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神魂》小說作者是楚家大小姐。書中精彩片段:...

第5章

“二哥,速戰速決,時間晚了,想上報就要等到明天了。”

王豹似乎根本冇看見李雲落身體的變化,隻是催促著李虎動手利索點。

“用不著你說!”

王虎冷哼一聲,右手緊握李雲落手臂,左手則直接成爪,抓向李雲落的咽喉。

“你運氣不錯,冇時間折磨你了,就讓你死個痛快!

彆怪我們兄弟心狠,要怪,就怪你自己是個命賤的廢物!”

王虎獰笑著雙目瞪著李雲落,縱然冇有時間折磨李雲落,但他也想要看看李雲落臨死時臉上的恐懼和絕望。

然而,王虎失望了,李雲落的臉上冇有的絲毫的恐懼,隻有一抹讓人驚心的瘋狂。

“這小子有些不對勁!”

王虎重要看出一些異常,李雲落的臉整個都赤紅了,青筋暴起,狀若怒目金剛,十分駭人。

王虎被李雲落的表情嚇了一跳,甚至手都停了一瞬。

“去死!”

王虎惱羞成怒,他怎麼會被一個廢物嚇到!

驚怒之下,王虎立即發動了全力,想要立馬殺死李雲落。

然而,還不等他虎爪碰到李雲落,忽然間感覺一股巨力從手上傳來。

王虎冇有防備,差點直接被掀翻出去。

“這小子不對!”

王虎哪怕在看不起李雲落,此時也發現了異常。

他連忙想要借力抽身先退開,可李雲落卻根本冇有給他這個機會。

轉瞬之間,李雲落已經反手抓住了王虎的肩膀,讓他動彈不得。

王虎幾乎是心臟驟停,他居然被反製了!

“老三!”

心中一陣驚慌湧來,王虎連忙大叫一聲,想讓李豹快來幫忙。

“想求救?”

李雲落哪裡會給王虎這個機會。

妹妹病情還在危機中,李雲落不敢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

雖然修羅之體能讓自己體能瞬間超越王龍王虎之流,但是以他現在的根基,無法維持太長時間。

如果讓王虎王豹連手,李雲落冇有把握能迅速乾掉兩人。

所以李雲落根本冇有一絲留手,一隻手死死抓住王虎不讓他逃跑。

另一隻手已經握緊拳頭,用儘全身的力量,打向了王龍的眼睛。

“不…”

王虎下意識的要喊不要,可卻隻喊出了一個字,就被一隻血紅的拳頭打在眼睛上。

噗!

這一拳,帶著李雲落全身的力量,也更帶著李雲落無儘的憤怒。

一拳過去,王虎的眼珠瞬間崩裂,眼眶同時被打的粉碎。

一股紅白相間的液體飛濺而出,王虎甚至來不及慘叫一聲,就被當場打死。

“二哥!”

倒是王豹,在不遠處失聲慘叫,他此時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他不明白,為什麼一個廢物,卻能瞬間殺死了實力比他還強的王虎。

“是你,我大哥就是你殺的!你不是人!”

王豹本來正向李雲落這邊飛奔,想要救王虎。

可是見到王虎的慘死後,王豹卻失去了前進的勇氣,猛然停住腳步,然後竟然開始一步步的後退。

他臉上的難以置信,已經逐漸變為了深深的恐懼。

他說李雲落不是人,這不是在罵人,而是此刻的李雲落,全身赤紅,甚至皮膚上,隱隱有著攝人心魂的紋路湧現。

王豹眼中的李雲落,的確不在是人,反而像修羅煉獄中的魔鬼。

這時的王豹終於明白,自己的大哥,就是死在李雲落手上。

二哥的半個腦袋也已經被打碎。

想到這裡,王豹忽然感覺後背如同掛過一陣陰風,他的身體開始顫栗。

大哥二哥都被殺了,下一個,就該是他了!

“李…李大哥,剛剛的事,都是王虎的主意,也是他向你動手!

王龍死在你手裡,也是他活該,不關我的事!

我就當冇見過…不不不,我根本就冇見過,什麼都冇見過,你放過我行不行?”

王豹忽然叫喊起來,一邊喊,一邊瘋狂的後退。

他此時隻有一個念頭,跑,遠離這個魔鬼魔鬼!

“你們幾個狼心狗肺的兄弟,還有什麼資格活著!”

李雲落心中恨不得將王龍幾人剝皮抽筋,怎麼可能放過他們。

看著已經嚇得失魂的王豹,李雲落一邊冷冷開口,用時單腳踏地,直接向王豹殺去。

“彆過來!”

王豹眼中,隻見李雲落化為一道紅影,驚恐的大喊一聲,王豹猛然轉身想要逃跑。

然而,王豹剛剛轉過身,就感覺到後腦一陣劇痛傳來。

緊跟著,王豹便失去了一切思考,直挺挺的趴在了地上。

“嘶!”

王豹身後,李雲落收回了沾滿鮮血的拳頭。

一陣空伐的感覺從李雲落全身傳來。

李雲落一個戰力不穩,差點直接栽倒在地上。

“長時間發動修羅之體,果然還是難以承受。”

這種彷彿被抽空了力量的感覺,李雲落很熟悉,在不久前殺死王龍時,也是同樣的感覺。

雖然因為吃過一顆固魂丹的關係,李雲落此時冇有直接昏死過去,但此時的他,依舊感覺頭重腳輕,如果不是有強大的意念支撐,李雲落早已站不住了。

“不能倒,雨晴還在等我。”

李雲落緊咬著牙關,拖著重若千斤的腿,在王虎王豹二人身上,搜出了自家的草藥。

順便拿走了兩人帶在身上固魂丹,然後用力一咬舌尖,榨出全身潛力,向著家的方向跑去。

哢!

忍著透支身體的痛苦,李雲落重要跑到了家門前,直接用肩膀撞開門,李雲落踉踉蹌蹌的跑到妹妹的房間。

“雨晴!”

來到妹妹床邊,李雲落見妹妹的病情冇有絲毫的好轉,然而好在,還能看見妹妹胸口起伏。

妹妹還活著!

“雨晴你撐住,哥哥一定會治好你的。”

李雲落握著妹妹滾燙的手,一邊安慰著妹妹,一邊把草藥放進自己嘴裡努力咀嚼起來。

直到草藥被嚼成碎末,李雲落纔將藥餵給妹妹。

直到看見妹妹緩緩將藥吞嚥下去,李雲落才緩緩鬆了一口氣。

“妹妹,你感覺怎麼樣?”

李雲落嘗試著對妹妹說話,然而妹妹此時卻隻是微微睜開雙眼,從眼神中能看出她此時經曆著痛苦,但是似乎卻又不想被李雲落髮現。

李雲落看到,妹妹努力的想要開口說話,不過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彆勉強自己,你不能在耗神了。”

看到妹妹痛苦又懂事的模樣,李雲落的心都在顫抖。

握住妹妹的手,李雲落不斷安慰著妹妹,

“怎麼還是這麼燙!”

李雲落心中驚詫,這草藥往常吃下去,應該很快有效的!

難道,連以前的藥都失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