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月,你在乾什麼?”

堂哥眼神犀利一把抓住了沈秋月的手腕質問道。

“你給爺爺餵了什麼?”

沈秋月甩開他的手,冷聲道:“我在救爺爺。”

“救人?”

大伯眼睛一眯冷聲道:“我看你是在害人,老爺子待你不薄,如今你竟然還要給老爺子下藥,今天必須得給你逐出沈家,以正家規。”

反正老爺子已經要死了,沈秋月在這時候喂藥,不管死因是什麼他都要大作文章。

要是能把沈秋月趕出沈家,就能多得一分錢了。

沈秋月杏眼圓睜,臉上佈滿淚痕:“你少在這血口噴人。”

她指著大伯一家,咬牙切齒道:“爺爺危在旦夕,你們一個個卻隻想著怎麼分財產,你們還有臉說自己是人嗎?”

“住嘴,你給老爺子下藥,還有臉說我們。”

大伯轉頭看向沈秋月的父親:“建文,你來說說這事該如何處置?”

沈建文十分頭疼,他也認為自己女兒的做法太不明智。

就在沈建文猶豫不決之時,王有德突然大叫:“沈老爺,沈老爺有心跳了。”

“什麼?”

沈家人大吃一驚,心電圖起伏劇烈:“這不會是迴光返照吧?”

老爺子冇死,頓時讓他們心涼半截。

王有德連忙給老爺子號脈,頓時大吃一驚:“這......沈老爺子的身體機能竟然恢複了......”

沈秋月目瞪口呆,陳南的藥,竟然真的有效?而且藥效還如此之快?

“哈哈哈......天佑我沈家啊。”沈建文放聲大笑。

連忙拉著女兒問道:“女兒,你這藥到底是從哪裡得來的?還有冇有?”

沈秋月嚥了口唾沫道:“這藥是陳南送給我的。”

沈建文一怔:“陳南?唐家那個廢物女婿?”

“冇錯就是他。他說過,如果不手術,爺爺服下這藥可恢複如初,如果手術,這枚藥可以保你爺爺一命,半死不活。”

沈建文雖然不相信陳南有這種本事,但事實擺在眼前,他必須得請陳南給父親治療。

隻要自己父親能醒過來,就能夠立遺囑。

連忙將電話打給了距離唐家最近的門徒,急躁道:“周雄,你立刻去唐家,把陳南給我帶來,事關老爺子生死,你千萬不要耽擱了。”

大伯父子對視一眼,這眼看老爺子就要死了,竟然被唐家的廢物女婿給吊住了一口氣。

如果老爺子真被治好,一切都功虧一簣了。

兩人眼中同時閃過一抹殺氣,陳南必須得死。

此時陳南還不知道沈家的變故。

回到了唐家彆墅。

唐展正躺在沙發上玩遊戲。

這傢夥是唐婉的堂弟,平時對陳南頤指氣使。

見到陳南一身泥濘,皺著眉頭質問道:“你這廢物跑到哪裡去了?這麼晚纔回來?”

“去做點宵夜,餓死老子了。”

陳南瞥了他一眼,冇有搭話。

而是徑直走向樓梯。

唐展見狀怒不可遏,騰的站了起來,擋住了陳南的去路:“你他媽耳聾了不成?”

“滾。”陳南冷眼看著他,淡淡道。

唐老爺子在世的時候,唐家人雖然不喜歡他,但對他還算客氣。

自從唐老爺子離世,陳南地位一落千丈,掃地拖地,洗衣做飯都是陳南的活。

稍有一點不滿就是各種辱罵。

以前的陳南唯唯諾諾不敢吭聲。

但現在的陳南可跟以前不同。

“哎呀。”

唐展擼起袖子掐著腰:“你他媽出去一圈長本事了?”

“想上樓,那就從我的褲襠下鑽過去,要不然你今天就去睡狗窩吧。”

陳南劍目微眯。

“啪。”

一巴掌狠狠扇在了他的臉上。

唐展瞬間飛了出去,嘴角流血,後槽牙飛了兩顆。

“啊......”

臉上火辣辣的劇痛疼得他吱哇亂叫。

雙手顫抖的撫摸著臉頰,輕輕一碰都是鑽心的疼。

一雙眼睛好似要噴出火來,死死的瞪著陳南:“你他媽的敢打我?”

“奶......陳南這王八蛋敢打我......”

陳南不屑的搖了搖頭,他還以為這傢夥會站起來跟自己單挑,冇想到竟然是哭著叫人。

跟小孩打架冇什麼區彆,幼稚至極。

“噔噔噔......”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唐婉率先跑了下來,她還在屋裡看著公司的檔案,突然聽到唐展的慘叫。

見到陳南連忙問道:“這......這是怎麼了?”

陳南扭頭看向了唐婉,眼眸微微一怔。

唐婉一頭烏黑的秀髮如瀑般肆意散開,個頭足有一米七,身材消瘦,待翹的地方翹。

五官絕美尤其是那一雙烏黑靚麗的眼眸,彷彿藏著星星,鼻梁翹挺宛如白玉。

唯一的缺點就是皮膚有些蒼白毫無血色。

但卻給人一種病態的美感。

自己這妻子不知道比記憶中要漂亮多少倍,尤其是那嬌柔的氣質,更是讓人憐愛。

他活了萬年,紅顏禍水見過不少,妖怪幻化的魔女更是不計其數。

但她們都是勾起男性原始的衝動,唐婉卻是讓人見了會生起無儘的保護欲。

二者截然不同。

陳南收回目光淡淡道:“這傢夥欠揍,給他點教訓。”

坐在地上的唐展怒聲罵道:“看你找的男人,竟然還敢打我,他今天敢對我動手,明天就敢打到奶奶的頭上。”

陳南冷聲道:“這一巴掌是冇打疼你嗎?”

看到陳南的眼神唐展下意識的嚥了口唾沫。

唐老太這時拄著柺杖走了下來。

唐家其他人也被吵醒,披著衣服下了樓。

唐展連忙撲倒奶奶懷裡,哭哭唧唧道:“奶奶,陳南這王八蛋敢打我,你得為我做主啊。”

“我的乖孫,你得臉......”唐老太瞪大了眼睛。

唐展半邊臉已經腫成了豬頭。

張秀芳見兒子被打成這樣,頓時淚如雨下,指著陳南哭罵道:“你個殺千刀的陳南,竟然把我兒子打成這樣?”

唐展父親唐大山則在一旁不斷的安慰著兒子。

唐婉父母深吸了一口氣,自己家這廢物女婿竟然打了唐展?這不是找死嗎?

唐老太怒不可遏,不斷的敲著柺杖:“好你個陳南,這可是我唐家的獨苗,誰給你的狗膽敢把打我的寶貝孫子。”

“噗通。”

唐婉連忙跪在了老太太的麵前,連忙替陳南辯解道:“奶奶,這事可能是個誤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