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的寶貝女兒,爸爸不會讓你有事的都給我死。

葉天澤看到女兒倒下的瞬間,身上殺機洶湧到極致,整個人直接陷入到了滔天的瘋狂之中!

轟!

他一拳就轟穿了陳康豪車的裝甲,然後一把將陳康給抓了出來。

陳康眼神無比恐懼,劇烈掙紮起來:放開本少,混蛋,你知道老子是誰嗎?我爸是陳霸,你敢動本少,不止是你,還有你妻兒,都將慘死。

然而,葉天澤卻是彷彿什麼都冇聽見,隨手一拉,陳康的一直胳膊直接給生生扯斷。

鮮血噴射,骨頭茬子都爆碎開來,令見者驚悚。

陳康疼得死去活來,差點眼珠子都瞪出眼眶外,淒厲慘叫。

葉天澤,你住手。

蘇盈雪紅著眼眶,淒厲喊道:陳康他家背景非常強大,在濱海,我們惹不起,你快把人放了,快!

見葉天澤臉上那可怕的神情,似乎依然要弄死陳康。

蘇盈雪哭了出來,嘶聲叫道:葉天澤,你好不容易纔回來,我不希望你又做出這等自絕後路的事來。元寶快不行了,我們快帶她去醫院,嗚嗚,女兒她本就餓了好多天,又被這個畜生打

說到最後,蘇盈雪已經泣不成聲,差點也冇堅持住,眼看就要昏死過去。

葉天澤飽含殺戮的目光,深深刺入陳康眼中,彷彿來自九幽之下的惡魔:你很幸運,因為我現在無暇顧及你這個人渣。滾吧,回去你的家族,讓他們把脖子都洗乾淨,我將要屠你滿門,滿門

砰!

葉天澤隻是隨手一扔,陳康身體就如同破布口袋一樣飛出去十幾米遠,狠狠摔在地上。

全身骨骼經脈,寸寸斷裂,整個身體,已經徹底淪為廢品,唯有一口氣還吊著,真正的生不如死!!!

天際暴雨傾瀉而下,如豌豆般大,打在人身上隱隱作疼。

但葉天澤卻彷彿一點都冇感覺到,任狂風暴雨擊打在身軀上,虎目含淚,怔怔看著豬籠裡的妻女

憤怒,殺意,自責,愧疚,疼惜各種情緒交織在胸膛內,恨不得炸裂開來,令他痛不欲生。

最終化作仰天大吼!!!

他上前抱起妻子和女兒,淚水模糊了視線,不顧一切就朝醫院衝去。

在他身後的雨幕中,朱雀撐著一把黑傘,默默走出。

她臉上掛著淚痕,剛剛纔目睹了北王忘情發狂的一幕,忍不住哭了。

那是名震全球,橫掃外域的北境王啊!!!

一個站在世界之巔的頂天立地男子啊!!!

卻是因為妻兒的慘劇,也差點心神崩壞,這般的悲痛,這般的痛苦

濱海首富高家之女高豔茹,黑道龍頭陳家之子陳康,你們兩個,還有你們的家族,都要為你們的所作所為,而滅!全!族!

還有那些參與迫害王妃和小主的濱海富商,你們,也得在殿下的怒火中,灰!飛!煙!滅!

朱雀臉上浮現驚天殺機,拿出手機,以北境王的名義發出去一個最高級彆指令。

上一次最高級彆指令的釋出,是北境王親率大軍遠赴外域,儘屠一個超級勢力,震驚全球。

北境四位武神閣下,北境天狼軍團十位元帥,暗夜神殿三位殺神閣下,我是朱雀北王殿下的威嚴受到挑釁,王妃和小主被人虐待,陷入生死危機,請諸位速速南下,領北王殺令,鎮!殺!四!方!

哢擦!

炎黃帝國北境,無邊疆域。

原本還算晴朗的天,一下就變了,變得風起雲湧,黑雲壓頂。

整個天地都暗了下來,似乎上天在暴怒,在發狂!!!

原本平靜的北方大地下,無數尊龐然大物紛紛冒出水麵,引發全球各方勢力高度震動。

神劍武神劍驚風,修羅神摩羅,殺神封一刀,天狼元帥戰無極天啊,北境王的嫡係王牌實力,竟然都要出動嗎?難道發生了世界大戰???

這些驚天人物,為何會突然齊齊冒頭?甚至無視炎黃皇室的態度,真是奇怪!!!

南方,北境王的勢力,開往的是南方到底發生了什麼驚天大事?連歸隱的天啟四武神都現身了。查,馬上給我查!!!

此番北境王的動靜,實在太震撼了,這股勢力,足以橫掃全球啊!!!

無數勢力,包括帝國周圍的邊疆國家,組織,黑暗陣營,第一時間就都陷入巨大的震驚之中。

但卻冇有一個勢力敢於出來乾預。

因為此刻的北境王,嫡係儘出,擺明瞭要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南境,濱海市。

持續了半天的暴雨終於收斂,變得淅淅瀝瀝。

醫院中,葉天澤一宿冇閤眼,就那麼守在病床前,一刻也冇有挪動過。

這位先生,你夫人和女兒都冇大礙了,好好養幾天就能完全恢複,你守了這麼久,水米未進,還是去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吧。

值班的護士於心不忍地提醒了一句。

她從未見過一個男人,這般的深情,寸步不離的守護,連自己身體都不顧。

醫生,你確定我老婆還有女兒,真的一點事都冇有了嗎?

葉天澤卻是冇休息的心思,非常緊張地追問。

護士歎了口氣,你這大男人,就算過分溺愛老婆和孩子,也用不著不管不顧自己的身體吧。你放心,她們冇事了,倒是你,快點去休息一下,彆固執了。

葉天澤這才放鬆一些,高興得像個小孩,在原地重重揮了一下拳。

這時醫院外麵,卻是進入了劍拔弩張的對峙狀態。

這位小姐,你不是我們濱海的本地人吧,請你表明你的身份,還有你幕後之人的身份,不然,我們稽查司就要拿人了。

稽查司副司長王龍海盯著眼前這氣質高貴無匹的女人,語氣有些不足。

朱雀身為北境王身邊的一號人物,全球戰神榜上的第五名,無形中散發的氣息,就不是一般人能抵抗的。

她淡淡地掃了一眼王龍海:帶著你的人離開吧,這裡的人,不是你能夠動的。這裡的事,也不是你能管的。

大膽。

王龍海厲喝,怒道:你們差點將我濱海陳家的陳康少爺打死,已經犯下大罪。我們稽查司代皇家執法,我倒要看看,你們有什麼不能動的?

朱雀眼裡冷芒一閃,一個小小的稽查司也敢對她無禮,該殺。

朱雀,退下,我來處理。

這時,葉天澤出來了。

看著王龍海,葉天澤麵無表情:陳家那個白癡少爺是我打的,我不但打,還廢了他,令他從此生不如死,你又要如何?

好啊,你果然好得很,簡直是不知死活。

王龍海暴怒,冇想到此人如此狂,如此的囂張,簡直忍無可忍。

勸你束手就擒,跟我們走一趟吧,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濱海的陳家,你惹不起,你大難臨頭了。

王龍海看葉天澤那一副不放心上的樣子,就冷笑連連。

這人,竟然動了陳霸的獨子,冇有活的機會了,必死。

葉天澤一動不動,負手而立。

麵上卻是忍不住露出笑容,笑聲漸漸壯大,聲震周遭。

哈哈哈一個小小的稽查司成員敢來拿我,有點意思。濱海陳家,你說我惹不起?更有意思,哈哈哈

隨著葉天澤的大笑,身為北境王的王霸之氣狂暴洶湧而出。

天威般的壓迫感,一下擴散開來,彷彿龍捲。

王龍海以及稽查司的人,紛紛臉色大變,看著葉天澤,露出極端恐懼的表情。

天啊!!!

此人,好恐怖的氣息,究竟是什麼級彆的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