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黃昏,總統套房半個屋子被霞光沁紅。

祝念笙穿著輕薄的衣服滿心忐忑走到大開的落地窗邊,秦亦慵懶的坐在藤椅上,他依舊俊朗如滔,隻是盯著她的眼神早已冇了三年前的柔情。

如今,他恨她。

祝念笙黯然,轉瞬被他一把拽過去,壓在了透明玻璃上,大手不客氣按到裡麵。

祝念笙疼的一顫,身後人一頓,耳邊響起他的嘲諷:“不愧是火了三年的網紅,業務真熟稔!”

祝念笙嚥了咽苦澀,卻無法反駁。

他們今晚不過是個交易,秦亦如今喜歡的人無法生育,找上她不過是花錢買個孩子。

她小聲求:“能不能去裡麵?”樓下人來人往,她不想表演活春宮。

“伺候客人還怕被髮現?”嘲諷的語氣像利劍,疼的祝念笙白了臉,“阿亦……”

“叫我秦總!”秦亦猛地擒住她的下顎,神色譏諷:“不過是個伺候人的貨色,你也配叫我名字?”

祝念笙一怔,眼淚瞬間湧出,是了,自三年前那場失約,一切都變了,他們已經不再是深愛的情侶。

“哭什麼?給我笑!”秦亦眼神倏然湧現戾氣,他粗暴甩開她,冷漠起身,“我的時間有限,伺候不了就滾!”

祝念笙慌忙爬起來,哽咽懇求:“不!秦總,我可以的!我一定能伺候好你的!”

她追過去,從後麵抱住他,“秦總,求你彆走……”

接著,她顫抖著褪下外衣。

“祝念笙,你真下賤!”秦亦毫無憐憫將她按在玻璃上,不顧她又多痛,直接鞭撻進攻。

祝念笙死死握緊雙拳,額頭上疼的都是冷汗,可她必須忍著。

妹妹的病情複發,隻有秦亦能送妹妹去最好的醫院,她絕不能失去這個機會!

再者,合夥人揹著她借接了高利貸,還捲款逃了,她不但變得一無所有還背上了钜額的債務。

若不是走投無路,她怎麼可能同意他的交易?

秦亦越來越狠,祝念笙實在忍不了,才顫抖著請求,“秦總,我痛……”

“痛?”秦亦的動作一頓,捏著她的下巴迫她對視,凶狠說:“三年前背叛我,你有冇有想過我痛不痛?!”

他的殘忍又一次提醒她,他又多恨她。

祝念笙疼苦閉上眼睛,事到如今,她有再多的苦衷也無濟於事了吧?

酷刑結束,已經是深夜,祝念笙早已疼的麻木。

秦亦整理好衣服,扔了張支票在她臉上,好冷嗤,“祝念笙,這個價錢你應該很喜歡。”

他毫不留念離開。

支票上三百萬的字眼刺得她難以呼吸。三百萬,是他認定的,她當初“背叛”他的理由。

地上的手機突然響起,祝念笙忙爬過去,“祝念笙,三百萬準備好了冇有?!要是再不來可彆怪我對你妹妹不客氣!”

祝念笙唇色煞白,“我馬上就來!”

她強忍著痛楚,顫抖著雙腿趕到會所,“我妹妹呢?”

可包廂內並冇有祝安知,身後的門還“啪”的一下關上了!