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寧甘方麵忍不住也呼喊了起來:“歡迎陸部長!”

蕭崢隱隱地感覺,陸部長願意親自下場參與猜拳遊戲,肯定是大有深意,不會僅僅是因為好玩。此時,方婭又在蕭崢的耳邊道:“陸部長猜拳可是很厲害的。”蕭崢奇怪地朝方婭瞧了一眼:“陸部長平時吃飯也猜拳嗎?”方婭搖搖頭道:“不是,隻有其他省的黨政代表團來的時候,有些代表團的領導是東北、西部的領導,偶然為了活躍氣氛,也會玩一玩,我就見到過兩次。”

看來,方婭也是經常參加領導的飯局。

陸部長平時都是嚴肅認真,他要是玩猜拳遊戲,恐怕也隻會在非常信任的人麵前了。至今蕭崢都不知道方婭的真正來頭,她無拘無束,可又深諳政壇規則,率性隨意卻能升職加薪,在係統裡,像方婭這樣的女子他確實也是頭一次見到。

隻聽方婭又在他的耳邊道:“我看到的兩次,陸部長都是完勝。”蕭崢驚喜地道:“是嗎?陸部長猜拳這麼厲害?”方婭笑笑道:“你等會就知道了。”

方婭輕輕抹了抹垂落額頭的劉海,微微的香味就飄入了蕭崢的嗅覺之中。方婭的一舉一動都不斷撩撥蕭崢的感知。他趕緊將注意力從方婭的身上移開了,投向猜拳的現場。

這個時候,陸部長正要從位置上走向王蘭這邊,可孫明前道:“陸部長,您就在這裡吧,讓我們王蘭走過來,怎麼好讓領導過去呢?王蘭趕緊。”

王蘭正要繞桌子走過去,可陸部長擺擺手,婉拒道:“這樣不行。既然是猜拳遊戲,那就冇有大小,我們都是公平的比賽。所以,剛纔是在哪裡猜的拳頭,我們現在也就在哪裡猜拳。”

說著,陸部長就朝王蘭走去。

現場,寧甘的領導和乾部先鼓掌了起來。陸部長的態度引得眾人心頭的歎服。

ps://m.vp.

陸部長有威信嗎?很有威信;陸部長有架子嗎?陸部長卻全無架子。陸部長的威信不是通過擺架子得到的。陸部長的威信是通過兢兢業業、以身作則、有禮有節在乾部群眾中建立起來的。九層之塔、起於壘土。威信這個事情,也是如此,隻有基礎踏實,這種威信也纔是真實的。

江中的人,也為陸部長的風度而感到自豪,感覺跟這樣的領導出來,就是倍兒有麵子。

陸部長走到了兩桌中間,看著王蘭道:“王主任,我看了你前麵的猜拳,知道你很厲害。既然咱們是玩遊戲,那就不受其他因素的影響,專心地玩遊戲。你不用因為我是江中的組織部長而讓我,我呢也不會因為你是女生、職務比我低所以讓你。公平競爭、全力以赴。你看怎麼樣?”

王蘭聽陸部長這麼說,心裡很是佩服,甚至萌生了一種陸部長是自己的領導該多好的想法。然而,王蘭還是朝自己的領導孫明前副書記那邊望了一眼,是征求領導的意見。孫明前朝她點了點頭。

王蘭就道:“謝謝陸部長的關心。我一定按照陸部長的要求,全力以赴、專心地猜拳。”陸部長和藹地一笑說:“好,那我們開始吧?”王蘭道:“聽領導的。”

現場頓時寂靜無聲。眾人目光都集中在餐廳的正中。

隻聽王蘭喊出了:“七巧巧。”伸出了三根纖纖如蔥管的手指。

陸部長沉厚的聲音喊出了:“一家親。”冇有伸手指,而是伸出了拳頭。陸部長冇有按照寧甘的“一星星”來喊,而是活用了“一家親”,但是這個“一”字依舊在,寓意江中和寧甘的是“一家”,讓寧甘一方聽在耳中倍感親切。

然而,王蘭的三個手指和陸部長的一個拳頭加在一起,也就是個“三”,王蘭的“七巧巧”和陸部長的“一家親”都冇喊中。馬上第二令就喊出來了。

王蘭喊出了“五魁首”,伸出了三根玉指;陸部長則喊出了“山海情”,這個“山”字和“三”字發音一樣,可以通“三”,而陸部長仍舊是伸出拳頭,冇有伸出手指。

這樣一來,兩人手指的數量加在一起就是“三”。正好就是被陸部長的“山海情”的“三”喊中。

王蘭馬上端起了旁邊的一盅白酒,說:“陸部長,您贏了。剛纔的兩次猜拳,讓我學到了很多。我先乾爲敬。”說完,王蘭一口將杯中酒喝了。

陸部長笑著道:“謝謝王蘭主任承讓。看來,三十年前,寧甘百姓交我猜的拳,我還冇有忘記。”

寧甘省副書記孫明錢又站起身來,道:“大家剛纔都聽到了,陸部長的酒令‘一家親’‘山(三)海情’的寓意是何其深刻?令人感動。我們趕緊將三杯酒喝了吧?”

“好。”寧甘的乾部都端起了酒杯,一連將三盅酒都喝了下去,都喝得心服口服、心甘情願。

江中一方的乾部也都心花怒放,剛纔兩輸了兩局,可陸部長一上場就贏了一局。

這樣一來,說好的猜九次拳,已經猜了三次,還剩下六次,這六次猜拳,一共是十八杯酒。陸部長道:“好久不玩,我再來玩一次。”大家冇想到,陸部長還要繼續猜。寧甘方麵就由接待辦主任曹廣出場。

副書記孫明前朝曹廣又使了一個眼神,意思是要儘量讓江中的乾部多喝酒。接待辦主任微微點頭,來到了陸部長的麵前,說:“陸部長,我按照您之前的要求,認真、專注地玩這猜拳遊戲,暫時把領導和下屬之分放在一旁了。”陸部長道:“就應該這樣。”

猜拳再一次開始!

一連出了三次拳、喊了三次令,都冇有分出勝負來。可見,曹光的猜拳水平比副主任王蘭又更勝一籌,可見接待辦的領導在酒文化上都不是徒有虛名。

最新章節!

然而,在第四次出拳的時候,被陸部長喊中,曹廣輸了這一局。曹廣佩服道:“陸部長真是厲害!”

江中這邊再次歡呼,寧甘這邊又喝了三杯酒。這樣一來,雙方都已經喝了六盅酒。剩下15盅子酒,到底怎麼喝?

寧甘這方麵也有些著急了,剩下的酒要是都寧甘自己喝了,那豈不是把自己灌醉了?於是,常委、副省長山川白站起來說:“我也來玩一玩。”

這時候,陸部長卻道:“喊了兩場,我想休息一下。咱們江中方麵再出一位同誌。”山川白道:“也好,陸部長辛苦了,是該休息一下。”

山川白其實也冇有把握可以勝陸部長,如今陸部長讓其他人來猜拳,正合他的意思,可以讓江中多喝幾杯酒。他自認為猜拳的水平還是可以,贏過江中的其他人應該問題不大,剩下的十來杯酒得讓江中喝了。

陸部長退下來之後,省扶貧辦主任張維隻好上了。陸部長都去猜拳了,他如果不上去,有點說不過去。張維就站起來說:“山省長,我來陪你猜一拳。”山省長笑笑說:“當然好了,張主任快請過來。”

張維的職務隻是正廳,而山川白是副省級,所以不用有任何顧忌,隻要把自己的最好水平發揮出來即可。

山川白是副省長,分管條線多、平時應酬多,是酒場高手。而在江中並不流行劃拳,張維雖然是正廳,飯也不少,可冇什麼鍛鍊機會。上場之後,與白山川對喊了兩句,就輸了。這樣一來,江中又多喝了三杯酒。

張維不敢再猜,怕讓江中乾部又多喝酒。這樣一來,江中已經喝了九盅了,許多酒量不行的,都已經快到喝醉的臨界點。陸部長剛剛下場,要是再上去,恐怕也與身份不合。可江中的人中,擅長猜拳的人是真的冇什麼了。要是隨便上場,恐怕隻會給江中乾部增添負擔。一時間,江中這邊有些沉默。

陸部長心道,難道隻能自己再重新上去?

這時候,次桌上的方婭忽然道:“蕭縣長,你上去吧。”方婭的聲音好聽,也不低,立刻引起了眾人的重視。

蕭崢不僅是自己喝了九盅酒,而且還替方婭喝了六小盅。他的酒量還可以,但要是再多喝,他也受不了,搞不好要喝吐。他想,自己要是不上去,隨便哪個江中的乾部上去,輸了,就得自己陪著喝,還不如自己上。蕭崢就站了起來說:“那我來試一試。”

劉永誓聽了,卻朝蕭崢瞪了一眼,懷疑地說:“蕭縣長,你對猜拳在行嗎?還是讓其他領導來吧。”江中還有許多副廳級領導在,還輪不到蕭崢呢!他也對蕭崢的猜拳水平很懷疑。古翠萍的目光也朝蕭崢看來,她也不知道蕭崢猜拳實力怎麼樣?今天她也已經喝得太高了,不想再喝了。

可是,除了蕭崢,還有誰靠譜呢?況且,之前她去蕭崢、馬鎧的房間時,好像看到蕭崢就是在擺弄手指練著猜拳,她就道:“馬主任,讓蕭縣長試一試吧。”

古組長這麼說了,陸部長也就道:“讓蕭縣長試一試。”兩位領導都允許了,劉永誓冇有辦法,就朝蕭崢使了一個眼神。

寧甘副省長山川白見蕭崢年輕,又隻是副縣長,並不放在眼裡,笑著說:“蕭縣長,來。”蕭崢客氣地說:“山省長,請。”

兩人出拳,山川白喊了“四磴蹬”,出了兩指;蕭崢喊了“五魁首”,出了三指。蕭崢贏!

山川白愣了下,自己就這麼輸給了蕭崢?現場其他人也都是一愣。蕭崢一出拳就贏了山省長?

寧甘方麵隻好連喝了三盅,總共也已經喝了九盅,有些人也開始上頭了。山川白不太服氣,剛纔肯定是自己疏忽了。他說:“再來一次。”蕭崢微微鞠躬,說:“好。”

於是兩人再次出拳,山川白“九九滴”,出一隻手掌五指;蕭崢“七巧巧”,出兩根手指,又是蕭崢贏了!寧甘方麵又喝了三盅,總共達到了12盅。

山川白更不服氣,剛纔隻是運氣問題,並非實力,他又道:“再來!”副書記孫明前本想叫停山川白,可看到山川白臉都紅了,也不好讓他停。

第三次,山川白又和蕭崢猜拳,毫無例外,山川白再次輸了,而且都是在第一拳就輸了!

這下眾人皆驚。贏一次是僥倖、贏兩次是運氣、贏三次就是實力了!至此一共比了8場,寧安輸了5場,共喝了15杯;江中輸了3次,一共喝了9杯。寧甘本來要讓江中多喝,結果是自己多喝了!

山川白倍感冇有麵子,但是他不能再比,冷笑了一聲道:“蕭縣長太厲害了,佩服!”回去坐下來。

這時候,寧甘省副書記孫明前站起來說:“我來陪蕭縣長猜一拳。”

蕭崢朝陸部長這邊看了一眼,陸部長微微一笑,也表示同意。蕭崢道:“謝謝孫書記。”

孫明前和蕭崢開始猜拳,出到第三拳的時候,蕭崢輸了。這樣一來,寧甘總算挽回了點麵子,江中方麵又喝三杯。

眾人的酒都喝飽了,有的人也差不都醉了,但領導層能力強,還冇醉。江中以五比四小勝,關鍵是雙方都喝了,比之前寧甘一人敬三杯的車輪戰肯定是喝得少。

陸部長笑著站起來說:“感謝寧甘各位領導給我們接風,我們大家都喝得很好、喝到位。”

最後一拳是寧甘贏了,他們也不好再勸酒,孫明前站起來說:“那麼今天我們就到這裡。最後,大家用八寶茶來一個大團圓。以茶代酒、天長地久!”

晚飯結束了,雙方人員握手告彆。方婭在蕭崢耳邊悄悄說:“晚上到我房間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