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聲咆哮,捱了打的狼型妖獸哪肯善罷甘休,縱身一躍,不但躲過了林羽的第二拳,還順勢在半空之中,直接向林羽俯衝而下,張開他那血盆大口,對著林羽的胳膊就咬了下去。

“好畜生!反應倒是很快!躲得過我的拳風,躲得過這一招嗎?”

林羽向後急撤一步,縱身而起,在半空之中完成了一個極高難度的淩空空翻,將自己跳起的高度又拉昇了一級,已經完全超過了狼型妖獸的高度。

“荒神踏!”

“嗷嗷!”

被林羽一腳踏中頂門的狼型妖獸狂吼了兩聲,“轟”的一聲砸在了地麵之上,直接將這片平整的土地砸出了一個深坑。

“嗚嗚......”

連續捱了林羽兩記重擊的狼型妖獸並冇有喪失戰鬥能力,反而發出了一陣陣的低吼之聲,又從深坑之中跳了出來。

這一次,狼型妖獸並冇有急著向林羽發起反擊,因為它已經領教過林羽的厲害,貿然出擊隻會被林羽打得更慘,莫不如先仔細觀察一番,找準機會再出手。

林羽也是冇有想到,這狼型妖獸的腦袋居然如此的堅硬,自己一拳下去冇有打疼他也就罷了,捱了自己的絕技荒神踏居然還能夠這麼快站起來,這讓林羽不得不感歎,妖獸的生命力確實比人頑強多了。

“那邊!那邊有動靜!快!”

“都跟過來!林羽那小子肯定就在前麵!”

就在林羽琢磨著要不要用母親留下來的短刀給這狼型妖獸來上一下子的時候,背後突然傳來了一陣陣的喊殺之聲,顯然是郭威的人追進後山禁地了。

“該死!郭威這老賊!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趕在這個時候來!”

此刻的林羽算是陷入到進退兩難的地步了,轉身去對付郭威的人吧,這狼型妖獸肯定不會乖乖等著自己,要是繼續跟這狼型妖獸死磕,那豈不是給了郭威的人一個天大的便宜?

思來想去,林羽決定賭上一把,三方混戰,總比自己腹背受敵要好吧?

打定主意之後,林羽伸出一隻手來,對著那狼型妖獸比劃了起來,似乎是在告訴狼型妖獸自己的同伴馬上就要來了。

雖然不知道這狼型妖獸能不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不過林羽現在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了,成不成的,隻能儘人事聽天命了。

“哈哈!好小子!果然躲進後山禁地了,可讓爺們好找啊!”

說話間,五六個震霄門的弟子圍攏了上來,為首的一個正是被郭威抽了巴掌的獨眼漢子。

這獨眼漢子叫做董奎,是震霄門的一名雜務長老,是震霄門之中最低級的管理層了,不過這董奎雖然在震霄門中的職位不高,但修為卻不低,已經是聚魂三重的修為,最主要的是,這董奎對郭威言聽計從,林羽的父親還在世的時候,他就已經是郭威身邊的一條狗了,所以林羽對他的印象還是比較深刻的。

看到追上來的人隻有董奎帶著幾名禦氣階段的弟子,林羽又多了幾分信心,畢竟現在以他禦氣七重的修為,想要對付郭威還為時尚早,不過拿這個董奎練練手,還是有些機會的,更何況,現在這後山禁地又不隻有他自己,還有這頭呲著牙的狼型妖獸呢。

“董長老!你看!那......那是......妖獸!”

聽到同行的弟子緊張的話都有些說不清楚了,董奎也發現了那頭站在林羽身側的狼型妖獸,此時已經和他們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

林羽看了看董奎,又看了看妖獸,冷笑道:“董奎,不是要拿我嗎?怎麼不動啊?莫不是害怕了吧?”

“哼!笑話!我董奎會害怕你一個廢物?”

“既然不怕,那你怎麼還傻站在這?有本事的,來拿小爺啊!”

“你!”

麵對著林羽的激將,董奎氣得滿臉通紅,可是他卻不敢貿然行動,在他的眼裡,對付林羽是小,惹了那隻妖獸率先進攻他們,那事可就大了......

看到董奎站在那裡,氣炸了肺,卻不敢有一絲的輕舉妄動,林羽便開口譏諷道:“想不到堂堂的董大長老也不過如此,在我林小爺的麵前,動都不敢動一下,也是個慫包蛋啊!”

被林羽這一激,董奎徹底忍不住了,整個震霄門上下,誰不知道他林羽是個修行無門的廢物啊,如今被一個廢物指著鼻子數落,他董奎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

“狂妄小兒!再敢胡言亂語,信不信董大爺現在就拔了你的舌頭!”

氣憤的董奎指著林羽破口大罵起來,然而他卻忽略了一個事情,那就是這裡除了他和林羽之外,還有一個第三方的勢力,而且這第三方的勢力還是一頭不懂人語的狼型妖獸。

之前林羽在激將董奎的時候,言語雖然犀利,但聲音卻並不大,也冇有肢體上的動作,而董奎在被激怒之後,不但對著林羽大吼,還伸出胳膊來對著林羽比比劃劃,這一下子就把站在一旁的狼型妖獸給**到了。

正如林羽所料想的那樣,狼型妖獸在受到了**之後,立刻發出了“嗚嗚”的低吼之聲,似乎已經到了忍耐的臨界點了。

“就是現在!”

林羽趁著董奎等人的注意力都被狼型妖獸吸引的這一瞬間,突然啟動,一個箭步躥向了董奎等人所在的位置,看樣子,十分像是想要去尋求董奎等人的“庇護”。

看到林羽一下子“躲”進了董奎等人的身後,那狼型妖獸的心中徹底認定了林羽等人都是一夥的了。

而林羽能夠“躲”到董奎等人的背後去,顯然是董奎這些人更有威脅一些。

再加上剛纔董奎那暴怒的樣子,狼型妖獸可分不清他是對誰,受了**的狼型妖獸大吼了一聲,奔著董奎就撲了過去。

先前因為大意,狼型妖獸可是捱了林羽重重的兩下,這一次它把受到的傷害全都記到了董奎等人的身上,一上來就全力以赴,絲毫不留手,那動作比之前還要快上三分。

董奎萬萬冇有想到林羽會來這麼一手禍水東引的手段,無奈之下隻能倉促應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