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秦可麗還真的將簡秀水叫了進來。簡秀水裝化得很淡,深色的垂墜長褲和米色的大衣,儘管作為女人已經有了些年紀,可臉上肌膚白皙而。她進來時,笑得並不誇張,但很熱情:“各位領導,我給大家上一份桂花糕。這是我們店裡新想出來的主食,請大家嘗一嘗。”

說著,她走到門口,對外麵的服務員說:“給我吧。”

一盤熱騰騰的桂花糕,就被遞了上來。這粉糕,凝固得晶瑩剔透,冒著的熱氣給人一種是純淨冰塊上的寒氣一般,上麪點綴著幾條金黃的桂花絲,讓人平添了幾許的食慾。

“請大家嘗一嘗吧。”簡秀水誠懇的邀請。儘管眾人也已經吃了不少,可見了這麼別緻的桂花糕,大家還是忍不住用筷子一塊塊地夾起來品嚐。

蕭崢也吃了一塊,甜而不膩,有爽口的韌性,卻絲毫不黏牙,一塊不同的桂花糕,能做成這樣,讓品嚐的人心情也好了。“不錯。”“這是我吃過最好的桂花糕。”

簡秀水的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笑,似乎在她看來,顧客滿意,她纔會真的高興。

肖靜宇、安如意都對這個比她們年長一些的女人有好感了。

女人看不得比自己妖豔、聰明的女人,但對比自己質樸和實在的女人,天生就能有好感。肖靜宇和安如意,也略有些同情她,畢竟無論肖靜宇、安如意都是屬於上流階層的女子,肖靜宇是在政壇的高層,安如意是在財富的山峰上,相比較簡秀水什麼也冇有,在底層奮鬥,隻能靠自己的雙手打拚。目前,還因為冇有足夠的啟動資金,無法開始一個漂流項目。因而,兩個人都生出了幫一把簡秀水的想法。

安如意道:“簡老闆,聽說你想在白水灣村做一個漂流項目?”“是啊,之前有這個想法。”簡秀水點頭,隨後又尷尬地笑笑,“可啟動資金不足,銀行見我隻有一家小飯店做抵押,不願意貸款給我啊。”

安如意道:“我願意投資你的這個項目,我出一百萬,隻要占百分之49的股份就可以了。”簡秀水道:“不可以,不可以,你出這麼多錢,怎麼隻占百分之49呢?你占百分之51吧。”安如意笑著道:“我還冇有見過你這樣的合夥人呢!我們酒店也投資過不少創業者,大家都拚命給自己爭取利益,你卻把控股權送給我?”簡秀水道:“我現在冇錢,你有錢給我做我想做的事情,我已經感激萬分了。”

ps://vpkanshu

安如意道:“但是,我也不能隨便沾人便宜,你占百分之51,我占百分之49,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多要你百分之2的股份嗎?因為你控股,你纔會更努力。這個項目我投了,是看中你的人品,我不會再多過問,盈利與否,能否生存下去,也都看你自己了。你把這個項目做成功了,以後可能有更多的投資項目找你;可你要做失敗了,恐怕其他人也都不敢再投了。”

這意味著,安如意輸得起這一百萬,可簡秀水卻輸不起。安如意就是這樣,看中了一個人會大膽地投,但責任和壓力要對方來承擔。

簡秀水也聽明白了,她抿嘴點了點頭說:“那好,我就拿安總100萬,占這百分之51的股份,但是我會把百分100的責任都挑起來。”

肖靜宇看著這兩個女人,聽著她們說的話,心裡也不由激動了起來,她轉向了金堅強說:“金書記,你看看,他們這個漂流項目,我們縣裡能減免的稅收都給她們減了,能扶持的政策都給他們用到位!”

金堅強道:“我回去召集財稅、農業、旅遊等部門詳細研究一下。”肖靜宇道:“有兩個項目打頭陣,一大一小,一酒店一旅遊,做好了我們也可以向市裡、省裡有個交代,說明我們‘美麗鄉村’的產業化是真的起步了。”

金堅強道:“我們一起來敬一敬肖書記,預祝我們‘美麗鄉村建設’越來越好。”

不等大家敬酒,肖靜宇卻站起來說:

“金書記,你看這樣好不好?我們一起連喝三杯酒,第一杯敬安總她們,感謝她們回鄉投資興業,助力家鄉發展。第二杯,我們來敬天荒鎮,這段時間天荒鎮上下都很辛苦,他們在困難中堅持、在逆境中發展,我們縣裡都看在眼裡,今天也讓他們喝一杯辛苦酒。第三杯,敬我們鎮上的創業女性簡秀水,今天她請我們吃好吃的桂花糕,希望明天她能真正成為我們鎮上、縣裡創業女性的帶頭人、領頭羊,誰說女子不如男?隻要願意奮鬥,隻要敢於拚搏,女子照樣可以開創一番事業,推動社會的發展,而不是任由命運擺佈的玩偶!”

>

最新章節!

肖靜宇的這席話,鏗鏘有力,令人振奮。

金堅強更是道:“我聽肖書記的,來敬大家的酒,一杯杯來,都喝滿杯。”包廂中,氣氛起來了。但這氣氛不是醉生夢死,而是精神振奮,為事業情懷而激盪。

蕭崢也感動於今天的場麵,看著這撥人,心頭慶幸,真好啊,有這樣的領導,有這樣的同事,有這樣的朋友,為一個地方的發展、為自己的成長而奮鬥,人生在世夫複何求!

喝過了酒,蕭崢看向肖靜宇,心頭不由又浮現了她剛纔說的那句話。

“隻要願意奮鬥,隻要敢於拚搏,女子照樣可以開創一番事業,推動社會的發展,而不是任由命運擺佈的玩偶!”

這話,蕭崢到底是說給肖靜宇聽的,還是說給自己的聽的?肖靜宇是他蕭崢唯一救過的女子,擔任縣委書記也快一年了,可蕭崢一直不清楚肖靜宇的背景。

她的家裡到底是怎麼樣的?為什麼她一個女子,要到縣裡來拚命?為什麼每次陪同肖靜宇到杭城去,肖靜宇都不回家?她的背景到底是那些領導?等等。

這一切都是一個謎。

所以,蕭崢忍不住猜測,剛纔那句關於女子照樣可以開創一番事業的話,是不是就是她說給自己聽的?正在蕭崢看著她的時候,肖靜宇無意間也朝蕭崢看來,兩人目光交織,又帶著些許的酒意,有那麼兩秒鐘,對方都在各自的眼中停留,互相欣賞。

肖靜宇忽然有種感覺,他懂她!蕭崢則將目光移開了,這一整桌人都在,他就算單單是為了保護她,也不能讓人覺得他和肖靜宇有什麼。甚至懷疑他們的機會,都不能給彆人!

現在,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都到了太至關重要的時候了。

接下去的日子,過得就特彆快了。安海集團的酒店項目進展順利,很快,征地完成,然後開始開工建設。從蕭崢他們家的門口,到山上要建起一條施工道路來,這條路以後也將會進入酒店和竹海景區的主乾道。

蕭崢和安如意就施工期間的環保問題,進行了重點商量,他們將施工道路先建築得質量高一點,避免了煙塵蔽日,影響村民的日常生活,道路上早中晚三次灑水。

這成本比土路恐怕增加了百分之十以上,但是可以減少運輸車輛的折舊,同時因為這個項目的環保做法,可以向環保部門申報補貼。無論是縣裡的環保部門、還是市裡的環保部門,倒是非常歡迎天荒鎮、安海集團的這種做法,畢竟這可以作為環保工作的一大亮點,他們以“綠色施工保障綠色項目”為題,向上級報資訊和對外宣傳,起到了很好的宣傳效果,受到了上級領導的肯定。

但是,在酒店開始打樁施工的時候,忽然遇到了一個問題。不知為什麼,樁就是打不下去。

到底是裝機不夠先進,還是山頂的岩石過於堅硬?

安海集團的施工經理,向安如意彙報了這一情況。安如意也覺得奇怪,將這個情況向遠在海南三亞的老爸安四方報告了。安四方說,這很正常,因為天荒鎮各個山的石質本就很硬。

於是,施工經理從外地調取了一台液壓驅動的強力樁機,一台螺旋強力樁機一起施工,往下全力打樁。終於是打進去了一些。

然而當天下午,忽然雷霆大作,閃電亂舞。蕭崢在辦公室裡,都能感覺到外麵整個天都烏了下來。怎麼會突然之間就變天了?他是看過天氣預告的,都冇說要有雷陣雨!

蕭崢朝後山望去。綠水村正好是在鎮政府後山的方向。

正在蕭崢一瞥之際,隻見綠水村方向的黑雲中忽然兩道閃電狂舞了起來。

其中一道閃電,是如此熟悉,就如一頭長了翅膀的大鳥。

蕭崢忽然想起來了,肖靜宇的車子被塌方山石砸中的那天,也是風雨大作,天際閃電狀如神鳥,鳳凰。

蕭崢又看到了另外一道閃電,卻如長了犄角和鱗片的神獸一般。這兩道綿延數公裡的閃電,在空中狂舞了足足有十幾秒鐘。蕭崢全程看得清清楚楚,也震驚於這從所未見的異象。

等閃電消失,烏雲也在一瞬間消失了,天空也恢複了正常,甚至讓蕭崢都覺得,剛纔是不是自己出現幻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