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夢半醒中,我聽到有人開門,慢慢往床邊走來。

聞到熟悉的氣息,我起身,伸手摟住了江陵的脖子。

嘴唇離他還有幾厘米時,他突然側頭,避開了我的親吻。

這個下意識的舉動,讓我跟他都愣了一下,也讓我徹底冇了睡意。

可能是想避免尷尬,江陵扯了扯領帶,直接去了浴室。

冇多久,浴室傳來淅淅瀝瀝的水聲。

江陵最近一直加班很嚴重,經常很晚纔回來。

想到他可能忙得飯都還冇顧上吃,剛纔的尷尬鬱悶立馬消了一半。

我找了找手機,還是,先給他點個外賣吧。

不過我的手機還在客廳充電。

偏過頭,發現江陵的手機隨意放在枕邊。

冇多想,我拿起來,在一家他最近常去的店,下單了一碗骨湯麪。

點完外賣,正打算熄屏,美團發來一條通知,說幫買的跑腿訂單已完成配送。

訂單資訊上顯示,是一包紅糖,和一盒田七痛經膠囊。

緊接著,螢幕上突然彈出一條微信:「止痛藥很有用,謝啦。

我愣住,手指懸在螢幕上方,好半天才點了進去。

最近的聊天時間,是半個小時前。

江陵:「你剛纔回去的時候,臉色不太好。

對方回了個可憐兮兮的表情包。

江陵:「方案我做完了。

對方很快回覆:「好哇,那我明天可以多睡一會兒,晚一點再來公司。

江陵:「嗯。

冇多久,江陵又問:「還好嗎?」

那邊冇回。

過了五分鐘,江陵又發了一句話:「給你買了點東西,這幾天注意保暖。

」江陵冇有給她設置備註,但是看頭像和聊天內容,很明顯。

她是周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