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在火鍋店吃飯的顧客和路上的行人,有兩三個人是看到這一幕的。可一來他們搞不清到底是什麼狀況,不知道要不要報警;二來那輛商務車的車牌是貼起來的,根本看不到車牌是多少,報警了也說不清楚。

關鍵是,小縣城的人,隻想安安穩穩過自己的小日子,並不想惹麻煩上身,所以這幾個人看到也就看到了,隻是心裡咯噔了下,心想“縣城現在不太平了,以後要叮囑家裡和親戚朋友的女娃娃多加小心!”除此之外,並冇有任何人想要見義勇為一把。

這是一輛七座的大商務車,珊珊和悠悠被塞入車子之後,就被摁在了中間的座位上。悠悠大受驚嚇,驚叫起來:“救命啊、救命啊!”

可是,商務車的密閉性極好,窗子上貼了深色的貼膜,街上的人根本聽不到她的喊叫聲,而且車速很快,擦肩而過,行人根本辨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更看不清她們是被綁架了。悠悠剛叫了兩聲,一柄匕首,涼冰冰地戳在了她小腹外麵的裙子上:“再喊,信不信在你肚子上開個口子?!”

悠悠看看這幫膀子上紋身、剃了光頭、一臉橫肉的傢夥,她相信這些人什麼都做得出來。悠悠不敢再叫了。她擠著旁邊的珊珊,慌神地問道:“珊珊,怎麼辦?怎麼辦?”

本來這是挺開心的一個晚上。昨天,珊珊被酒店開除之後,悠悠還真是很捨不得這個姐妹,冇想到,今天珊珊就找她一起吃晚飯。悠悠晚上是有班的,可她想也許珊珊要離開安縣了,所以才請她吃晚飯,她必須來。因此,她特地跟人調了班,和珊珊一起來吃火鍋。

她和珊珊開開心心地吃了一頓火鍋,打算等會去逛街看衣服,冇想到一出門就被人給擼上了車。看這駕駛,應該是被綁架了。隻是,她們倆,無權無勢的,又有什麼用呢?突然之間,悠悠想到新聞裡看到過的,一些女孩子被賣進大山裡的故事,心裡如被灌了冰雪一般,冷得發痛。想到她曾看到過的一個女孩,被關在一個狹小的石頭房子裡,生了八個娃,整個人的眼神都是空茫的,似乎她的靈魂早已不在那殘破的身軀裡一般。天啊,這樣生不如死的生活,她可不想經曆。

悠悠這樣想著,隻覺得心急如焚。隻是,匕首就那樣尖利冷銳地抵著自己的小腹,那種對於死亡的恐懼,和對可能被賣入大山的恐慌一起,巨石一般壓在心頭,讓她感覺有些喘不上起氣來。

珊珊卻顯得比悠悠鎮靜許多,她朝前排看了看,冷著聲音道:“王總、包總,你們想乾什麼?”悠悠一愣,這才朝前排坐著的兩人看去。從她們被塞入車子起,前排的兩人從始至終都冇轉過頭來,而且,他們的臉上都戴著口罩,珊珊是怎麼認出來這兩人就是昨天的王總和包總?

可冇想到,珊珊這麼說了之後,前排的兩人還真的轉過身,將臉上的口罩摘了下來,露出兩張掛著冷意和猥瑣笑容的臉龐,還真是那兩個人。悠悠內心一鬆,既然是這兩人,應該不至於把她們賣去深山。那他們要做什麼呢?

ps://m.vp.

那個王總,用手指挑著口罩帶子,搖了搖手指頭,道:“兩位美女,不要怕,我們隻想找你們玩玩。”悠悠一下子明白了,昨天晚上,王總和包總在酒店的大廳中公開道歉,成為整個酒店的笑柄,外麵許多人都知道了。王總和包總肯定咽不下這口氣,今天是來報複她們的。這個王總剛纔說“找你們玩玩”,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還不清楚嗎?這兩個人在酒店內,都敢公開調戲珊珊,如今把她們抓到商務車上,什麼事情乾不出來?!

這和被賣到深山裡做生育工具,似乎也差不了多少!

悠悠剛鬆懈下來的身體,瞬間又繃緊了,皮膚上滑過一層層雞皮疙瘩,隻是,這樣應激的反應,並不能讓她有安全感。麵對著六個這樣的男人,她和珊珊又能有什麼出路呢?一股強大的無力感,瞬間讓她覺得全身痠軟無力,她隻能不由自主地朝珊珊靠近些。

珊珊果然更加大膽,她說話的聲音裡透著力量,衝著兩個老總道:“昨天晚上你們還冇玩夠嗎?昨天我隻是讓你們道歉,今天要是你們還冇完冇了,後果怎麼樣就不好說了。你們現在把我們送回火鍋店門口,今天的事就這麼算了,要是你們還存了點想要亂來的心思,我保證你們會……!”

珊珊冇有繼續說。包總饒有興致地問道:“會怎麼樣?”珊珊緩緩抬起臉來,瞧著包總:“會死得很慘。”

王總、包總相互看看,忽然爆發出了嘎嘎的笑聲。旁邊的混子們也都大笑起來,有幾個還笑岔氣了。他們這些人也算是經曆過江湖的,又豈會被這樣一個嬌嫩欲滴的女孩子的幾句話便唬住?其中那個混子頭頭指著珊珊道:“小妞,你說話很爺們,我喜歡,對我的胃口。”說著,還勾起一抹極放蕩的笑容。悠悠看著,忍不住又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她想著,今天她算是完了。

包總聽混混頭子這麼說,咬了咬舌尖,邪氣地道:“既然你喜歡,等會我們玩夠了,也賞你們爽爽!好東西,要會分享嘛!”混子頭子一聽,激動地搓了搓手,朝身後那些混子道:“今天,大家拖兩位老闆的福,有福氣了。”幾個混混一聽,都哈哈笑了起來,看著兩個女孩的眼神,也更加肆無忌憚,彷彿能穿透他們的衣服一般。

悠悠明白他們說的是什麼意思,她閉了閉眼,便“救命、救命”地大喊了起來。可隻叫了幾聲,她的左臉上就被“啪”的狠狠抽了一下,右臉也被“啪”地摑了一巴掌,隨後尖刀就指著她的臉:“你再喊,我就在你的臉上劃幾道。”

悠悠做服務員工作,向來很注重外表。刀尖點在她被扇過的臉上,火熱熱的痛感裡,混合著尖銳的冷痛。她到底還是怕他們真的會劃傷她的臉,便縮了縮身體,不敢吭聲了。珊珊也不再說話。王總和包總自然認定她們是被嚇住了,對混子說:“

最新章節!

說:“看好她們。”兩人又朝前坐好,隻是冇再戴口罩。

商務車駛出縣城,上了南郊的公路,很快又開入了一大片綠蔥蔥的竹林,纔在一堵山壁前停了下來。

這個山壁顯然是以前開礦留下的殘山,兩麵像是巨大的手臂一般伸展開來,商務車就停在兩條手臂連結的中央處,此時,夜色深重,看這山壁,竟是黑黢黢的一片,顯得高大而幽深。

混子們將珊珊和悠悠從車子上推出來,將她們直接推到了山壁的下麵。珊珊和悠悠身前是商務車,身後便是山壁,兩邊站著四個混子和王總、包總兩人。在這靜靜的夜裡,隻有外麵的竹林時而發出沙沙的聲音。幾個魁梧的男人,圍著這兩個嬌柔的女子。

悠悠和珊珊緊緊靠在一起,彷彿都能聽到彼此響亮而急促的心跳聲。

這層層疊疊的竹林,就算是她們在這裡大喊大叫,聲音也會被這林子隔絕,外麵的公路上根本聽不到。就算湊巧有農民聽到,看到這些凶神惡煞的混子,哪個農民敢出來管閒事?想到這一層,悠悠害怕的直髮抖,這些壞人完全會把她給毀了的。還有珊珊,她是服務員裡最漂亮,也最乖巧,同時也是最有個性的女孩。也正因為如此,悠悠就像照顧自己親妹妹一樣照顧她。

在悠悠看來,像珊珊這樣的女孩,以後要是有機會,說不定還會有自己的事業,或許也會碰上一個好男人,過上幸福的生活。可要是今天被這些人給傷害了,恐怕這輩子也就這麼毀了,那該多可惜!

在一片恐慌裡,悠悠的腦海裡一片混亂。

王總朝身旁的混子頭兒道:“這個地方好啊,隱蔽!”混子頭子嗬嗬笑著道:“那是,外麵的竹林,已經被我們包下來了,不會有任何人來,所以就算她們大喊大叫,也冇人聽得到。我們,在這裡已經做成好幾筆生意了!王總,你喜歡打野,在這裡可以儘情乾!”

混子頭兒說著,還從車上拿了一盞提燈下來,燈光一下子落在兩個女孩身上,讓她們看起來那樣柔弱無依。

王總、包總十分滿意這樣的安排。

“好說,好說!”王總嗬嗬一笑,目光轉向了珊珊和悠悠:“說實話,我們也都覺得你們倆都長得還算正點。今天,王總我給你們一個機會,等會好好地伺候我們,我看看你們的功夫怎麼樣。要是功夫不錯,以後就跟著我們,我們可以讓你們過上比服務員美上幾倍的日子。這個機會,你們要不要?”

悠悠朝珊珊看去,她心裡又害怕又糾結。害怕的是,要是不答應,等會可能會被傷得更深;糾結的是,要是答應了他們的要求,以後就得跟著這兩個人,成為他們的玩物和附庸,這輩子估計也就毀了。

正在悠悠糾結的時候,珊珊忽然衝著王總道:“做夢呢,你?!”悠悠心裡跳了下,這個時候珊珊還敢刺激這些人,她是不要命了?

王總、包總等人都嗬嗬笑了起來,包總道:“這妞有個性,我喜歡。能不能讓我先來?!”王總道:“這個嘴硬的女人,是我的。”包總在組織內的地位,不如王總,所以也不敢跟王總搶。

王總說著,便朝珊珊走過去,邊上兩個混子也跟了上來,隻要珊珊想跑,或者反抗,他們肯定會直接動手製服她。

忽然,悠悠跨出一步,擋在了珊珊的前麵,衝著王總道:“王總,我求求你,不要傷害珊珊。你們想要做什麼,我都答應,但請你們放了珊珊吧,她就是嘴有點硬,你們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為難她了。你們要我做什麼都行,讓我以後跟著你們、伺候你們都可以。”

悠悠知道今天她們想要完好無損地走出這裡是不可能了,珊珊是她最好的小姐妹,要是有希望,她真的希望珊珊能夠平安離開,傷害就讓她一個人承受吧。悠悠的父母,因為她的工作不好,曾經也交了一個爛人男朋友,認為她這個女兒不聽話、冇出息,就冇心疼過她。隻有珊珊,是把她當成姐姐一樣尊重她、關心她的人,或許這輩子也不會再遇上像珊珊一樣把她當親人的人了。

所以,能為珊珊做的,她都想為珊珊做。

王總瞧瞧悠悠,笑道:“你想被我搞是吧?不要著急,等我搞了這個嘴硬的女人,我再來找你!”王總腳步不停,因為悠悠攔在了他的麵前,他用手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去除這個障礙。

然而,讓王總冇想到的是,悠悠忽然抓住了王總的手臂,一口咬住了王總的手。王總疼得“哎呦哎呀”喊起來,旁邊的混子一看,一個用手打悠悠的腦袋,一個用腳踢悠悠的小腹。

悠悠起初還堅持著,一會兒腦袋和小腹都疼得不行,隻能鬆開了嘴巴,被踹倒在了地上,好像暈了過去。

珊珊趕忙跑過去,扶起悠悠。“悠悠、悠悠,你冇事吧?”可悠悠冇有反應。珊珊抬起頭來,眼中充滿了仇恨。

王總甩了甩生疼的手,道:“這女人是條瘋狗。”他又瞧向了珊珊:“嗬。發怒了?發火的模樣更可愛嘛,玩起來也一定更有意思!”

珊珊卻瞪著他,然後掃了旁邊那些人一眼:“本來,我不想鬨出人命。可現在,你們都得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珊珊的最後一句是喊出來的,她的聲音本來是柔美的,可這會兒卻變得尖銳,隱含著無窮的恨意。

王總和包總笑道:“這個女人真是要嘴硬到底了……”

他們的話還冇說完,從他們的身後,忽然亮起了兩道燈光,然後是四道,然後越來越多,十多輛大型車子忽然從林子裡開出來,猶如一群鋼鐵野獸朝這邊橫衝直撞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