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念笙頓升不安,沙發上男人油膩的目光活像要剝光她的衣服讓人作嘔,她不禁後退一步。

但想到妹妹還在這人手中……

她隻能忍著噁心,強裝鎮定,“高總,錢我已經帶來了,我妹妹呢?”

“給臉不要臉!被幾個粉絲捧著還真當自己冰清玉潔了?我呸!看老子不折騰死你!”

包廂狹窄,男人瞬間近前,祝念笙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可門卻怎麼都推不開!

“秦亦!救我!”她哭的絕望,“秦亦……”

房門突然“嘭”地打開,祝念笙滿身狼狽滾了出來——

她撞到一人的腳,抬頭望去,竟然真是秦亦!

“阿亦……”還來不及欣喜,撞上他的目光宛若冰刀,刺得她臉上血色儘褪。

祝念笙努力裹緊衣服,心中酸澀難當,為什麼再相見,她總是以這種屈辱不堪的姿態出現在他的麵前?

他會怎麼看她?

“爛貨賤人,你還敢逃!”高總一臉猙獰衝出,祝念笙下意思躲到輕亦身後,“阿亦,救我!”

高總見此心虛,一時不敢上前。

可秦亦卻一把將身後的祝念笙甩了出來,還極儘嘲諷:“這樣的貨色都看得上,祝念笙,你是不是給錢就可以能弄?”

這一瞬,祝念笙彷彿被萬箭穿心,連呼吸都生疼,她剛剛分明是在拒絕,她明明也是乾淨的,他怎麼還說這種話折辱她?

卻又聽他說:“祝念笙,你臟的讓人噁心。”

祝念笙死死按住胸膛,疼,彷彿心在滴血。

眼淚不斷湧出,什麼自尊,什麼驕傲,她早就冇了。可妹妹隻有十三歲,她不能眼看著妹妹去死。

“秦總,你可以去調查,我真的冇有說謊,我來這裡是因為我妹妹被——”

這還不夠,迎著祝念笙震驚的眼,他還補上一刀,“你這種人儘可夫的女人也配給我生孩子?”

他不但踐踏了她的自尊,故意給了她渺茫的希望卻馬上徹底撕碎!

祝念笙盯著秦亦一動不動,她已經疼的連呼吸都不會了,直到高總上手拖她,她才反應過來逃跑。

可她剛跑兩步,卻被秦亦冷漠抓住手,“秦總?”

可秦亦嗜血一笑,反手將她推進了包廂,還說:“好好玩。”

祝念笙失了魂般盯著門外的秦亦,再也不會掙紮。

他不是她的阿亦,他是個魔鬼!

“啪!”一個耳光甩來,和著男人咒罵,“小賤人跑啊,有本事再在跑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