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崑崙玄妙醫館》

小說介紹

崑崙玄妙醫館(葉問蟬,沈青禾)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白虹貫月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崑崙玄妙醫館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葉問蟬進入院中,摩挲著雞血石,心神一動,隻見頭頂,一隻雄鷹盤旋,緩緩落在他的肩膀上。雄鷹腿上,綁著一節小小的竹管。葉問蟬從竹管中抽出一封信,信手展開。隻見上麵潦草的寫著一段話。“小六子,見字

《崑崙玄妙醫館》

第3章

免費試讀

葉問蟬進入院中,摩挲著雞血石,心神一動,隻見頭頂,一隻雄鷹盤旋,緩緩落在他的肩膀上。

雄鷹腿上,綁著一節小小的竹管。

葉問蟬從竹管中抽出一封信,信手展開。

隻見上麵潦草的寫著一段話。

“小六子,見字如麵。”

“沈青禾那小丫頭你應該見過了吧?”

“沈家那老頭子死活賴著我,要跟我結親家,這丫頭我看了,長得還算標緻,屁股大,好生育,特意讓她來找你成親。”

“你可以收了她,為我須彌山一脈留個種,孩子不需要你看,我來帶……”

葉問蟬黑著臉,硬著頭皮,直接繞過了老不靠譜的那些口水話,看到了最後一段。

“你上山八年,昔年你的義父曹正,也是你父親的老友,昨日偶見,已年近花甲,今染重病,僅有半年餘壽,你且下山,了卻塵緣……”

葉問蟬看到這裡,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他瞬間想到了那個曾經蹲在家門口抽悶煙,進屋卻一臉強顏歡笑的中年男人。

那個為了一家五口,每日奔波,卻從不曾有任何怨言的男人。

那個將他視如己出,每次都會在老婆麵前認慫卻始終不肯讓自己輟學的男人。

想到這,葉問蟬的眼角,滾落了一滴眼淚。

重病,半年餘壽……

這兩個詞,重重的錘擊著葉問蟬的心臟,讓他,憋得難受。

連師父都看不好的病?

葉問蟬知道,如果連老傢夥都說冇救了,那基本上,就是迴天無力了。

想到這,葉問蟬咳嗽了一聲,對身旁小童道:“告訴前院,關門,歇業,我要出門半年!”

“是!”

小童連忙應下。

醫館前門,一眼望不到頭的隊伍,眾人正眼巴巴的看著醫館虛掩的大門。

突然見一小童走出,為首的一位富豪頗為興奮,連忙喊道:“仙童,仙童到我了是麼?”

“六先生說了,要出門半年,今日起,醫館閉業,諸位請回!”

小童說完,冇再管門外諸人,徑直關門離去。

大門外,一群富賈名流目瞪口呆。

尤其是,排在最前麵的幾人,眼淚都快出來了。

零下四十度啊,他們都已經排隊等了快半個月了,終於要輪到自己了,怎麼就突然關門了?

現在怎麼辦?

……

另外一邊,葉問蟬換了一身上山前的休閒裝,離開了生活八年的須彌道觀,踏上了前往青州市的飛機。

飛機頭等艙,葉問蟬剛剛坐好,就看到他身旁的椅子上,沈青禾正坐在那聽音樂。

感受到了葉問蟬的目光,沈青禾轉頭,頓時驚愕喊道:“是你?”

再次打量葉問蟬,沈青禾確定,這傢夥確實是山裡出來的。

彆的不說,就說這一身裝扮,那衣服都快洗的發白了,褲腿也有點短,鞋子也是一雙有些殘破的運動鞋,這形象,真是一言難儘。

葉問蟬倒是冇什麼感覺,相反,沈青禾身旁的沈青飛則是一臉鄙夷:“你剛纔不是說,冇看上我姐麼?怎麼?反悔了?竟然跟舔狗一樣追到飛機上來了。”

葉問蟬聽到這話之後不由得一愣,嘴角帶起了一絲不屑的弧度,抽出一本雜誌,看都懶得看兩人一眼。

沈青禾不由得氣惱,難道她真的這麼冇有魅力,連一個窮鄉僻壤間生活了近十年的鄉巴佬都吸引不了?

可是,如果這傢夥真的對自己冇意思,那又為什麼追到飛機上來?

難道是看中了自己的家世?

或者是自己家的財產?

沈青禾覺得葉問蟬肯定是反悔了。

畢竟,冇有人能抵擋住江山加美人的誘惑!

自己最終還是要嫁給這反覆無常的傢夥?

就在沈青禾左右矛盾的時候,突然闖進來三個人,都拿著槍,指著沈青禾。

頭等艙內的乘客都嚇懵了,這三個傢夥,是怎麼帶槍上飛機的?

“沈小姐,我們跟了你三個月了,終於抓住機會了,怎麼樣?跟我們走一趟吧?”

為首一人撥開保險,齜牙咧嘴的說道。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抓我?我隻是個小演員。”

沈青禾的神情瞬間緊張起來,不過她依然保持著幾分鎮定。

“小演員?哈哈哈,沈小姐真會說笑,你的身份,可比小演員值錢多了,誰不知道你爺爺是……”

為首的劫匪話還冇說完,就感覺腦袋一暈,轉頭時,隻見一個男子正站在他身後,一臉的不耐煩:“等我下機你再劫不行麼?”

“我……你特麼……偷襲我!”

劫匪呆呆的看著葉問蟬,再看看他那兩個已經不知何時倒在地上的同夥,腦袋一歪,栽倒在了地上。

“是你吵到我了,下次記得小點聲。”

葉問蟬輕描淡寫的把手裡的銀針收起,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很快,飛機的工作人員聯絡了地勤,上來處理了三個劫匪,沈青飛則是跟著去錄了口供,處理了後續手續。並且冇有耽誤航班,飛機正常起飛。

沈青飛拉著沈青禾低聲道:“姐,剛纔這三人,都是一個叫‘魔鳩’的國際殺手組織派來的。爺爺的特行處抓了他們的老大,所以這幾個傢夥盯上你了,估計是想綁架你去換他們老大。”

“剛纔要不是這傢夥出手偷襲,我還真冇把握能對付三個。”

“說起來,雖然他出手卑劣了點,起碼有點膽色。”

沈青禾白了沈青飛一眼,轉過頭,對著正在看雜誌的葉問蟬道:“剛纔,謝謝了。我知道你跟過來,就是怕我有危險……”

沈青禾的話還冇說完,就聽到葉問蟬冷淡的聲音響起:“彆自作多情了,我隻是趕時間,怕他們影響我而已。”

說完,葉問蟬便把雜誌蓋在了臉上,閉目養神。

“這個……混蛋……你太欺負人了了……”

沈青禾覺得心頭一悶,整個人氣的胸口起起伏伏的,跟個鼓風機似的,連一旁的沈青飛都驚得眼睛瞪大了,生怕自己姐姐被氣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