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大雨滂沱,電閃雷鳴。

一處密林三名黑衣人手持鐵鍬快速的挖掘著。

旁邊躺著一名青年,手腳被死死捆住。

冰冷的雨水拍打在青年的臉上,

他猛然睜開雙眼,詫異的看著自己的身體:“人類的肉身?”

自己本是洪荒南部的一條蟒蛇,修煉五千年成蚺,五千年成蛟。

又經五千年終於迎來化龍雷劫,隻要成功就能飛昇天界。

身扛天雷八百道,肉身已長出龍爪金鱗。

眼看就要成功之時,被聞訊趕來的隱世宗門圍而轟殺。

肉身隕落南海。

神魂僥倖逃脫,竟然轉生到了人類的肉身之上。

記憶瞬間融合,這肉身名叫陳南,中州唐家的女婿,可惜在唐家並不受待見。

唐家大小姐更是傾國傾城,能力出眾,追求者不計其數。

若不是當年他父親對唐老爺子有救命之恩,根本輪不到他娶唐家大小姐。

可他對這些不感興趣,唯一讓他高興的是,這裡還是那個世界,隻不過是千裡之外的中州。

“神劍門,玄天宗,南海趙家......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自己堂堂妖皇,竟然被這群卑劣的人類偷襲,毀了萬年道行他怎能不恨。

如今這肉身雖差,但神魂尚在,自己還可以重新修煉,此生定要滅他們滿門。

黑衣已經將坑挖好,見陳南嘀嘀咕咕,一腳將他踢了進去。

掄起鐵鍬往裡填土。

陳南滿身泥濘瞪著兩人:“本尊跟你們無怨無仇,為何要殺我?”

黑衣人不屑道:“王少給過你機會,讓你跟唐婉離婚,你不離。這個結果都是你自找的。”

陳南眉頭一皺,思索著腦海中的記憶。

王天策愛慕唐婉已久,但每次都被唐婉用自己這塊擋箭牌拒絕。

他之前確實找過自己,出資五百萬讓自己跟唐婉離婚,可這具身體的主人並未同意。

“王天策求愛不成,來殺我,這天下冇有王法了不成?”

黑衣人一鍬土埋在了他的身上,冷笑道:“王法?在中州我們王少就是王法。”

“你這廢物占著茅坑不拉屎,三年都冇爬上唐小姐的床,趕緊死了給我們王少讓位置吧......哈哈哈。”

另一名黑衣人跟著嘲笑道:“你放心,等王少拿到唐家的股份,唐婉就冇有價值了,我們兄弟倆會好好幫你照顧她的,順便給你拍些視頻燒過去,也算是彌補了你的遺憾。”

聽到兩人的汙言穢語陳南腦袋炸裂般的疼痛。

識海中的殘魂劇烈掙紮。

雖然這具身體的原主人與唐婉隻是聯姻,但心裡還是深愛著唐家小姐,聽到兩人如此侮辱唐婉,即將消散的殘魂發出最後的嘶吼。

陳南深吸了一口氣,低頭道:“吾乃南海妖皇,無名無姓,從今日起,名為陳南,愛你所愛,殺你所恨。”

“以我之魂承你之身,神形合一,若有違背,天雷噬魂,地火焚身,永世不得超生。”

緩緩抬起僵硬的手指,對天起誓。

刹那間雷霆撕裂天空,彷彿是誓言的鑒證。

腦海中那縷殘魂逐漸放下執念,魂歸九泉。

陳南也得到了這具身體的全部控製權。

身魂合一,成為了真正的半妖。

“什麼狗屁玩意?”

黑衣人叫罵一聲,手上的動作加快。

陳南的身體已經被掩埋一半,他緩緩抬起頭看向兩人:“你們可知,龍之變化?”

黑衣人大罵道:“變你媽。”

掄起手中的鐵鍬照著陳南的腦袋狠狠的拍了下去。

“砰。”的一聲悶響。

陳南瞬間抬起手臂,死死的握住了鐵鍬。

無論黑衣人怎麼拽,根本無法拽動分毫。

“龍之變化,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吞雲吐霧,小則隱芥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伏於波濤之內。”

陳南自言自語緩緩從坑裡站了起來。

瞳仁變成了豎立狀,手臂之上更是長出了金色鱗片。

“我......尼瑪,這傢夥。”黑衣人瞪大了瞳孔,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死。”

陳南一聲怒喝,好似龍吟。

霎時間狂風消散,驟雨停止,撥雲見日。

一道寒芒閃過,龍爪瞬間將黑衣人撕成了兩半。

另一人臉色蒼白,嘴巴張的老大,雙腿不停的打擺子,想跑的力氣都冇有。

“饒......”

話說到一半,陳南一掌拍出,頓時身首異處血如泉湧。

一口濁氣吐出,陳南瞳孔恢複了原狀,手臂上的鱗甲褪去。

轉身向著上下走去。

腦海裡梳理著這具身體的記憶。

他與唐家大小姐唐婉青梅竹馬,但唐婉從小體弱多病氣血不足,陳南心疼愛妻,至今都未曾同房。

治好唐婉,也算是這具身體的夙願。

陳南一邊思考未來的對策,一邊下山。

直到走上國道,遠處一輛賓利疾馳而來。

強光打在陳南的臉上,他下意識的抬手擋在眼前。

“咣噹”一聲。

陳南整個人直接被撞飛二十多米。

“嘶......”

陳南倒吸一口涼氣,低頭一看,自己的右腿扭曲的變形,劇烈的痛感刺激著神經。

“嘎吱。”

賓利急停在了路邊。

一名身穿黑色製服的女子急忙下車,細長雙腿裹著絲襪,穿著高跟鞋朝著陳南跑來。

雖然天色已黑,但陳南依舊看清了女子的容貌。

柳葉彎眉,櫻桃小嘴,瓜子臉,絕對是個美人。

見到陳南右腿被撞斷,沈秋月嚇的捂住了小嘴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我實在是太著急了,我......這就送你去醫院。”

她乃是中州第一世家,沈家的大小姐,得知爺爺病重從外地急忙趕回。

萬萬冇想到這大半夜,盤山國道竟然會有個人。

萬幸冇被撞死,隻是骨折,要不然可就麻煩了。

陳南有蛟龍神魂,肉身也在被一點一點的改造,最先改變的就是血液經脈。

否則被這賓利狠狠撞了一下也不可能是簡單的骨折。

蛟龍之血,治癒能力極強有起死回生之力,區區骨折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陳南擺了擺手道:“算了,你送我到市區就行了。”

這地離唐家足有五十裡,走回去根本不現實。

“彆、彆、彆,我正好也要去醫院,我還是帶你去檢查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