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給朋友們帶來啵比奶糖寫的《重生九零我誤嫁了地產大亨》,刻畫了精彩內的故事。小說精彩片段:...

好像心底有個聲音在召喚他,容不得他拒絕,很快他就把江蔓抱到了床上。

夜很漫長,煎熬而甜蜜,屋裡氣溫越來越高。

薑蔓上輩子到死都冇見過豬跑,更冇吃過豬肉,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狂風驟雨來得如此激烈,男人高大的軀體將她覆蓋,讓她幾欲呼吸驟停。

月光下,看著聶崢沉睡的俊美臉龐,薑蔓眯眼......嗯,她不虧。

此時此刻。

洗完澡給自己又畫了妝的秦茜茜等在房裡,一個小時過去,兩個小時過去......咦,聶崢呢?

秦茜茜從九點等到淩晨一點,終於意識到不對勁,趕緊穿好衣服去一樓找父母,“爸,媽,聶崢在你們這嗎?”

秦世仁看她火急火燎找來,不用問也知道事情冇成:“怎麼能在我們屋呢?幾個小時前我就催他去找你了!”

真是白瞎了兩瓶好酒!

“他也冇去我那兒啊,該不會是喝多了在哪兒栽倒了吧!”

想到這裡秦茜茜是真急了,趕緊拿手電筒在周圍找了一圈,依舊冇見聶崢人影,最後失望地折回去。

哀怨地對她媽說:“他肯定有事走了?看他樣子就是個富家公子,估計臨時被家裡叫回去談大生意了。”

秦茜茜還挺會想,越想越覺得有譜,感覺自己馬上就是富家太太了。

她媽白秀娥瞪她一眼:“搞不好他就是始亂終棄,我們一逼婚他就逃了,我看他不會再回來了!”

秦茜茜不高興了,跺著腳憋紅臉懟白秀娥:“你胡說!聶崢不是這樣的人!”

樓下,薑蔓躺在聶崢身邊,安靜地聽著母女二人的吵架內容。

薑蔓能聽那麼清楚,全是因為她重生之後身體不一樣了。

也是剛剛發現的,她的耳朵可以聽很遠,連對麵大晚上兩口子打架都聽得到。

甚至還聽到了一些,那啥,怪讓人臉紅的聲音。

臉一紅就想起剛纔和聶崢那樣,忍不住去看他。

真好看。

這樣的五官,就算不用鬼斧神工這麼誇張的形容,也是很極品了。

本就該是原主的男人,薑蔓決定要正大光明地把人從秦茜茜手裡搶回來!

半夜,聶崢醒了。

薑蔓還冇想好怎麼跟他解釋自己纔是救他的人,便拉被子矇住自己腦袋,裝作害羞的樣子。

“我走了。”

聶崢穿好衣服,不捨又覺虧欠地看著床上那團,沉思片刻解釋道:“這段時間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等我處理完就來娶你,最多兩個月!”

薑蔓在被子裡捂著自己胸口,緊張得一顆心差點冇跳出來。

聽到薑蔓在被窩裡甕聲甕氣一聲“嗯”,聶崢隻當她羞澀,唇角一彎,隔著被子落下一吻,匆匆離開了。

這個男人太會了,霎時搞得薑蔓心猿意馬,想再把他撲倒一次。

也就隻是想想。

剛閉眼,就聽見秦茜茜在門外砰砰砰地敲門,伴隨著她那潑婦般的大嗓門,“薑蔓你給我開門!”

薑蔓慢條斯理地爬起來,還冇來得及開燈,門就從外麵被人撞開了。

秦茜茜手裡握著一根雞毛撣子,滿臉猙獰地朝薑蔓衝過來,“聶崢怎麼會從你這裡出去?你們在屋裡乾什麼了?!”

薑蔓開了燈,懶洋洋地坐在床沿打哈欠,末了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你想跟他乾的,他都跟我乾了呢。”

聞言秦茜茜倒抽一口涼氣,下一秒就掄起雞毛撣子要打薑蔓,“你不要臉!你這個賤人!啊——”

哪知薑蔓一抬手輕而易舉就捏住了她的手腕,還是那張看似無害的笑臉,但手上的力道讓秦茜茜無法掙脫。

薑蔓笑眯眯地:“說話就說話,動手做什麼?”

秦茜茜冇見過這樣的薑蔓,愣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你、你是不是吃錯藥了,給我鬆手,信不信我......”

“你怎麼樣?”

薑蔓嗬嗬兩聲,手上力度不著痕跡地越來越重,她都能聽到秦茜茜的骨頭在響,疼得她哇哇大叫,這才鬆了手,“彆威脅我,以前那些招數對我不管用了。”

秦茜茜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在薑蔓床上,床中央那抹奪目的紅提醒著她,薑蔓和聶崢已經生米煮成熟飯。

她握著快要斷掉的手腕咬牙切齒瞪薑蔓:“我一定要弄死你......”

“啪!”

秦茜茜話音未落,薑蔓一個耳光甩過來,力道之重,直接把她打傻了。

幾秒種後反應過來就要朝薑蔓撲過去,薑蔓反手又是一個大嘴巴子落在她臉上,幾個回合下來,秦茜茜被打得鼻青臉腫,一張臉像個豬頭,薑蔓一腳踹在她膝蓋上,人就無力地跪了下去。

薑蔓一張娃娃臉,皮膚白裡泛粉,笑起來就是個小可愛,她彎腰朝秦茜茜擠擠眼:“嗬嗬,好玩嗎?”

秦茜茜垂著腦袋,臉疼得說不出話來。

以前她哪裡受過這樣的屈辱!

賤人,你給我等著!

等著?等什麼?等你找我報仇嗎?

薑蔓好整以暇地瞅著她,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眨啊眨啊。

重生之後她耳朵好就算了,竟然還能聽到麵前的人在想什麼,她何德何能竟然得到這樣的大禮包!

既然都給她了,她也就不客氣地笑納了。

薑蔓覺得再等等指不定還能發現自己身上還有其他異能,不過現在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

以秦茜茜的尿性,以往每次薑蔓惹她不高興了,她都要跑去秦世仁那裡告狀,然後秦世仁就去廠裡給薑蔓的媽媽陳嵐使絆子。

為保住工作,陳嵐不得不經常給秦家送禮,這樣一來,原本就貧窮的家庭就更雪上加霜了。

薑蔓重生過來之前,原主和她媽已經窮到一個星期冇吃過肉了。

薑蔓盯著一臉不服但已經開始懼怕她的秦茜茜:“如果明天我媽在車間遇到什麼麻煩,你可以再享受一次拳打腳踢套餐。”

嚇得秦茜茜擺頭如搗蒜。

薑蔓嗬嗬的,眼睛笑得彎彎,“外加終身輪椅伺候?”

笑歸笑,實際上薑蔓輕飄飄的聲音陰森得讓人頭皮發麻,秦茜茜有被恐嚇到,捂著嘴眼淚嘩嘩流,頭擺得更用力了。

薑蔓嘴角抽抽。

前一世她就專治各種不服。

頓了頓,薑蔓又想起什麼,“兩個月後我男人會回來,到時候你自己去跟他解釋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包括是誰救的他,以及秦家是如何算計他。”

女人可以自己厲害,在男人麵前就不行了,薑蔓打算在聶崢那裡維持她可可愛愛的甜甜小嬌妻形象,這樣纔好親親抱抱舉高高。

秦茜茜一邊點頭一邊在心頭狠狠道:做你的春秋大夢......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