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來找你還錢!”

此話一出,周邊所有人頓時一愣,接著紛紛露出了詫異的神色。

找侯爺要債?

這傢夥是瘋了嗎?

還是腦袋短路了?

到底是誰給他的勇氣,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找侯爺要錢?

眾人臉上滿是看戲的神態,似乎已經料定蕭青帝的結局。

侯爺聽聞蕭青帝的話,先是一愣,隨後不怒反笑道:“還錢?我好像,冇欠誰的錢!”

眼看侯爺不承認,蕭青帝繼續開口道:“燕城唐家,在你這裡有三千萬欠款,我今天就是為此而來。”

“欠款?唐家?”

侯爺聞言,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深:“看來,唐家是好日子過多了,竟然敢明目張膽地找上門來?”

說到這裡,侯爺看了蕭青帝一眼,饒有興致地說道:“還有,唐家是冇人了嗎?叫你來收債,難道說,唐家人是想讓你死在這裡?”

說著,他臉上的表情微微一變,雙眸中頓時爆發出一絲殺氣。

“侯爺,他是唐家的上門女婿,唐雪的老公蕭青帝。”林浩忽然出聲提醒道。

侯爺聽到對方的身份,雙眸中的殺氣緩緩消失,隨後臉上再次湧出一絲微笑:“一直聽說燕城的大美人唐雪,嫁給了一個窩囊廢,冇想到就是你啊!”

侯爺的聲音不大,但是落入了大堂所有人耳中。

站在周圍的眾人聽到蕭青帝的身份,紛紛嘲笑起來。

“唐大美女的窩囊廢老公竟然是他?看著人模狗樣,還以為是什麼大家族的人呢,冇想到是個上門女婿!”

“對啊,看他一拳打飛浩哥,以為是王者,冇想到是青銅?”

“我還聽說唐雪結婚這麼久,依舊還是個處!”

“不會吧!結婚這麼久,還冇發生那種事?這麼窩囊?”

......

周圍嘲笑聲四起,但蕭青帝卻置若罔聞,隻是看著侯爺臉色微沉,緩緩開口道:“怎麼?堂堂侯爺難道還想賴賬?”

“賴賬?”

侯爺輕輕地搖了搖頭,道:“這點錢,我候某人還不放在眼裡,事情如何我自會查清楚。但,今日,你打傷我的人,得給我一個說法吧!”

“什麼說法?”

蕭青帝漫不經心道。

“留下一條腿!”

侯爺的聲音陡然變得淩厲起來。

敢在他的地盤鬨事,怎能讓他站著走出去?

“是嗎?”

蕭青帝雙目一凝,眸中緩緩湧出一縷冰冷的殺氣。

侯爺察覺到蕭青帝眼神中的殺氣,不由得一楞,眼眸深處閃過一絲疑惑。

“好恐怖殺氣,莫非這小子......不,這不可能,應該是我想多了!”侯爺喃喃一聲,隨後對著身後的保鏢揮揮手道:“打斷他的兩條腿,扔出去吧。”

“是!侯爺!”

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得到命令,緩緩往蕭青帝走去。

就在這時,一旁的林浩忽然上前一步,壓低了聲音開口道:“侯爺,這小子身手不錯,小心點。”

侯爺聞言,輕輕轉過頭,望向林浩道:“你打得過黑子他們嗎?”

“不能!”

林浩恭敬的微微屈身,臉上滿是恭敬之色。

“嗯。”

侯爺點點頭,未再言語。

他的意思很明顯,林浩打不過蕭青帝,不是蕭青帝有多厲害,而是他林浩實力不行。

但黑子就不一樣了。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蕭青帝一直都未展現出自己真正的實力。

黑衣保鏢緩緩走到蕭青帝麵前,語氣平穩地開口道:“小子,記得下輩子,不要再來招惹侯爺!”

說著,左腳向後一撤,以右腳為支撐點,猛地發力,拳頭直逼蕭青帝的臉上。

這一拳,速度極快,力量更是驚人。

在他拳頭揮出的一瞬間,竟然有撕裂空氣之感,發出一陣呼嘯聲。

四周眾人見狀,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紛紛下意識地後退兩步,生怕被對方的拳風波及。

反觀蕭青帝,靜靜地站在原地,眼皮都冇有抬一下。

直到對方的拳頭臨近,才猛然一腳踹出。

他這一腳,後發先至,砰的一聲踹在對方的腹部,恐怖的力量宛如一輛大卡車,直接讓那黑衣保鏢猶如脫線的風箏般,倒飛出去。

這一切,幾乎是發生在眨眼之間。

周圍看戲的人們還在為蕭青帝默哀,就看見保鏢向後飛了出去,隨後重重的落在侯爺腳邊。

“嘶——”

眾人見狀,連大氣都不敢喘,整個大堂寂靜無比。

在場所有人直勾勾的盯著蕭青帝,有的人驚訝,有的人驚恐,而大部分人則明顯冇有反應過來。

本來麵帶微笑的侯爺,緩緩低下頭。

他望向滿嘴是血昏迷的保鏢,臉上的笑容緩緩消失,神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抬頭看向蕭青帝的目光也變得前所未有的淩厲。

對於自己保鏢的實力,冇人比他更清楚。

這些人,都是他從地下拳場帶出來的狠人。

每一個都是嗜血好戰的狂人。

放眼整個燕城,就算不是最頂尖的保鏢,也絕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的。

可現在,他們連一個廢物贅婿都打不過,心裡不由得湧出一絲不安的情緒。

他知道,這不是因為自己的保鏢太弱了,而是對方太強了。

難道對方的身份不簡單?

侯爺眉頭緊皺,盯著蕭青帝,凝聲開口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蕭青帝,不過是唐家的上門女婿罷了!”蕭青帝冷冷一笑,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之中,一步步向侯爺走去。

他臉色平靜,步伐沉穩。

腳步聲不大,卻清晰地響徹在整個大堂,猶如死神的腳步,令人心生恐懼。

隨著蕭青帝跟侯爺的距離越來越近,饒是侯爺在也是全身肌肉緊繃,集中注意力,生怕對方會突然出手。

而他身後剩下的三個保鏢,此刻也不敢輕舉妄動,他們緊盯著蕭青帝,隨時準備動手。

蕭青帝緩緩走到侯爺麵前,在距離對方隻有三步遠的時候停下了腳步,隨後帶著一絲戲謔地說道:“聽說,你背後是龍騰集團?”

此話一出,大堂內所有人頓時目瞪口呆,臉上滿是不敢置信之色。

誰都冇有想到,侯爺的靠山,竟然是大夏排名前五的大財團龍騰集團。

侯爺聽到蕭青帝的話,再也坐不住了,驚呼道:“你怎麼知道?”

“你看看這是什麼?”

蕭青帝並冇有回答侯爺的問題,而是從口袋掏出一塊令牌,扔在了侯爺麵前,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鳳凰令!!”

侯爺見到地上令牌,雙目瞬間瞪得滾圓,隨後滿臉驚恐地望向蕭青帝道:“您......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