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秒,卻見榮哲小心翼翼的扶起葉雯,溫柔安慰,她激動的心漸漸凝結成冰。

“淺淺,你怎麼這麼惡毒,小雯可是你妹妹啊!嫁給席家二少那樣的垃圾,就相當於把她推到火坑裡!你狠心把小雯逼回去,隻會毀了她一生的幸福!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善良的淺淺嗎?”

林淺蕎心口一滯,不敢置信地看著榮哲。

“毀了她一生的幸福?那我呢?榮哲,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你知不知道,如果她不回去,我就要……”

林淺蕎失望至極,聲音不由拔高,然而還冇說完,就被葉雯打斷。

“哲哥哥,你帶我回去吧。”葉雯抓著榮哲的胳膊,抬頭將紅腫的臉頰擺在他麵前,淚眼彎彎:“我冇事的,就讓我嫁給席二少好了,我不希望因為我破壞了你們七年的感情。”

“小雯,你的臉——”榮哲臉色一變,二話不說轉身就給了林淺蕎一記耳光,啪的一聲,響亮又清脆。

林淺蕎被打的久久回不過神!

臉上的痛,清晰的提醒著她,這一切都不是做夢!

心彷彿被一隻大手狠狠捏住,痛到無法呼吸,淚水再也忍不住,傾瀉而下。

“淺淺……”對上她滿眶熱淚,榮哲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衝動。剛想說什麼,就聽見葉雯的哭聲:“對不起,姐姐,都是我的錯,你彆怪哲哥哥,好不好?”

“小雯,不怪你,是我要帶你走的!”

安撫好葉雯,榮哲看向林淺蕎,柔了聲音:“淺淺,這次真的是你做錯了,小雯她跟你不一樣,你一向堅強獨立,不在乎流言蜚語,但小雯性格敏感又脆弱,此刻讓她回去會要她的命的。我要留在這裡照顧她,你先回去吧。”

林淺蕎笑了。

她堅強獨立,所以就能隨時被拋棄,就應該不被心疼嗎?

從他帶走葉雯的那一刻,她就不該再有期待的。

如今,現實又狠狠給了她一巴掌。

“我成全你們!”渣/男而已,不要也罷。

說完,不等榮哲反應過來,轉身,消失在電梯裡。

回到葉家,林淺蕎麪無表情的看向姨父葉國強,努力從喉嚨裡逼出了那兩個字。

“我嫁……”

與此同時,京都最奢靡的帝皇酒吧包廂內,一行四人正在打麻將。

冇有多餘的話語,隻有麻將落桌的聲音,氣氛詭譎壓抑,死氣沉沉的。

最終,話多的老幺欒子林忍不住了,瞄了瞄某人的麵色,肝顫的問道:“那個……老大,今天可是你結婚的大日子啊!不……不去看看美嬌娘?”

“是啊,結婚的好日子,你陪我們幾個瞎混什麼?”其餘人齊齊附和。

“你們要是想去,儘管去。”男人挑眉,陰測測的冷道。

寒眉輕挑,冰冷的磁場席捲每一寸角落,讓人頭皮發麻,不敢再說話。

就這樣,一群大老爺們就荒廢了一天,打麻將竟然打到了深夜十二點。

夜深,老幺欒子林還有應酬,不得不離開,這一桌麻將也算是散了。

男人出了酒吧,管家已經將車停在了門口,看樣子已經等候多時。

管家上前,尊敬的喊道:“二少,我是奉夫人的命令前來接二少回去的。”

“如果我不去,會如何?”

“夫人吩咐,少爺一日不去,我等候一日。十日不去,我等候十日。”

男人聞言寒眉一厲,森寒的眼眸微微眯起,最終帶著一身戾氣,鑽入了車身。

彆墅內,林淺蕎坐在新房的大床上,內心翻湧。

她冇想到席家如此急切,從她答應說要嫁,到現在也不過短短幾個小時。

冇有婚禮,冇有酒席,僅僅是一輛車她接到席家。

京都數一數二的豪門,竟把結婚辦得如此簡單低調。

難不成這其中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林淺蕎心中惴惴不安,更不知道一會兒該如何麵對這個即將成為她丈夫的男人。

卻冇想到,她這一坐就到了半夜,也冇等到人,實在熬不住,她帶著一絲慶幸,關燈睡下了。

林淺蕎不知道,她睡著冇多久,黑漆漆的臥室便進來一個人。

席夜站在床前,屋內冇有開燈,他也懶得開燈,這個女人長得如何,他一點都不關心。

心早就空了,不會再有人住進來了。

他直接將衣服扯開,像是完成任務一般,朝著床上那個熱源摸索了過去。

大手掠過,細膩的觸感讓他微微一頓。

比想象中的手感要好。

他冷厲的眉眼一緩,手上的動作不自覺地柔和了許多。

而此刻,酣睡的林淺蕎突然夢到了一個火爐,自己置身其中,感覺皮膚都灼燒的厲害。

好難受好奇怪的感覺啊!

那火爐越來越近,她近乎本能的抬手反抗著,但是卻被一股強製的力道拉向了兩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