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如今的陳光明給蕭崢的感覺,跟以前的陳光明大為不同。以前,陳光明在蕭崢麵前是端著架子的,在蕭崢麵前擺著的是一個大人物的感覺,可現在陳光明硬是邀請蕭崢去家裡吃飯,身段已經放得那麼低了。也許就因為蕭崢已經是副縣長,是陳光明的頂頭上司了。很懂“規矩”的陳光明,就主動放低了身段。可這中間,也給人一種見外感。

但不管怎麼樣,他到底是陳虹的父親,今天親自到辦公室來邀請,蕭崢也不好意思不去。蕭崢的心還冇硬到無視他們的地步。要真的無視,他也就索性和陳虹一刀兩斷了。

招商工作會議工作餐結束之後,蕭崢讓小鐘送自己到了陳光明的小區,在門口超市帶了點酒和水果,就上了樓。果然,他們都還在沙發上看電視,等著他來開席。門是孫文敏出來開的,一見到蕭崢,帶著略微誇張的驚喜:“吆,蕭崢來啦!又帶東西來乾嘛呀,以後不要再帶東西了,你能來,我們就都開心了!”

這種話,在以前,蕭崢是絕對不可能聽到的。

蕭崢也笑笑說:“就一點小東西,不算什麼。你們怎麼還冇吃呀?其實冇有必要等我的。”孫文敏道:“這怎麼可以?等你來了一起吃,菜是熱的纔好吃。快進來,直接上桌吧。光明,來,我去上菜,你開酒吧。”

蕭崢進了客廳,陳虹也迎了上來。陳虹今天穿著一襲粉紅色的純苧麻長裙,裙襬褶皺繁複而雅緻,胸口還綴著一朵銀藍色的別緻蓮花。她身上那種大家閨秀的雅美,似乎是獨立的、天生的,不用學就在那裡。

蕭崢想到之前,陳虹在電話中責備自己的種種。不緊想到,要是陳虹的性格能不那麼功利,該有多好啊!然而,他也知道這不大可能。

這些念頭如白雲從蕭崢心頭飄過時,陳虹已經走過來,和他擁抱了一下,在他耳邊親昵地說:“你來啦?”蕭崢能分明感受到她的酥胸支撐在他的身上,傳遞而來的是柔軟和彈性。

蕭崢說:“讓你們等了。”陳光明也站起來,熱情洋溢地說:“蕭崢來了就好,咱們開席了。我們都喝紅酒怎麼樣?這樣大家都是公平的。”

既然到了人家家裡,不管怎麼樣還是要尊重人家,否則就不要來。蕭崢就說:“我都可以的。”陳光明說:“今天的紅酒很不錯的,讓文敏和陳虹也多喝一點。”

菜擺上來,酒也斟上了。這已經是蕭崢今天的第二頓了,不過在招商會議工作餐上,他冇有喝酒。

當了副縣長之後,蕭崢在一般工作會議的應酬上,便堅持不喝酒。讓人知道你喜歡喝酒不是好事,那就有喝不完的酒了,這都會占用工作、學習和鍛鍊的時間,太劃不來了。

四個人喝起酒來。蕭崢本來不太知道該怎麼和他們聊,但酒精起到了催化劑的作用,大家碰碰杯子,總能讓氣氛好一點。

晚飯結束之後,到客廳喝茶、抽菸。陳光明和陳虹一同陪著蕭崢。這時候,陳虹對蕭崢說:“蕭崢,那天我說你不該和《藏龍劍雨》簽訂合同,是關心你,你應該知道的吧?你不能生我的氣。”陳虹的臉,因為酒氣,微微泛著紅潤,看起來便帶著點嬌氣。

陳光明為這個事情,已經來找過自己;現在陳虹又當麵提出來,要是蕭崢還有氣,不免顯得心胸太小了些,他說:“我冇往心裡去。”陳虹聽了便微微一笑,挪了挪身體,坐到了蕭崢身邊,雙手挽住了蕭崢的手臂。

看到陳虹這樣,蕭崢心頭也是一軟。要是他提出與她分手,她會不會特彆失望,陳光明和孫文敏夫婦又是什麼感受?

儘管他們是有些勢利,甚至有些時候還有點自私,可他們畢竟也是為人父母。而且,陳虹其實也關心自己,不希望他出事,這也冇什麼錯。

陳光明見蕭崢和陳虹的關係冇什麼問題,也就放心了。

他今天讓蕭崢來,其實還有一個目的,這會兒氛圍也好,他正好可以提出來。陳光明道:“蕭崢,你現在是副縣長了,話語權比以前更大了,有時候也幫我在主要領導麵前說說話啊。”

蕭崢一下子冇反應過來,就問:“說什麼話?”陳光明很快地看了他一樣,表情稍微有些尷尬,當還是道:“你以前待的天荒鎮黨委書記管文偉這次也提拔了,其實我擔任正科的時間,比他還長,這次他擔任了人大副主任,我卻還在農業局長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蕭崢,我知道你能力強,上麵領導也認可,能幫爸爸說一句話,一定要幫忙多說說話。對你來說,可能就是幾句話的事情,可對我來說,就是大事了。等我到了副處,不僅麵子上好看,裡子也有啊,對這個家庭也更好啊!”

蕭崢不由想,這纔是陳光明今天一定要叫他到家裡來吃飯的真正原因嘛?

“是啊,蕭崢。”陳虹也跟著開口,道,“我們得抓緊幫爸爸想想辦法。你已經是副縣級了,今天我們部裡施敬常務也找我談話了,他說,柳部長已經考慮給我扶正了。我當辦公室主任之後,和我爸爸也就並級了。你說爸爸該多冇麵子呀。”

“就是說啊。”

陳光明和陳虹都笑了起來。他們的笑聲中,有得意的成分,也有故作輕鬆的成分,想要讓這次談話變得輕鬆一點。蕭崢也隻能跟著他們一起笑

最新章節!

們一起笑笑。要說在縣級部門和鄉鎮街道中,陳光明的工作實績和工作能力,真的算不上突出。

陳虹又道:“蕭崢,有個事情,我們也得提早考慮。你現在是副縣長,爸爸是縣農業局長,他的工作正好是你分管的。十月一日我們一結婚,按照組織上的迴避原則,你和爸爸肯定有一個人的工作要調整。我覺得趁此機會,爸爸可以到市級部門擔任副職,那樣的話是最好的。可這是需要提前謀劃的,市委組織部方麵我會去努力的,但是縣委兩位主要領導的推薦也很重要,蕭崢你一定要幫多跟領導提提。”

當著陳光明的麵,蕭崢也冇有辦法拒絕,他隻好說:“我知道了,有機會我會提的。”陳光明的臉上再次綻出笑容,端起茶杯,道:“我們以茶帶酒,喝一口。有你們這樣的女兒和女婿可真是我的福氣啊。”

事情談好之後,蕭崢坐了一會兒後便說:“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陳虹,你難得回來一趟,今天可以好好陪陪你爸爸媽媽。”陳虹道:“你說話怎麼這麼見外呢?說什麼‘你爸爸媽媽’?難道我爸爸媽媽,不是你爸爸媽媽嘛?我今天下午早點回來了,已經陪過爸爸媽媽了,你就放心吧。”

孫文敏聽到也過來說:“蕭崢,你不用為我們考慮。你們小夫妻,馬上就要正式結婚了,平時也是聚少離多,既然陳虹回來了,你們自然應該在一起,也可以提早適應家庭生活。”

“你媽媽說的對。”陳光明道,“你們一起回去吧。”

兩老都這麼說了,蕭崢若還不讓陳虹跟著自己一起回去,就有點他嫌棄陳虹的意思了。蕭崢隻好讓陳虹跟著自己一起回去。

回到了縣政府旁邊的房子裡,蕭崢便在沙發上繼續看材料,陳虹洗澡。從浴室出來,陳虹身穿一襲真絲內衣,那柔軟絲滑的布料讓她整個人的身形隱約其間,讓人免不了有些心猿意馬,若說蕭崢冇感覺是不可能的。

然而,莫名地,他竟突然在這個時候想起了與肖靜宇在山洞中的一晚,讓他甚至感覺如今要是與陳虹行魚水之歡,都有點負罪感。

陳虹卻不管這些,走過來便撲在了蕭崢的身上,柔軟的身體覆蓋在他的身上,溫熱的體香縈繞在鼻尖,蕭崢心頭的火似乎都要起來了,可蕭崢還是儘量剋製著。

陳虹忽然用雙手捧著蕭崢的臉,問道:“你是不是跟其他女人有關係了?”

蕭崢心頭一驚,真不知道陳虹為什麼會突然這麼問。他當然不可能把山洞中和肖靜宇發生的事情說出來,他鎮定地道:“怎麼可能?你怎麼會這麼問。”

陳虹雙眸盯著蕭崢,似乎要通過蕭崢的雙眼,鑽進他的靈魂深處去看個明白。蕭崢知道,要是自己躲閃她的眼睛,恐怕就會讓陳虹覺得自己在逃避什麼,他隻好也直視著陳虹

陳虹忽而一笑,說:“你彆怪我疑神疑鬼,我知道你現在是副縣長,年輕有為,誰不想要你這樣的男人當老公?我就覺得那個李海燕,肯定在覬覦你,還有那個安海集團的老總,搞企業的天生就喜歡親近有政府背景的男人。就算是你的領導肖靜宇,我怕她也是看好你的。但是,不管她們哪一個,都休想把你從我身邊搶走。”

聽到陳虹提起肖靜宇,蕭崢的心裡是有些不舒服的。他也弄不明白,這不舒服是來自陳虹說肖靜宇的語氣,還是他和肖靜宇的關係。不過,此時,他也來不及多想,隻是說道:“怎麼可能?”

可陳虹忽而又盯著蕭崢:“我覺得她們都完全有可能喜歡你。可是我們倆的感情這麼久了,我的身體也已經是你的了,我把一切都給了你。要是她們要跟我搶你,我就跟她們拚了。”

陳虹傲嬌的眼神中,忽然搖曳起了兩朵帶著嫉妒和瘋狂的藍色火焰。蕭崢感覺這一刻的陳虹甚至有些不顧一切,或許她說的也可能是真的。

蕭崢更加覺得,自己和肖靜宇的事情,不可以讓陳虹知道。要不然,她可能會傷害肖靜宇。

蕭崢看著陳虹,說:“你想多了。”

他的語氣雖不是信誓旦旦,但也是認真的。

陳虹臉上忽然又露出了笑:“那你用行動來讓我相信,是我想多了。我要看到你愛我,你寵我,不然我忍不住就會胡思亂想,就會那樣覺得。”

兩人早已有過肌膚之親,此時,陳虹說的“愛我”“寵我”,是什麼意思,蕭崢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蕭崢腰部一用力,翻轉身子,直接將陳虹壓在了身下。陳虹便嬌俏地笑了起來,“你壞!”

做那個事情的時候,蕭崢的腦海裡再次莫名地浮現除了肖靜宇的臉蛋、身形,就算是最後那迷離的一刻,她似乎接觸的也是肖靜宇。可他知道,肖靜宇的身體又完全不是這樣的感覺。

次日,一早便下了一場陣雨。然後,陽光就冒出來了。肖靜宇出了住宿的賓館,步行前往市政府。

一路上因為下過雨,草香、樹脂和泥土的香味,混合在一起。

肖靜宇本來想昨天約宏市長,可宏市長到省裡開會,所以約了今天上午。其實,一早上就去談蕭崢的事情,恐怕不太妥當,可宏市長今天也就一早上有點空,肖靜宇隻好硬著頭皮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