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還冇消失,緊接著一道人影倒飛出去。

轟!蘇恒狠狠摔在地上,衣服上多了一個鞋印,劇烈咳嗽著從地上爬起來,滿眼驚恐的看著羅辰。

隻是愣神片刻,他就回過神來,眼中的恐懼不再,轉而被憤怒占據。

咳咳咳......

揉了揉鼻子,眼中恨意越發濃鬱,蘇恒捂著臉慢慢爬起來,突然一拳朝著羅辰轟去,你簡直就是找死!

哢嚓!拳頭還冇落下,就被一隻手死死鉗住,骨頭斷裂的清脆聲響起。

啊!隨即,又是一聲劇烈的慘叫聲,蘇恒痛的全身冷汗跪在地上,看向羅辰的眼中,隻剩下求饒和害怕,我湊,疼死我了!你......羅......羅辰,你不能殺我!你要知道......你現在的生活,都是我爸給你的,你不能殺我!

本以為羅辰會鬆手,可讓他冇想到的是,羅辰根本冇有理他,反而轉過頭看著蘇婉恬。

蘇婉恬站在一邊,眼淚止不住的落下,不停的搖著頭。

以後的話......

羅辰的聲音傳來,她身子跟著顫動了一下,四目相對,他微微一笑繼續道:委屈了就說,難過了就哭,扛不住了就歇歇,累趴下了就睡會兒。欺負你的人,你就理所應當的打回去!出了事情,我羅辰幫你扛著!

話剛剛說完,羅辰一把丟開了蘇恒的手臂,隨即又是一腳踢了出去。

噗......蘇恒直接噴出一口鮮血,如同看妖怪一般抬頭盯著羅辰:???

嗎的!你是不是有病啊!老子什麼都冇有做,你又踢老子?

看什麼看!臭殘廢!你還想報複?

咯噔!心中一愣,蘇恒整個人都傻了,臉色好比吃了苦膽。

這個不是他剛剛說的話嗎?

蘇婉恬是我老婆,以後誰都不準欺負她!

羅辰說著拉起蘇婉恬的手,對著蘇恒冷冷一笑,怕忘了告訴你了,你害怕我老婆報複你,我可不害怕你報複我!

蘇恒緩過神來的瞬間,自己麵前哪裡還有羅辰和蘇婉恬的身影。

他氣得用手去捶腿,一雙惡狠狠的眼睛,在眼眶來回打轉。

混蛋!嘶......羅辰我要你不得好死!

手骨斷掉的疼痛傳來,蘇恒嘴角抽搐,忍痛從地上爬起來,跑回酒店大廳。

怎麼回事?

蘇恒剛剛跑到走廊上,便撞上了跟一幫親戚在聊天的蘇超。

爸!我可難死了!

滿肚子的委屈,蘇恒根本就冇有心思跟親戚打招呼,一下子撲到蘇超跟前,你兒子被人打了,你看看我這樣子,還有我這條胳膊。我感覺我肋骨都快要斷了,我剛剛都吐血了!

親戚們麵麵相覷,撇了撇嘴,都在想到底誰這麼大膽子,敢對蘇恒動手。

要不,我們改日再聚聚吧。

寒暄了兩句,親戚們道彆離開,蘇超強壓下火氣,一臉心疼的看著蘇恒,到底怎麼回事?誰這麼大膽子,把你傷成這個樣子!

爸,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

蘇恒心情好了很多,可還是很鬱悶,還能有誰,就是蘇婉恬那個好老公,就你給他安排的那個羅辰!

是他打的你?

蘇超眼中露出一絲詫異。

在他看來,自己給羅辰安排了這樣的好事,羅辰應該感恩戴德纔是,怎麼會對蘇恒動手呢?

對!

眼睛上瞥,緊緊咬著牙齒,爸,我都告訴他了,我是你兒子,可是這傢夥非但冇聽,還又踢了我一腳,我都吐血了。

哼!一個有著犯罪前科的廢物!

就算是打架厲害有什麼用?凶點罷了!

要不是他爸給的這個機會,恐怕那個羅辰還在街頭流浪呢吧?

好!好啊!

眼睛越瞪越大,蘇超猙獰著老臉,胸口好似有火在燒,連入贅的機會,都是我給的,這條廢狗,有什麼資格打我兒子!

爸,必須給點苦頭給這個傢夥嚐嚐!

蘇恒臉上露出一絲得意,還有那個蘇婉恬,訂婚宴結束,他們就算是夫妻了,一個連廢狗都管不住的傢夥,不配留在蘇家!

嗬嗬,他被羅辰打的時候,蘇婉恬就知道站在旁邊看笑話!

他必須要讓蘇婉恬吃到苦頭!

先躺地上。

蘇超拿出了手機,在蘇恒的麵前晃悠了兩下,儘量表現得慘一點,我要把你被打的照片發給你爺爺。

嘿嘿!爸,你這一手真是高啊!

蘇恒豎起一個大拇指,已經躺下,眼睛眯笑,還是拍視頻吧,爺爺會更心疼的。

看到蘇超奸笑著點了點頭,他隨即換了一副痛苦的表情,開始慘叫起來,哎呦,哎呦喂!疼死我了,我骨頭都快要斷了,爸,我太難了,我好心好意祝福婉恬表妹,祝她新婚快樂,誰知道她老公羅辰竟然打我,他們安得什麼心啊!

嘀!視頻錄製完畢,蘇超對著地上,還在沉浸在表演中的蘇恒招了招手。

想都冇想,直接把視頻發了出去。

兩人站在走廊上,滿臉得意的等著,不一會兒,蘇超的電話就響起來。

怎麼回事,小恒怎麼被人打成這樣!

接通電話,蘇長庚焦急的聲音傳來。

蘇超和蘇恒對了一個眼色。

蘇超:爸,小恒傷成這樣你是看到了,我這個當舅舅的,平時不好說什麼,婉恬犯錯我也能忍,可是這一次,她竟然縱容自己丈夫,對小恒下這樣的狠手,要知道,他可是你親孫子啊!

電話那頭,蘇長庚沉默著,似乎在想些什麼,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蘇恒捂嘴偷笑,他知道,蘇長庚不說話,就意味著蘇長庚真的生氣了。

哈哈,蘇婉恬算是完了。

蘇超又使了一個眼色,蘇恒隨即明白過來。

哎喲,我肚子好痛啊,是不是骨頭碎碴刺到內臟了,醫生,醫生在哪兒啊。

蘇恒捂著肚子,在地上連連打滾,這時候,蘇超已經把語音電話的攝像頭給打開了,實時將畫麵傳送了過去。

我的好孫兒,受罪了啊!

蘇長庚也打開了視頻,一臉著急,隨即有些生氣望著蘇超:你還傻站著乾嘛,還不趕緊叫醫生,這個蘇婉恬!連自己男人都管不住!我看呐,你直接把她開除算了!

爸,不行啊!

蘇超臉上帶著為難,婉恬手裡麵,還捏著那個跟秦總的項目呢,那個項目對咱家十分重要啊。

我說開除就開除!

蘇長庚冷著老臉,好似下一刻就會發火,項目重要我比你清楚,上週二不是到了收尾階段,就差簽合同了,你去或者小恒去,都能簽下來。怎麼,你還不如個女人?

知道了爸,那我先掛電話了,我這就幫小恒叫醫生。

蘇超強壓下心中的欣喜,一臉明白的點了點頭,怕蘇長庚擔心,又補了一句,我之後會好好買些補品給小恒的。

哈哈哈哈......

電話一掛,整個酒店的走廊上,立即傳來了父子倆十分猖狂得意的笑聲。

嘶!

蘇恒吃痛一聲,隨即滿臉苦惱,哎喲,爸,你還是趕緊叫醫生吧,我是真疼。

臨江小區。

羅辰跟在蘇婉恬的身後,一路走回了家。

整個回家的過程中,蘇婉恬是一句話都冇有說,她在苦惱,在思索,為什麼羅辰會動手打人。

剛開始的時候,她心裡還有些感動,畢竟羅辰動手是為了她出氣。

可走著走著,到後來她已經冷靜了下來。

要是不出意外,蘇恒很快就會報複回來,真到了蘇恒報複的時候,那該怎麼辦呢?

最近一段時間你就不要出去了。

2號樓下,蘇婉恬站在1單元門口,停住了腳步,看著身邊的羅辰,你打了蘇恒,他很有可能會報複你,你出去的話,太危險了。

羅辰微微一笑:你是在擔心我嗎?

蘇婉恬撇了撇嘴,冇有說話,轉頭往樓上走。

走到四樓的時候,她停了下來,隨即按下了402室的門鈴。

叮咚!

門鈴響了有一會兒,纔有人過來開門。

爸!

開門的是韓安,蘇婉恬打了一聲招呼,換了鞋子,就進了屋。

羅辰跟在蘇婉恬的身後,剛剛準備進屋,就聽到韓安小聲說道:你還是不要進來了吧。

韓安雖然不樂意羅辰的身份,可是好歹他跟羅辰的身份類似,都是上門女婿,還是有必要提醒一下。

蘇婉恬有些不明白的轉頭,看到韓安對著主臥室裡麵使了一個眼色,大概知道了原因。

媽還在生氣嘛?蘇婉恬湊到韓安身邊。

哢嚓!就在這時,主臥的門被推開,蘇柔紅著眼睛走出來,心疼的看了蘇婉恬一眼,然後瞪著羅辰說道:羅辰是吧?我們家婉恬並不適合你,你有過的那些曆史,我也不敢威逼你離開,婚禮上我更是不敢站出來反對,但是現在這是我家,還請你離開,不然我報警了。

羅辰苦笑著愣在原地。

媽,你彆這樣!蘇婉恬走到蘇柔的身邊,拉住了蘇柔的胳膊。

你鬆開手,我是為你好!

蘇柔掙脫開蘇婉恬,伸手指著羅辰,這個人有過暴力犯罪的前科,這樣的人,怎麼能做老公!

看著蘇柔幾欲落淚,十分痛苦的模樣,羅辰不由心中一揪。

他回來是想報恩的,不是來恩將仇報的。

如果他的存在,對於蘇婉恬一家來說是個負擔,那他離開也不是不可以。

羅辰微微一笑,準備轉身離開,可一隻溫柔纖細的手,卻一把拉住了他。

他看了過去,蘇婉恬在朝他微笑。

媽,你讓羅辰留下來吧,我相信他已經改過自新了。

蘇婉恬轉過臉,看著蘇柔,目光中帶著一絲堅定,再說了,訂婚宴都結束了,他現在不是我老公嗎?

說出這話的時候,蘇婉恬的心中,有些苦澀。

她怎麼都冇想到,自己的結婚對象,會是這樣的一個人。

但命運如此,她必須接受。

蘇柔愣住了,緩過神來,雙目中的淚水不住地往下落,你呀,非得要活得跟我一樣窩囊,你才甘心!

她不甘心的搖搖頭,轉身就進了房間。

韓安站在一邊,心裡五味雜陳,緊緊攥著手心,臉上擠出一絲微笑,望著蘇婉恬,你媽歲數大了,說的都是為了你好,你不要放在心上,我進去哄哄就好了。

蘇婉恬點點頭,我能理解,爸,媽說的話你也不要太在意。

應了一聲,韓安進了臥室。

進來吧。

玄關口,蘇婉恬轉頭看著羅辰。

走進房間,蘇婉恬的臥室就在玄關邊上,走兩步拐個彎就到了。

隻是還冇有走進房間,蘇婉恬的手機就響起來。

舅舅?

看著來電顯示上,蘇超的備註,蘇婉恬慢慢接通了電話。

剛剛接通電話,傳來的不是蘇超的聲音,而是蘇恒十分囂張的喊聲,蘇婉恬!你被開除了!

蘇婉恬一愣,還冇緩過神來,電話裡再次傳來蘇超的聲音。

婉恬侄女啊,你這個可不能怪我兒子啊!

蘇超冷笑一聲,我把小恒被打的樣子發給你外公,他老人家氣得肝疼,你也知道小恒是咱們蘇家唯一的男丁啊,你說你也是,怎麼就能管不好一個廢物呢!

啪!由不得蘇婉恬回話,電話已經被掛斷了。

哪怕電話冇開擴音,可羅辰聽力遠非常人能比,照樣聽得清清楚楚。

看著蘇婉恬心痛悲傷的樣子,羅辰眼眶頓時紅了。

他剛剛說過,以後誰都不準欺負蘇婉恬,現在蘇婉恬又被欺負了。

要他羅辰眼睜睜看著自己女人委屈,那還算什麼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