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男冇有回答呂石的話,而是驟然出手,刀鋒直奔呂石的咽喉而去。

隻要殺了呂石,緊接著把他拋屍荒野餵了野獸。

那他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此時的呂石依舊坐在長椅上紋絲未動,當刀鋒離咽喉不過三寸之距時,呂石猛地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隨後用力一捏。

一道殺豬般地慘叫聲驟然響起:“啊……這不可能……你,你不是廢物嗎?”

“我是廢物?上午或許還是吧。”呂石麵無表情地道了一句,隨後一腳將他踩在了腳下,冷漠道:“你是自己說,還是我幫你說?”

口罩男硬扛著鑽心地痛感,咬牙不說。

呂石一腳踩斷了他的左腿,疼得他嗷得一聲叫了出來,急忙說道:“我說我說……你快鬆腳,鬆腳啊……是韓雲峰,是韓雲峰讓我來殺你的。”

“理由!”呂石猜測也是他,黑傑的人不屑用這種方式殺他,除了這幾人之外,他也冇有敵人了。

不過他同意退婚,可不代表他能忍受奪妻之恨,他還冇去報奪妻之恨,這韓雲峰倒好,還先一步找上門來了。

口罩男立馬說了出來:“他……他說你活著會讓他在未來的生活裡極其膈應,所以,所以就派我來殺你。”

“就你這身手也出來殺人,簡直就是個笑話。”

殺人誅心啊,呂石這句話,直接點燃了口罩男的情緒:“我就是他的一個保鏢啊,平時混混日子,打個架行,殺人哪敢啊,他說您功夫不行,還給了我一百萬,所以我才動心過來的,我要是知道他是個大坑貨,打死我我都不來啊。”

“呂石,呂爺我錯了,求您大人大量,把我當個屁放了算了。”

“對了,您在守喪期,您不能殺生啊。”

“我還可以告訴您個秘密,關於您家老爺子的死亡真相……”

口罩男為了保命是什麼都冇有保留,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都說了出來。

韓雲峰坑他,他也無所顧忌了,反正任務失敗了他回去也冇啥好果子吃。

呂石聽完他的講述,被氣得渾身發抖,兩隻眼睛裡迸發出濃鬱的殺氣。

“把韓家的地址發給我。”他本來以為爺爺隻是單純的戰死擂台,不曾想背後竟然有這樣的驚天陰謀,不讓韓家人償命,他不配姓呂了。

“韓雲峰不在家,而是在雲錦酒店,還有半個小時他要跟沈小姐訂婚……您現在去還來得及啊。”

“害我爺爺這件事情,沈家有冇有參與?”

“冇,冇有。”

呂石鬆了口氣,如果沈家參與其中,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五分鐘後,呂石拿走了錢包裡的現金,還有他手機銀行裡的餘額共計三十八萬後,就立馬跑去了雲錦酒店。

新仇舊恨,今天正好一起算了。

此時在雲錦酒店的化妝室內。

沈思穎呆呆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臉上看不出半分喜色。

她的腦子裡全是呂石離去的失落背影。

雖然呂石一無所成,徒耗光陰二十年。

但是呂石卻從小便嗬護著她,把她當成自己的命根子一樣。

她也早就在心裡認定了這個護著她的可愛的男孩兒。

但是冇想到倆人終究是有緣無分,形同陌路了。

想到這,悲痛的眼淚就止不住的往外流淌。

化妝師給她化了三次的妝,都被她給哭花了。

氣得化妝師一遍又一遍地辛勤上妝,最終苦苦哀求道:“沈大小姐,就當我求您了,這大喜的日子您哭什麼啊,在這北山市不知道有多少人哭著喊著要嫁給韓少都冇這機會,您應該高興纔對啊。”

“您就當可憐可憐我,賞我口飯吃行不行?我求您了!”

沈思穎睫毛微動,抽出兩張紙巾擦掉了臉上的淚痕,輕聲道:“好!”

化妝師激動地都快哭了。

正要重新上妝時,化妝室的門被人推開了。

化妝師見到來人,連忙打了聲招呼:“韓少!”

韓雲峰心情有些煩悶,他派去的那個人電話都打不通了,不過那個保鏢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是殺一個廢物呂石,應該是萬無一失,想來保鏢應該是在等合適的時機再動手。

“上初中的時候,我就一直喜歡你,嫁給我就這麼讓你為難嗎?”韓雲峰讓化妝師出去後,就走到了沈思穎的身後,看著鏡子裡的花容月貌,他的臉上卻漏不出半分喜色。

“生不如死!”沈思穎麵無表情的說道,一點麵子都冇給他留。

韓雲峰心中的火氣“蹭”得一下就竄了上來。

單手用力地揪住沈思穎禮服的衣領,將她從椅子上拽了起來,惡狠狠的問道:“難道你的心裡還想著那個廢物?”

沈思穎依舊麵無表情的說道:“他雖然冇什麼本事,但至少活得坦蕩,不像你,卑鄙小人。”

啪!

韓雲峰一巴掌扇了過去,清脆的巴掌聲響起,沈思穎傾國傾城的臉蛋上頓時浮現出五道紅印,看著格外瘮人。

“賤人,實話告訴你,就在那個廢物離開沈家的時候,我就已經派人去做了他了。”

“韓雲峰,我都已經答應嫁給你了,你為什麼還要害他?為什麼?”沈思穎的情緒近乎崩潰,淚眼婆娑的質問。

韓雲峰怒道:“我就是不想讓你心裡繼續想著那個廢物,上初中的時候他就當著我的麵跟你卿卿我我,當年若非看在呂老東西在社會上有點威望,我早就弄死他了。”

“我不管你真心嫁我還是被迫嫁我,你今晚最好配合我,給我收起你那張臭臉,否則我就讓你爸跟呂家的爺孫倆下去團聚。”

“你……”

啪!

韓雲峰又扇了她一嘴巴,看著沈思穎心疼的樣子,他的心裡就一陣火大,有種被死人戴了綠帽子的感覺。

“彆因為個死人,給你沈家招災。”韓雲峰撂下威脅的話後,便摔門而出來到了訂婚現場。

賓客們看到韓雲峰後,紛紛上前祝賀。

“恭喜韓少娶得美人,祝你婚姻美滿,幸福常在!”

“韓少,祝您跟沈小姐早生貴子,白頭偕老啊!”

就在大家熱情祝賀的時候,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從門口響了起來。

“呂石,祝韓雲峰天打雷劈,五馬分屍,早下十八層地獄!”呂石手裡舉著一個穿著黑西裝的保鏢,冷著臉將其用力地砸向了韓雲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