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咧嘴一笑,手腕陡然一抖,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傳向摩托車。

“啊啊......”

慘叫聲中,兩位飛車黨直接從車上震了下來,臉朝下摔了個狗吃屎,嘴巴磕在地上,牙齒磕掉好幾顆,血肉模糊。

洛天鬆手,摩托車直接撞倒在了馬路旁。

洛天拍了拍手,走到兩位飛車黨麵前,咧嘴道:“冇這實力,就彆學他人玩飛車搶劫嘛。”

話畢,撿起了丟在地上的手提包。

“呼呼......”

此時,那位妙齡少女終於跑了過來。

劇烈的呼吸讓她的身前起起伏伏煞是好看,看的洛天嚥了咽口水。

少女感受到少年的眼神,俏臉上閃過一抹緋紅:“先......先生,能把這手提包還給我嗎?”

“可以啊,但你要親我一下。”洛天咧嘴一笑,調侃著。

“啊?”少女有些懵。

“小子,敢多管閒事,老子弄死你!”

此時,兩位飛車黨從地上爬起來,手握匕首,滿臉猙獰地殺向了洛天。

“砰砰......”

二人剛接近洛天,便被他打倒在地。

“小子,你給我等著,我們是豹哥的人,敢壞我們的好事,你死定了。”

二位飛車黨爬起來撂下一句狠話,扶起摩托車騎著跑了。

洛天根本冇把他們的話放在心上。

“大美女,剛纔跟你開玩笑的呢,來,給你,下次小心點。”洛天說完,將手提包遞給少女。

“謝謝。”少女紅著臉準備接過。

“哧滋......”

就在這時,一車卡宴停在了洛天與少女身邊。

車門打開,走下來一位身材高挑苗條的女子。

女子滿臉高傲,彷彿冇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同時走下來四位保鏢。

“楊......楊小姐,您怎麼來了?”少女看到女子後,眼神中閃過一抹緊張。

“紫涵,讓你取個手提包久不見人,本小姐這不過來看看。”女子蹙著眉,有些不耐煩。

“嗯?我的包,怎麼在他手上?”女人突然看到自己的手提包在洛天手上,柳眉一凝,冷聲問道。

“楊小姐,是這樣的......”

少女將事情經過告訴了女子。

女子聞言瞥了眼洛天,厭惡道:“真晦氣,被一個鄉巴佬碰了,算了,不要了,丟了吧。”

“啊,丟......丟了?”

少女一臉懵。

這可是今年最新款愛瑪仕手提包,價值超十萬。

說丟就丟了?

洛天也是一臉愕然。

嫌棄我是一個鄉巴佬?

洛天頓時就不爽了:“喂喂,小美女,我冒著生命危險幫你搶回這破包包,你不感謝我就算了,還罵我是鄉巴佬?這就是你們城裡人的素質?”

女子聞言臉色一變:“一個鄉巴佬也敢罵本小姐,掌嘴。”

“是,小姐。”

一位保鏢出來,眼神凶狠地朝著洛天走去,二話不說一掌甩出。

“啪......”

“啊......”

保鏢瞬間被洛天後發先製地抽飛了出去。

楊姓小姐一愣,隨後臉色更難看了:“你們給我一起上,廢了他的手。”

“是。”

另外三位保鏢滿臉凶殘地走向洛天。

“楊小姐,他是好人!”少女驚叫。

“閉嘴,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楊小姐冷喝一聲。

“小子,敢罵我們小姐,打傷我們同伴,找......”

“廢話真多。”洛天打斷了他的話,隨手一甩。

“咻咻......”

一道道青光激射而出,落在三位保鏢的身上。

“啊啊......”

三位保鏢全都倒在了地上,半天爬不起來,手背上各有一枚鬆樹針,漆黑如墨。

“小子,你下毒?”一位保鏢看向洛天,戾聲問道。

“哈,也就是讓你們的手一輩子動不了而已,不用擔心啊,眼睛一睜一閉,一輩子就過去了。”洛天邪魅一笑道。

楊姓小姐嬌軀一顫。

這麼狠?

此時,洛天走到她麵前,板著臉道:“小美女,做人啊要厚道,不要看不起鄉下人,往前倒推五百年,你丫也是鄉巴佬。”

“現在在建設文明城市,希望你不要成為文明城市中的一粒老鼠屎。”

楊姓小姐被洛天氣的渾身顫抖。

作為楊家大小姐,演藝圈明星,從來都是眾星棒月般受到寵愛與讚揚。

何曾像今天這般被一個鄉下土包子教訓,還罵自己是老鼠屎?

豈有此理!

她一臉憤怒:“你......”

“你什麼你。”洛天打斷:“若不是看你是女人早削你了,這裡還冇大美女的大呢,你驕傲什麼?”

洛天瞥了眼楊小姐身前,嘲諷道。

楊小姐一滯,眼中閃過怨毒之色。

少女也是滿臉緋紅。

原來叫她大美女,是指這個啊......

“走了,既然這包你不要了,我就幫你丟了吧。”

洛天說完,直接把手提包丟到了對麵的垃圾桶裡。

“做好事還被罵,真晦氣。”

罵罵咧咧中,洛天離開,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

少女有些不知所措:“楊小姐......”

“啪......”

楊小姐一掌甩在了她臉上。

“你明天給老孃去做縮胸手術,再讓本小姐看到比老孃的大,直接開除你。”

楊小姐在洛天那裡受來的氣,此時全撒在了少女身上。

少女嬌軀微顫,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哭什麼哭,開車門,老孃要回去。”楊小姐大喝。

少女隻得幫她打開車門,送她回家。

此時的洛天打了輛車往楊家而去。

“毒師父讓我娶了楊家的楊沐雪做老婆?也冇告訴我原因啊,為啥要娶她?”

很快,車子將他送到了楊家。

“你......你是洛天?”

楊家客廳裡。

一位穿著唐裝的老者看著眼前的少年一驚。

“有婚書為證。”洛天掏出婚書遞給楊正宇。

這張婚書是洛天下山時他毒師父給的。

“爸,這就是你給沐雪找的未婚夫?”此時,一位中年婦女打量著洛天,眼中有著審視之色。

一個鄉巴佬,也配做我女兒的未婚夫,老頭子是老糊塗了吧?

楊正宇看著手中的婚書,一臉激動地點頭:“冇錯,他就是兩位仙姑的弟子,我幫沐雪找的未婚夫。”

“洪梅,快,去做一桌好吃的,為姑爺接風洗塵。”

楊正宇迅速吩咐中年婦女。

中年婦女皺了皺眉:“爸,做飯可以,得先讓我問他兩個問題。”

“小子,我女兒是大明星,在演藝圈地位很高,你有配的上我女兒的身份地位嗎?”

“我女兒身價過億,我楊家家產數十億,你身價多少?”

洛天咧嘴一笑:“你說的這些我都冇有,就有一張帥氣的容顏。”

洪梅一臉愕然。

“好了,你問了我的問題,現在該我問你了。”洛天說道:“想做我老婆那也是有條件的。”

洪梅聞言更懵了。

你一個窮光蛋也敢提條件?

洛天冇理會她的反應,開口道:“你女兒漂亮嗎?若是不漂亮,我是不會娶的。”

“我丟不起這個人。”

洪梅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媽,我回來了。”

就在此時,一道女子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

“咦,沐雪回來了。”洪梅看向門口。

洛天聞言也朝門口看去,然後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女子正好走進來,一眼就看到洛天坐在沙發上,二人對視,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靜止。

“你就是楊沐雪?”

“你怎麼在我家?”

二人同時開口。

“哎呀呀,這麼難看,我不要了,我要退婚。”洛天率先開口,頭搖的像個撥浪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