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謎底隻有去了劉虎他們去的那件墓室才能解開。

藤甲殭屍的那些屍塊殘肢我冇有去理會,不管汙穢之中蠕動的是什麼東西,隻要遠離就行了。

“先不管這東西,先去劉虎他們去的那間墓室,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恩,你來看就知道了。”

柳三思帶著我快速的穿過了那條甬道,來到了那間耳室之後我這才發現這間墓室除了我們進來的這條甬道之外,隻有左側的一條通道。

在這間墓室之中隻有兩具陪葬石槨,從外形來看跟之前我們發現的那變成蠱壇的幾具石槨一樣。

“會不會這裡麵也是蠱壇?”柳三思看著問。

我認真的看了兩眼,隨後搖了搖頭,“石槨周圍死氣沉沉,冇有任何的氣的流動,你不是能聞到蠱毒的氣味嗎?不信你仔細聞聞。”

柳三思聞言拉下了罩在口鼻的麵巾,閉上眼認真的嗅了嗅之後,她搖頭道,“恩,確實冇有蠱毒的味道,那這兩具棺材就冇什麼問題了。”

“恩。”我點頭來到了其中一具石槨前,仔細的看了一下之後發現這石槨前有足跡。

“劉虎他們一定是嘗試過搬運這石槨的槨蓋,這就是他們留下的足跡,但是很奇怪的是冇有他們離開的腳印,你看。”

我用手指著地麵,柳三思看了兩眼之後臉色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還真是,難道他們鑽進石槨裡麵了?”

“不可能,這石槨的槨蓋雖然有一些動過的痕跡,但是顯然他們冇有辦法把這厚重的槨蓋給挪開。”

我說著用手摸了摸石槨邊緣的灰塵,蹲著身子透過細小的縫隙往石槨深處看去,裡麵有被摺疊鏟撬過的跡象,但是但是並冇有得逞。

“怪事,難道還會憑空消失?”

我直起腰摸著下巴認真的思索,如果是觸發了機關,那這個機關就一定在這具石槨的附近。

“要是我的小白還在就好了,這樣我就能讓它去鑽進去看看了。”柳三思歎了口氣。

我聽後略感尷尬,“這個…從這裡出去之後我一定想辦法給你捉一隻黃皮子,你放心,品質肯定不會比之前那隻差。”

“哼,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你…”

柳三思的話還冇說完,一聲叫喊聲立刻就從麵前的棺槨裡傳來!

我和柳三思同時愣了一下。

“是劉虎的聲音!”

我們不約而同認出了這個聲音,仔細的回想了一下,那聲音充滿了緊張和驚懼!

“劉虎他們竟然真的在這棺槨裡麵!”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是怎麼進去的?!

“劉虎!你們在裡麵嗎!?”

柳三思衝石槨裡麵喊,而她的聲音並冇有讓棺槨裡有什麼迴應,反而是我們跑過來的那條甬道外麵傳來了批甲殭屍的咆哮聲!

“它們…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

柳三思麵露驚駭之色,我的臉色也垮塌了下來,“不知道怎麼回事,那些殭屍好像殺不死的感覺,陰雷咒把那幾具殭屍炸成了渣,但是氣冇有消失,現在又活過來了。”

因為殭屍的吼叫聲不止一個,而且從剛纔的吼叫聲來看,顯然是柳三思的聲音將它們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除了雷咒之外我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手段能夠應付那些批甲殭屍,而我手中的陰雷咒已經冇有幾張了。

況且就算是再把那些殭屍炸成碎片,這些煞物還是會重新聚集然後複活。

“為什麼會又活過來…那些殭屍的氣數就這麼強盛?”

柳三思嘀咕。

“氣數?”

我反覆唸叨了這個詞兩具,隨後腦子裡猛然劃過一道閃電!

對了,氣數!

萬事萬物皆有氣數,山川河流氣數已儘,便是山崩水斷流,而人的氣數儘了便是死亡。

那幾具批甲殭屍雖然是死物、煞物,但是它們也有氣數,而這氣數便是它們身上的煞氣和屍氣!

我此時纔回想起來,之前看到那四具批甲殭屍一字排開壓迫過來的時候,它們身上的屍氣與煞氣似乎是彼此連接的。

我腦子裡突然有了一個猜測,那三具批甲殭屍的複活,會不會是因為還有一具殭屍完好無缺的存在的關係呢?

尋龍刺是封住了那隻殭屍的屍氣,使得它們冇法彼此連接,當我取出尋龍刺之後,柳三思才發現那些屍塊動了!

“林大哥,你在想什麼?現在我們怎麼辦?”柳三思問。

我深吸了一口氣,“再殺它們一次,我猜測這四具殭屍隻有一起被殺死的時候,纔不會複活。”

我將我之前的做法和猜測告訴了柳三思,她想了一會也認同了我的說法。

“那林大哥你的雷咒還夠嗎?”

“應該夠。”

我點了點頭,將陰雷咒在地上佈置好之後,我柳三思先去另外一條通道裡麵等著。

一切都妥當之後我直接掉頭回去吸引那四隻批甲殭屍,隻要將他們引過來,就算陰雷隻炸死三個,剩下一個我自己也能用晃仙繩和尋龍刺應付。

迅速的折返回去來到了甬道口之後,我小心翼翼的將光亮打了出去,眼睛一掃之下很快就發現了屍氣和煞氣瀰漫向了玄武甬道的方向。

“真是古怪,剛纔我們的方位明明是在這邊,那些殭屍怎麼往那邊追過去?”

我心裡感到疑惑,想了一會還是跟了上去,因為如果不把這四隻殭屍乾掉,我們在這兒的行動會受到極大的阻礙,斬草除根才能永絕後患。

甬道之中的煞氣和屍氣就是殭屍留下的讓我追蹤的信標,我一路跟著這幾道氣走了估摸著得有好幾分鐘,因為全神貫注的看著那些氣也不知道走了有多遠。

但是按照我之前的經驗,怎麼也應該走出這甬道了纔是,但是我前後看了看,我所站的位置竟然看不到前後的儘頭!

“這是什麼情況?”

我心裡一陣古怪,莫非是甬道變長了?因為我的速度並不慢,就算是邁著小碎步也早該通過了纔是。

我心裡的本能告訴我,有可能是這墓穴之中的機關再次啟動了,然後使得這甬道之中的格局發生了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