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G市新河橋頭上有個衣著破爛的濃眉青年趴在護欄上,在他身後是一長串追尾的汽車,司機們拿著鐵棒下車,憤怒地衝向了橋頭的青年。

而濃眉青年心思完全不在身後的危機上,他麵對底下滾滾河水仰天大笑:三分鐘!比前世快了三分鐘!原來這一切都可以改變!

路過的人像是看到了神經病一樣,大中午的穿得破破爛爛在河邊發瘋,還引起了一場連環車禍,這是絕對是在找死。

然而隻有宋天曉自己才知道他是為了什麼。

早在一星期前宋天曉就甦醒了,發現自己從仙界重生到了地球,前世縱橫三界的仙力蕩然無存,但是他心中隻有喜悅,因為這一切都是他佈局千年的成果回到過去剷除心魔。

這一世我要讓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絕望,我要把所有不公平都按在他們頭上!

修仙的契機就在河底,前世因為生活毫無希望,怕被家裡望子成龍的父母知道而投河自儘,卻意外在河底撿到了一塊古玉。正是那塊古玉讓他覺得老天爺冇有放棄他,鼓起勇氣繼續苟活。

但是真正踏入修仙之路卻是在二十年之後,那年他父母被人陷害而雙雙入獄,妻子也因為怕被黑社會威脅而帶著女兒離去,萬念俱灰的他陰差陽錯開啟了古玉,誤入修仙界。

他所受的苦難全都拜賀龍集團的大股東楊子賀所賜,前世的宋天曉雖然在修仙之後把楊子賀殺了,但是那年的他已經五十五歲。

死去的父母不可能回來,女兒也不肯相認,宋天曉隻能孤單地在山頭看著日升日落修行。

現在重活一世,他發誓絕不會讓這一切再演!

楊子賀,今生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宋天曉朝天大喊,然後翻身從橋上跳下去。

隻要他能在這一世提前三分鐘取到古玉,就意味著命運也是可以打破的!

落在半空中的時候宋天曉看到不遠處有個大漢拿著工具在電魚,河麵上一大群肚皮朝上的魚飄著。

如果宋天曉直接紮進河裡,怕是要被電暈,但是人在空中唯一能做的隻能緊守心神。

咚!

入水的刹那無數電蛇咬在臉上,刺痛直擊靈魂深處,整個人彷彿落入滾水之中瞬間冇了所有想法。

但是宋天曉好歹修行數千年,即便重生到過去,靈魂依舊強大無比,這種足以讓任何人類昏厥的電擊隻是讓他身體僵硬,還冇有失去意識。

古玉就在水底,要是他不能動彈的話,等到三分鐘之後他也會沉下去抓到,但是這又跟前世有何區彆?既然要逆天改命,就一定要開門紅!

這一星期裡他為了能提前來到橋頭,不知道引發多少車禍,還遇上了千年一見的大颱風,更是路過銀行的時候被持槍的劫匪當做人質抓了。

曆儘千辛萬苦隻為提前這三分鐘,怎能在最後一刻失敗?

宋天曉強行睜開眼睛,但是電流太猛,他隻看到了白茫茫一片就徹底失明瞭,雙眼被電得失去了知覺。

不過已經足夠了,宋天曉憑藉強大的魂魄直接操控著手伸出去,印象中古玉就在那裡,隻要拿到它,就可以逆天改命,再造命盤!

河岸上電魚的大漢還在勤勞地撈魚,直到有個綁著高馬尾的女警察站在他邊上,他才慌張地要逃跑。

女警察容貌俏麗,皮膚白皙,眉宇間英氣逼人,舉手投足更是有乾脆利落的氣質散發出去。她先是衝去把電魚的裝置關掉,然後下令讓人用網把河裡的青年撈上來,等到青年被撈上來確定還活著,女警察才鬆了口氣。

青年身上衣服破爛得隻能遮住關鍵部位,全身被電得抽搐不停,嘴巴還冒著煙,雖然如此,他手裡還緊緊抓著一塊白色的玉。

這種傷勢換做其他人怕是要死十次,但是這個青年卻還活著,不得不說是奇蹟。

此刻高葉妃對他徹底無語,恨不得他能死在這裡算了。這一個星期,每次有突發案件都能看到他宋天曉的影子,而且每次惹的事件都是特大案件。要不是因為她高葉妃頭上有人,整個G市都要被中央清洗一遍。

高警官,現在怎麼辦?有個年輕警察問。

高葉妃惡狠狠地說:把他送去醫院。

是!

這裡是哪裡?

當宋天曉醒來時眼前一片漆黑,想要睜眼卻無能為力,聽到耳旁有清脆的女孩聲音:醫生,他怎麼樣了?

然後是低沉的男聲:我們儘力了,能不能醒過來隻能聽天由命,醒過來了會不會成植物人,我們也不好說,不過他燒傷麵積超過百分之六十,就算活下來了,以後生活也不能自理。

我知道了,醫生我們出去談。

宋天曉聽到有人出去了。

這是在說我嗎?

宋天曉想起自己昏迷前還聽到高警官的稱呼,他大概是被警察送去醫院了。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宋天曉更關心的是古玉!

用魂力感應著四周,最後在手心處感受到了一股純粹的元力,龐大得足以把整片天地都籠罩住,而這些全都被封印在一塊小小的古玉之中。

前世的時候隻知道古玉不凡,但是現在宋天曉卻是明白這塊古玉其實是某個遠古修煉者的金丹,留存到現在即便元力散去十之**,依舊足夠他修煉到築基期。

隻要開始修煉,莫說傷勢痊癒,他的功力還要比前世更加純粹幾分,因為這是破而後立,身上的雜質正好通過受傷的體表排出去。

等會,這是什麼?

宋天曉忽然感覺到神識之中有一條似有若無的龍在盤旋著,小心翼翼地分出一條神識去觸碰,一竄資訊便湧入腦中,瞭解原委之後心臟狂跳不止。

這是氣運?

宋天曉前世飛昇到仙界之後纔有傳言說某人得到了半截氣運,憑藉半截氣運一舉突破到金仙境界,之後坐鎮東南成為一方領主。

何曾想過自己會在還冇有修煉之時就得到氣運,還是一整條的!這要是給前世的仇家聽到,他們怕是得嚇得逃回人間界!

不過對於現在的宋天曉來說氣運一點用處冇有,這就相當於你手頭有了一把斬仙刀,但是需要一萬的力量值才能裝備,而你現在隻有十點力量值。

當務之急是先入道,也就是尋常武者的先天境界,那個時候纔算是踏上修仙的路。

宋天曉引導著古玉裡的元力進入身體,從手心一路直到心臟,再由心臟分向全身。利用純粹的元力將肮臟的身體洗刷三遍,再引導一股新的元力將之前所有消滅,最後彙聚在神海之中。

神海之中有一座古樸的神門,這座神門正是讓宋天曉重生的法器,前世的他從上萬仙人手中強奪法器,到手後卻發現神門既不能用來防禦,也不能用去攻擊,懊悔的宋天曉想把這燙手山芋丟開,可是神門已經認主了。

於是之後的數百年宋天曉都在被追殺,練就了一身冠絕天下的逃命神功,哪曾想有一天會通過神門回到過去,彌補遺憾。

宋天曉收回思緒,進一步則為仙,退一步還是人。是要轟轟烈烈為仙,還是平平淡淡為人,隻在這一刻決定。

對宋天曉來說,這個選擇毫無壓力。

前世的我碌碌無為半輩子還安慰自己平淡難得可貴!等到災難來臨才懊悔自己無能為力!

所以這一世,我還要修仙!不是為了永生,而是為了能夠真真正正地做人!如果修仙不是為了讓自己更好地活下去,那就毫無意義!所謂的永生,如果不能痛快地活著,那不過是徒增孤苦!

想要隨心而活!我宋天曉想做便要去做!喜歡便要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