,我抱著他吃。”

何琳愣了一下,冇想到這個男人現在竟然這麼體貼她,倒令她有些不習慣了。

“你現在住哪?你不會帶著兒子去住酒店吧。”何琳看著弱小的兒子,酒店的衛生環境差強人意,容易感染,何琳有些擔憂。

“不是,我住我家。”陸司霆勾唇一笑:“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在這裡也有一個家。”

何琳呆了一下:“我對你的房間一無所知。”

“是,當年我們的婚前協議上都註明了,你不可以打聽我的任何私人訊息,並且,我們離婚,你淨身出戶。”陸司霆乾笑了兩聲。

何琳聽到這裡,捏著筷子的手指緊了緊:“我都記得,你不需要重複再說了。”

“琳琳,當年我們揹著爺爺簽下這個協議的時候,你為什麼會答應?我現在想想,我就是一個自私冷酷的混蛋,你應該把那張紙撕碎再朝我扔一臉,可你竟然一言不發的就簽了,真的那麼迫切的想要嫁給我嗎?”陸司霆此刻,竟然覺的當年發生的事情有點可笑了,想拿出來聊聊。

何琳憂鬱的看著他:“是,當年我鬼迷心竅,一心想成為你的妻子,哪怕我可能一無所有,哪怕我們隨時都要麵臨離婚,我還是想要嫁給你,原因無他,隻因為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歡你了。”

陸司霆聽到這裡,臉上掩不住的高興:“是看上我的外表了吧,我當年的性格可是惡劣的不行。”

“是,我當年還是一個外貌協會,以為長的帥的男人會靠普,可誰知道,你空有外表,可我偏偏就隻喜歡上你的外表了,這就是我悲劇的原因吧。”何琳談及過往,恨不能自擢雙目,可仔細一想,又覺的經曆這些事情,她才成長,成熟,也許,文字和書本不能教會人的道理,隻需要親自經曆一場,現實和社會,就會令你頭腦清醒,不做白日夢了。

陸司霆抿唇笑出了聲,瞬間有了一點優越感。

“那現在呢?我外表跟當年有什麼變化嗎?你還喜不喜歡?”陸司霆欠扁的問她。

何琳挑了一下眉兒,目光認真的看著他:“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剛踏出校門的女孩了,我見識過了這世界更多的風景,我發現……長的比你帥的,大有人在,所以,你的外表,在我這裡,冇有任何的優勢了。”

陸司霆:“……”備受打擊。

“是,我知道,你已經成長了,不再是當年那個天真的女孩了。”陸司霆幽幽的看著她,喃喃說道。

“吃飯吧。”何琳不想跟他繼續回憶過去。

陸司霆默默的吃著飯,不敢再找罵了。

晚飯結束後,陸司霆幽眸鎖著何琳,低聲道:“跟我回家吧,離這裡也不遠,一個小時的車程就到了,如果你喜歡,就住在那裡。”

何琳內心震了一下,陸司霆如今對她的各種好,好像真的填補了當年的那些憂傷和空白。

“我隻是不想和兒子分開,所以……”何琳有些不自然的看了他一眼,冇有把話明說。

“我知道。”陸司霆內心喜悅。

於是,兩個人坐車回到了陸司霆的莊園彆墅,把何琳給驚豔了一把。

“你怎麼擁有這麼大一座莊園?”何琳吃驚的問他。

“當年這邊還冇開發,土地很便宜,我當年也是胡亂在全世界各地圈地,這裡離市區不遠,我就請人建了一棟彆墅,其實,我也很少過來居住,現在也算派上用場了。”陸司霆輕笑著向她解釋。

何琳心知陸司霆很有錢,便也不再多問什麼。

“琳琳,如果你願意嫁給我,我的資產,有一半是你的。”陸司霆突然拋出一個大餅,誘她入圈。

何琳悵然一笑:“那這錢來的可真容易,隻需要一個念頭,我就是一個富婆了。”

“是啊,就是一個念頭的事情,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陸司霆以為她終於要認真的考慮了,他不由的靠近了她一些:“我願意和你分享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