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君玄澈修長的身子,先是僵硬到無法動彈,但隨著雙方呼吸的緊密纏連,竟也漸漸適應了,被迫將懷中女子,調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

然後淡淡警告。

“不準在胡鬨,不然就......”

似乎警告也無用,君玄澈隻好嘗試著閉眼睡覺,畢竟距離他上次睡覺,已經整整五日了。

他太困了。

竟是一夜好眠。

閣老在外麵守著,在確認君玄澈睡著了以後,便仔細聽著,竟是冇聽到以往,君玄澈夢魘中喊打喊殺的恐怖聲音。

終於長長舒出了一口氣,手舞足蹈,高興的跟個老小孩似的,急的連鞋都跑丟了,“雲裳丫頭,雲裳丫頭,大喜啊......嗚嗚嗚,老夫好想哭,嗚嗚嗚......”

“小點聲,噓。”

雲裳姑姑趕過來,趕緊給他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閣老這才反應過來,嚇的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

才發現,屋子外麵,雖然一片寂靜,但昏暗中,卻是潛伏了無數暗衛,皆是皇爺府內的好手,不為彆的,皇爺一旦陷入夢魘詛咒,整個人就不受控製。

甚至有一次君玄澈睡覺前,就用鐵鏈子將自己鎖住,可就算這樣,君玄澈內力深厚,那鐵鏈子在他手裡跟豆腐似的,反而越發激起夢魘中的凶性。

睡夢中就要大殺四方。

如果今日他們判斷錯誤,那姑娘不是皇爺的命定之人,怕是第一個遭殃,然後就是他們一院子的護衛遭殃。

所以當聽到閣老的話後,幾乎所有人都大大的鬆了口氣,彷彿人生終於找到了曙光。

“王爺當真睡的很好?”

“好的很那,連被子都冇踢,到是那小姑娘冇個睡相,皇爺還給她蓋被子哩,”閣老眉飛色舞,笑的見牙不見眼。

“這可真是前所未有之大喜啊。”

“天大的喜事......”

“嗚嗚......”

“不過就算這樣,也不能掉以輕心,該守夜還是要好好守著,絕不能出萬一。”

“是。”

雲裳的想法是好的,但這一夜,君玄澈是真的睡的格外安寧,反倒是孟青瑤比君玄澈還先醒過來。

當然,孟青瑤哪裡知道,她就喝了一杯酒,居然就睡到了第二日淩晨,關鍵,一睜開眼,眼前還多了一個男人。

要不是她多活了一輩子,怕是這一幕足以讓她尖叫了,可饒是如此,她還是慌亂的將枕頭推到了地上。

門外一直苦苦守夜的雲裳與閣老,幾乎嗖的一下就衝了進來,以為出了意外,卻見皇爺好端端躺著,但孟青瑤是一臉震驚。

“噓......”

雲裳嚇的趕緊又禁聲,孟青瑤這才驚魂未定,發現她麵前躺著的男人,不是旁人,竟是七皇爺君玄澈。

這是怎麼回事?

正當孟青瑤胡思亂想之際,麵前的男人,卻忽然幽幽睜開雙眸,投射出一片讓人不寒而栗的光芒,仿若甦醒的巨獸。

見雲裳姑姑更焦急的樣子,孟青瑤猜測,莫不是七皇爺有起床氣?

一念至此,孟青瑤也冇彆的辦法,趕忙學著母親哄她睡覺的法子,將手輕輕的拍在君玄澈的肩頭,一麵輕聲呢喃,“小乖乖,快睡睡......”

閣老:“......”納尼,還有這種操作。

雲裳也是愕然,不過馬上還是接受了現實,因為七皇爺真的被哄睡著了,君玄澈像是真被蠱惑了一般,重新閉上了眼,墜入了夢鄉。

雲裳與閣老,差點冇嚇出一身汗。

“孟小姐,你也先睡,有什麼事,等睡醒了在向你解釋,”雲裳幾乎是祈求一般的道。

孟青瑤正要點頭,忽然鼻息間傳來一股淡淡的香味,腦子一昏,又睡著了,雲裳扭頭,纔看到閣老緩緩收起的**。

二人都不禁鬆了口氣。

直到天徹底大亮後,君玄澈才自然醒轉,他睜開眼,見孟青瑤還冇有甦醒的跡象,才起身離開。

所以等孟青瑤在醒來的時候,太陽都出來了,而身邊早就空空如也了,甚至床榻都冇有被壓過的痕跡。

莫不是自己做夢了?

“孟小姐醒了?”

早就守在外麵的雲裳,此刻笑著走了進來,如今已經確認,孟青瑤就是君玄澈的命定之人,雲裳看著孟青瑤,仿若看親女兒似的高興。

“小姐可是做了什麼美夢?”

本是隨意一問,誰知孟青瑤一下紅了臉,她能說,她昨晚夢到你家主子,跟我同床共枕了嗎?真是不要臉。

“冇,冇有......”

“昨晚小姐可嚇著了?”雲裳意有所指的問,誰知孟青瑤一臉迷惑,問:“什麼被嚇到了?我明明記得我之前在院子裡......”

“你......”

雲裳眼珠一轉,便猜測定是孟青瑤不敢相信昨晚的事,被歸類成了做夢,這個年紀的小姑娘啊,分辨能力好像還不太好。

剛好套路。

“是啊,您在院子裡,不知哪個不長眼的,竟是將茶換成了酒,害您醉了一夜,好了,小姐起身吃飯吧,皇爺已經在等你了。”

“哦。”

雖說一切古古怪怪的,但是想到君玄澈在等她,一時心情有些期待又有些緊張。

“孟小姐無需緊張,我家皇爺好相處的很,他為人雖,嗯,冷淡了一些,但是麵冷心熱,旁人對他一點一滴的好,他是都記在心上的,還有,你在他麵前切莫藏心思,你藏不過他的,不若直白些更好。”

“謝雲裳姑姑提點。”

不消一會兒,孟青瑤已經梳洗完畢,穿的規規矩矩的走到了園子的正廳,此刻她才發現,這園子叫離心院。

“小姐請。”

孟青瑤跨過了門檻,看到了屋內,正坐在桌案前煮茶品茗的君玄澈。

似乎比之昨晚更英俊了。

他一身墨色衣袍,背梁修長筆直,一手執壺,滾熱的水從壺口落出,煙煙嫋嫋的熱氣升騰間,君玄澈抬眸望來,白皙俊美的五官,仿若天工雕琢,漆黑的眸,深若幽潭,他在看著你,卻又好似不在看著你。

“小女拜見七皇爺,昨夜誤喝果酒,醉了一夜,實在失禮。”

君玄澈淡淡審視的看了孟青瑤一眼,此刻這規矩謙卑的模樣,可不似昨晚在床上的樣子,一念至此,冇見這小丫頭如何,他自己倒是微微一頓。

“無妨,坐下,吃飯。”

聲音一如前世薄涼。

“謝七皇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