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蕭崢努力將自己的目光從安如意的臉上移開,再次環顧酒店內部:“冇想到你們的進度這麼快!在我看來,安海酒店無論硬體和服務,都已經很完美了。”

安如意微微搖頭道:“那是因為你對我們很寬容,可顧客會有各種細緻入微的要求,有時候想都想不到,可能一個很小的細節,就會讓顧客不滿意。所以,我們要儘量做到完美,就算冇有考慮到的,也要根據顧客的反饋馬上改進。”

蕭崢笑著點頭道:“你們這種服務態度,值得我們政府工作人員學習啊。要是我們在服務老百姓方麵,也能跟你們酒店一樣考慮周全、不斷改進,老百姓對政府的信任感和滿意度,也一定會大幅提升。”

安如意笑著道:“還是有些不一樣,我們是企業,顧客在我們這裡消費,就得服務好顧客,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嘛。”蕭崢道:“其實,道理是一樣的。政府也像一個大公司,老百姓交了稅收給國家,把治理權交給了領導乾部,這纔是最大的付出。要是我們冇有服務好,不能給老百姓提供安居樂業的生活,那纔是最大的失職。”

安如意微笑著瞧著蕭崢,她的右嘴角有一個小小的酒窩,美麗之中透著一絲調皮。她說:“蕭縣長,當領導的,要是都跟你一樣想,老百姓的日子就好過了,我們做企業的也更加方便了。”蕭崢道:“你們酒店經營中是不是也碰上政府服務不到位的情況?可以跟我說。”

安如意搖頭道:“鎮上、縣裡現在對我們都很關注,支援力度也很大,上山的柏油公路,也是鎮上花錢修的。最近,秦鎮長幾乎每週都會來。”蕭崢點頭:“這就好。”

“哎呦,安姑娘,你們酒店真是太好了!”忽然從旁邊響起一位婦女嘹亮的聲音。“是啊,那床真是舒服。”“還有淋浴房的水龍頭,水可真急,衝在身上嘎暇意的!”“早餐,那麼多東西,吃得我肚子都撐大了。”“我從來冇喝過咖啡,今天也喝上了,苦,不過加奶和糖之後就好喝多了。”其他有幾個女人也七嘴八舌地說道。聲音裡都是興奮。

蕭崢一看,這不是鄰居張嫂、李嫂、王嫂和潘家媳婦嗎?她們幾個竟然從裡麵走出來,一見到安如意,就湊上來了。

安如意朝她們笑著道:“各位大嬸,你們喜歡就好啊。”張嫂道:“謝謝你的消費券啊,讓我們也享受了一回五星級酒店的待遇。”潘家媳婦也說:“要不是你給我們消費券,靠我家的男人,也不知道這輩子能不能來這麼高檔的酒店住呢!”

安如意道:“那也不會的,咱們村子裡的日子會越來越好,以後要住個再高檔的酒店也不是難事。你們要是願意,可以到我們酒店裡來搞服務,雖然我們訓練嚴格,可你們應該也能很快上手的,每年我們給員工全家人都提供一次免費入住。以後,我們也會組織員工去我們海南的酒店休假旅遊。”

ps://vpkanshu

“真的嗎?”這幾個女人眼睛都亮了。安如意淺淺一笑說:“這個自然是真的,我怎麼能騙你們嘛?”“對對,安姑娘,不,安總這麼實誠的人,絕對不會騙我們的!”潘家媳婦笑道,“我先報名!”張嫂道:“我也報名!”李嫂也說:“我也報名。”

安如意笑笑說:“我知道了,我到時候讓我們酒店人力資源上聯絡各位大嬸!”眾村婦道:“好,太好了!”

蕭崢就在旁邊看著,臉上微笑,這時候才道:“張嫂、李嫂、王嫂,還有潘家姐,你們的人生要進入新階段了,不僅工資會提高,還會有養老保險,以後還能去海南旅遊!”

“吆,這不是蕭崢嘛?”張嫂這才認出了蕭崢。李嫂說:“張姐,你稱呼錯了。你可不能再叫蕭崢呢,得叫蕭縣長!”張嫂忙道:“哦,對對對,你看我,都冇改過來,是蕭縣長呢!”李嫂也湊近蕭崢的身邊道:“不好意思啊,蕭縣長,我們剛纔隻顧著跟安總說話,冇有注意到你啊。你西裝革履的,我們還以為是安總從海南來的男朋友呢!”

“是啊,是啊!”其他女人也跟著起鬨。

安如意之前都很是淡然,可這時候聽她們說蕭崢是她的男朋友,她的臉上莫名浮起了一抹害羞的粉紅,還悄悄地瞧了蕭崢一眼,似乎在探查蕭崢的表情。

蕭崢道:“各位大嫂,我是村上長大的人,彆人要叫我蕭縣長可以,但是你們可以直接叫我蕭崢,否則就是見外了。”張嫂、李嫂等人都高興地笑起來:“這敢情好啊。蕭榮榮和費青妹的福氣怎麼就能這麼好呢,生出這麼個好兒子!想想我家的兒子,哎,人比人氣死人啊!”“我家的不是嘛?福氣這種東西,是羨慕不來的!”

潘家媳婦道:“好了,好了,我們不打擾安總和蕭縣長了,走了走了。”眾人相互告彆,這幾個聒噪的中年村婦終於是離開了。

蕭崢笑著道:“安

最新章節!

“安總,你可真夠大方的呢!竟然給每戶人家都發了體驗券,有的人家還有兩三張!在我們整個縣,都找不到這樣的酒店啊。”

安如意道:“我這麼做,其實有三個考慮的:一方麵,我們是在村子的土地上建的酒店,其實是占用了村子的資源,現在酒店要開業了,是應該給村民們一些回饋的。請大家來住住、吃兩頓飯,雖然要花點錢,也是應該的。

其次,和村民的關係融洽,對我們酒店來說就是財富啊。若有了什麼事情,相信村裡也會幫助我們的。再說,我們這裡也需要大批的保潔人員,村裡的人力資源用得上。讓大家先來住住,體會一下,肯定會有一批村民想來我們這裡工作,這比我們從外地引入一批員工,成本要節省許多。她們住過我們的酒店,吃過我們的飯,以後來工作了,也知道我們的缺點在哪裡,做得不夠的地方是什麼,正好可以改進。

再次,他們肯定會幫助我們宣傳的。誰家冇有一兩個大城市的親戚呢,逢年過節隻要他們的親戚來住一天,這些親戚再幫助宣傳一番,什麼都回本了啊!”

蕭崢不由佩服:“原來安總的生意經這麼深呀。”安如意微微抬了抬下巴,有點小小的得意說:“要不然呢,怎麼會說,生意人不做虧本的生意呢?”蕭崢笑著道:“很佩服。”安如意道:“我佩服你纔對呢。現在鎮上、村上的乾部和百姓,都說蕭縣長好呢。我和我們酒店的管理人員都聽到過,他們說要是冇有你當初堅持帶領他們停礦,搞綠色生態產業,就不會有今天。”

蕭崢笑笑說:“這不是我一個人搞起來的。當初有縣裡的大力支援。”安如意道:“這個我自然知道,但是鎮上和村裡老百姓認你,也是很了不起的了。以前,我們做生意隻管賺錢,也跟官員打交道,但是大部分的官員給我的感覺都是高高在上,甚至有些還專門想辦法卡你的呢。到了安縣之後,我才發現這裡的地方官很不一樣,有你、管書記、秦鎮長這樣真心乾實事的領導。還有之前的肖書記、現在是肖市長了,也是這樣。我感覺你們都是乾大事的人。你們乾的事情,不是我們企業賺些錢那麼簡單,是另外一種價值。”

這種價值其實就是社會價值。企業是讓自己富起來,好的企業,還能給企業員工改善生活條件。可當領導乾部,是為官一任造福一方,讓當地的老百姓都要富起來。

蕭崢道:“其實,我們也有相通之處。要是安縣隻有我們這些領導乾部,冇有你們這樣的企業家來投資,要改善老百姓生活也是一句空話。所以,你們這樣的企業家是帶頭人、也是組織者。我們可歡迎你們了。”

聽到這話,安如意的笑顏更加動人,她說:“被你這麼一說,我好像也挺有價值的。”蕭崢道:“豈止是有價值,你是我們安縣的寶貝,是從海南請來的寶貝呢。”

寶貝兩字,蕭崢是隨口說出來的,可聽在安如意的耳中,卻彆有一番意思,她臉上微泛紅澤,說:“我們去包廂吧,今天你嚐嚐我們的菜,也幫我們包廂的裝修、設計提提建議哦?我們的經驗是來自於海南的海濱風,跟長三角這邊的風俗、習慣、口味等恐怕還是有些區彆的,可我們現在的客人主要是這裡的人呀,所以請蕭縣長不吝賜教啊。”

蕭崢道:“你太抬舉了,我這方麵是外行,不過等會宣傳部的宋部長到了,倒是可以讓她看看。”

這時,酒店的大型移動門開了,縣委宣傳部長宋佳、宣傳部辦公室主任周芷妍、杏靈鄉宣傳委員史代紅、宣傳乾事盧揚等人走了進來。

蕭崢說:“人來了。”安如意也朝門口望去,見中間那位女子,身穿藍色緞麵襯衫配紫色開叉裙、中分披肩長髮,給人的感覺,有些高級,又含著奔放。安如意問蕭崢:“中間的這位就是宋部長?”

蕭崢點頭道:“冇錯。是宋部長。我給你介紹一下。”安如意道:“好啊。”安如意的酒店還冇正式開張,對外接觸並不多,與宋佳是頭一次見。

蕭崢帶著安如意,往前走了過去。

宋佳等人看到了蕭崢,也加快了腳步過來,宋佳精神抖擻,大嘴巴露出標誌性的微笑,給人元氣滿滿的感覺。史代紅稍微拘謹一些,但也紅光滿麵,精神很是不錯。周芷妍依舊俏麗可愛,向蕭崢問好的時候眼睛也閃爍著光彩。還有旁邊的小夥子盧揚,蕭崢對他印象頗深,這次胸口還是掛著相機。

打完招呼,盧揚問宣傳委員史代紅:“史委員,那些照片,要不要給蕭縣長看?”

盧揚幾乎是跟史代紅耳語的,史代紅看到蕭崢和宋佳在說話,就說:“不著急。等一會吧。”

蕭崢耳力不錯,聽在耳中,想到之前宋佳說,史代紅有個事情要當麵彙報。這是什麼?跟剛纔盧揚這個小夥子說的照片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