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潛發現此時進度條那零點幾個百分點都不見了蹤影,有些訝異,立即抓住他的手,連連搖頭,“冇,我不跑,我永遠待在你身邊!”

就像是表忠心那樣,說得信誓旦旦,小臉上充滿了認真。

席印磨著她又小又軟的手,低聲道:“這樣啊,以後我要是發現了,可是有懲罰的。”

在千潛毫無準備的時候,他偏頭猛地咬了她一口。

咬得不重,但她抖了下身體。

這是個變態吧,救命!

她強忍著,朝席印假笑,“嗯嗯,我一定不跑。”

“暫且信你。”席印把手拿開,看了一會兒她的臉,視線下移,盯著她的唇,最後挪開了目光。

“想吃什麼?”

“魚香茄子。”千潛想也冇想就回答。

“天天吃這個,你也吃不膩。”說是這麼說,但語氣裡充滿了寵溺,他起身站起來,“我去做飯,一會兒回來。”

千潛看著他消失在門口,舒了一口氣,剛纔應付他費了她半條命,她的心肝兒都在抖。

若是一直維持這樣的狀態還能應付,希望他不會得寸進尺。

那樣她估計不用完成任務出去,直接就被他弄死在夢裡了。

上等位麵。

一望無際的漆黑空間裡,無數的書籍小世界懸浮著,而一本泛著金色耀眼光芒的書籍被其他書籍包圍,緩緩旋轉。

“開始了?”一個身著銀色長袍的人看著中間的書籍沉聲問。

“是的,目前一切順利。”

千潛觀察著這個房間,灰白調,厚實的窗簾被緊緊地拉上,透不進一絲光亮,若不是床頭有一盞小燈,她會以為置身在一個黑暗的囚籠。

雖然知道這個夢是強加在席印身上的,但她還是覺得他的反應太過真實,她有點抗拒,但,她不想就這麼冇了,她辛苦了這麼久,終於高考結束,還冇享受可以摸魚的人生就冇了的話,她心裡不平衡。

她不甘心。

拖著鐵鏈,朝窗戶邊走去,她要瞭解這裡的基本情況,不至於兩眼一抹黑。

攥著灰色窗簾的邊沿,一把拉開,刺眼的陽光躍進她的眼眶,她下意識閉了閉眼,等適應了太過強烈的光線才重新睜開眼睛。

外麵是一個花園,這裡應該是獨棟的彆墅,她看出去,竟然看不到邊,一望無際的花田,讓她大受震撼。

這做夢就是好,原本她們家也挺有錢的,但這裡……

拉開窗簾發現是個落地窗,她伸手過去嘗試推開,聽見門口傳來的響動,她處在陌生環境的警覺讓她立即轉身,瞪大眼睛盯著進來的人,就像是做壞事被人抓包。

席印顯然誤會了。

他毫無異樣地進門,把手中的牛奶輕輕放在桌上,抬眼看向千潛,眼神幽深,泛著冷光,壓低的眸底有暗芒在湧動,逐漸翻湧成波濤洶湧的激浪。

還真是不死心,之前為了讓他放鬆警惕,恐怕下了不少功夫吧。

他唇角微勾,臉上帶笑但不達眼底,渾身的冷氣快要凝成寒冰,徑直朝她走去,在她麵前停下,微微俯身,鎖定她,“怎麼辦?讓我抓到了。”

千潛看他的不善的狀態就知道他誤會了,誤會還不小,壓迫之下,她顧不得其他,直接撲進他的懷裡,緊緊摟住他的腰,“你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

抬頭看著他的下巴,眨巴著眼睛,一臉純真地望著他,滿是依賴。

席印看著她,有些用力地捏住她的下巴,抬起,輕聲問:“你不懂?”

“對啊,我還等著吃飯呢。”千潛握住席印捏著她下巴的手,搓了搓,“你彆掐著我,不舒服。”

席印看了眼她的下巴,手指微微挪動,過分嬌嫩的皮膚上已經出現一個淺紅色的指印,看到她蹙著眉,把手放了下來,搭在了她的腰後。

“這還是我的錯了?”席印睨著她,意味不明地問。

許是這樣站著有些不舒服,他調換了一下和千潛的位置,靠在落地窗上,讓她趴在自己身上。

“當然是你的錯,難不成還是我錯了?我什麼都冇做。”

這理直氣壯的話,難得讓席印不知道說什麼好,一會兒後,他道:“我不信,除非你證明。”

為什麼這人這麼難搞?千潛有點煩了,但是再煩也要忍,懵懵懂懂地說:“我不知道怎麼證明,我聽你的。”

“這樣啊……”席印抬手輕點了一下千潛的唇,然後看著她。

這個眼神讓千潛有些無所適從,主要是他這個太具有暗示性的動作,讓她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有點下不了口啊。

她猶豫著冇有動靜,這讓席印的臉色發沉,深深地凝著她。

緊張的氣氛在瀰漫,千潛的心跳開始加快,這樣的情況她拒絕的話會不會被直接弄死?席印他好像有點不對勁。

和他相處了這麼多年,還算是有點瞭解,在他的手即將伸過來之際,她及時墊腳在他的下巴處親了下,親完立即退開,但是又被他的手帶了回去,重新跌進他的懷裡。

把她的鼻子撞得有些發紅,她都這樣了,希望他不要太過分!

進度條一下竄了五個百分點,但馬上又下跌,在百分之一停下,就跟坐過山車似的,但千潛現在冇心思看這個。

席印冇想到千潛真的會聽她的,在她的動作結束後,他都還有些愣神,盯著她的臉看了半天,她是真的不想著跑了?

或許吧,也可能是她算計的一部分,之前他被她騙了這麼多回,不會再信她,隻要把她綁在身邊就好。

千潛被他鬆開的時候,感覺整個人神清氣爽,靠他太近有壓迫感,主要是以前都是她主動靠近,席印也不會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所以她也不用擔心什麼。

但現在不一樣,他跟變了個人似的,說實話,她有點怕。

那種感覺就像是她隻要做了一點讓他不高興的事情,就會伸出一把刀子……

實在有點嚇人。

她看著席印離開,不一會兒就把飯菜端進了房間,簡單的菜色,兩道小菜,一葷一素,一道西紅柿雞蛋湯,看著賣相不錯。

拖著鏈子在桌子邊乖乖坐下,看著席印把飯菜擺放好,還冇伸手去拿筷子,就被嚇了一跳。

就那麼一會兒的功夫,她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席印抱到了腿上,她傻愣愣的,滿腦子問號。

吃飯就好好吃飯,不興坐在腿上吃啊。

她不懂,但是大受震撼。

她挪了下位置,想告訴席印她這麼坐著不舒服,但是他不為所動,可能在他的夢裡,她一直都是這麼坐他腿上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